•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惊天诡鼎第9章   拖

    第9章   拖

    作者:龙飞    

      做好打算,我又在小山附近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观察山下的村子。看的时间越久,对老羊倌的怀疑就越深,现在已经是半上午,再懒的人都该起床了,然而山下的小村依然保持着绝对的安静,不要说人,就连狗都不见一条。光天化日之下,视线清晰之极,满村密密麻麻不足一米高的小房子,看上去好像一具挨着一具的棺材。

      这种情况下,会让人感觉整座村子里,仿佛只有老羊倌一个活人。

      心里疑惑很重,我更加警惕,趴在隐藏地,目不转睛的盯了整整半天。村子没动静,什么也观察不出来,熬了许久,一直到太阳西沉,天色开始发暗的时候,老羊倌才赶着他的几只羊,悠悠的回到村子。

      天色一暗,我的眼睛就看不那么清楚了,村子里的房屋低矮但是密集,老羊倌钻进村子以后,一下子就失去了踪影,不知道是不是跟他讲的一样,钻进小屋去睡觉。

      我暂时没有妄动,又等了几个小时,临近晚上十一点,才悄悄从小山爬下来,试探着朝村子走。

      村里有一纵一横两条小路,尽管盯了一白天也没发现什么,但村子里的建筑太低,我走进去就会变成很扎眼的目标,想了想,我原地伏下来,慢慢的匍匐前进,当我慢慢的进入小村里时,心头的诡异感觉渐渐浓重,观察和身临其境是两码事,眼睁睁看着身边不远处那一幢幢低的如同狗窝一样的小房子时,自己会忍不住一遍一遍的想,一遍一遍的猜测,这里,住的到底是人吗?

      我爬的很慢,通过一天的观察,从我的判断来分析,这个小村里可能没有住着多少人。我暂时摸不清楚老羊倌的住处究竟在哪儿,就这么慢慢的看,慢慢的找。

      我在村子里那条贯穿东西的小路边停了停,然后微微调转方向,朝距离最近的一幢房子靠拢过去。

      房子黑漆漆的,没有窗户,只有一道七八十公分高的门。周围很静,当我爬到距离这幢房子只有三米远的时候,猛然就觉得很不对劲。

      这房子周围,或者说整个村子,太安静了,静的有点不正常。村子里可以没有人,但到处都是草,现在的季节正是昆虫最活跃的时期,夜间的荒野草丛里,此起彼伏全是各种各样的虫鸣,然而这个村子,却连一丝虫鸣都听不到。草丛里的小虫子仿佛被什么东西震慑着,不敢靠近村子。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否太冒失了,在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冒然闯进小村。

      就在我考虑是进是退的时候,距离我大概有十几米远的地方,传来哐当一声锣响。

      锣声很低,就好像一面破烂不堪的破锣被敲响了,声音听起来沉闷又刺耳,在死寂一片的深夜里,这声低低的锣响仿佛是一种信号,我心里一惊,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被人发现了。

      我马上缩着脖子,把已经伏的很低的身子彻底贴到地面,朝锣声传来的地方望过去。但是紧紧趴在地面上不敢乱动,视角极其有限,我看不清楚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

      不过就在锣响以后,沉寂的村子里似乎传出了一点响动,紧接着,我看到老羊倌枯瘦的身影出现在那边的几幢房子之间。

      我还是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一点一点的抬起头。老羊倌的腰上挂着一面很小的破锣,刚才那声锣响,多半就是他敲的。老羊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矮的房子还有凌乱的草丛遮挡了我的视线,双方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可是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慢慢的贴着地面朝老羊倌爬过去。

      距离那么远,我都能感觉到异状,但老羊倌背着手,稳如泰山。过了一会儿,他弯下腰,从地上抓了几根绳子,一声呼哨,那几根绳子颤动了一下,老羊倌牵着绳子,绳子在动,老羊倌就顺着绳子的方向,慢慢的朝前走。

      我一下子恍然大悟,绳子是绑在贴地面爬向老羊倌的“东西”的身上的,老羊倌牵着绳子,如同普通人遛狗一样,趁着深夜,在村里溜达。

      我能看得出来,老羊倌牵着的“东西”在地面上爬动,但我实在没办法看清楚,那些被绳子绑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显而易见,这个老羊倌没那么简单,情况愈发不明,我不敢乱动,眼睁睁看着老羊倌慢悠悠的越走越远。

      老羊倌走远了,村子重新陷入了针落可闻的寂静中,我趴在地上琢磨了一会儿,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我明白,可是我心里实在没底儿,不敢过久逗留,心想着是不是暂时退出去,从长计议。

      我又调转方向,准备朝村外移动,但是我这边刚一动,心头骤然笼罩了一层危机感。危机感来的非常突然,没有任何征兆,可我能明显感觉出,我一定被什么给盯上了。

      我随即转过头,脚下的小路还是小路,身边的房子还是房子,我捕捉不到危机的源头,目光来回转动了一会儿,渐渐就聚集在身边那幢很低很低的房子上。

      从我进入村子到现在,这幢房子好像是空的,可是那股危机感在心里来回弥漫的同时,我觉得,这幢看似空荡荡的房子里,有东西,而且是活的东西。

      一定有。

      我还是听不到房子里的任何声音,本来已经打算暂时离开,可这个想法出现之后,我又忍不住绕过房子,爬到靠近房门的地方。小房子的门不到一米高,关的很严,连一丝缝隙都没留下,呆在外面,是不可能看到房子内部任何情景的。

      说实话,我很想知道这种低矮的房子里,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一刻,只要我勇敢的推开这道门,或许就会得到答案,可事到临头,我胆怯了,我得保证自己的安全,冒冒失失的就动手,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我没把握能够应付。

      面对着小房子,还有关的严丝合缝的门,我的感觉像潮水一样,汹涌翻滚,房子里有东西,活的,带着巨大的危险。

      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再呆下去了!我立即调头,想快速离开这儿。

      咔擦……

      在我一转头的功夫,身后小屋严丝合缝的小门猛然间洞开了,耳朵听到小门开合的声音,还没来得及产生任何反应,就觉得脚脖子被抓的死死的。我一惊,条件反射般的用力想把腿给抽回来。

      我一用力,脚脖子上传来的力量也随之增大,攥的非常紧。我又加大了力道,同时扭头看了看。

      小门里面,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脚踝,我只看到一只手,手很纤细,可是力气却大的吓人,我头皮一麻,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瞬间炸毛了,用尽全身上下的力气,拼命朝前挣扎。

      一个人的潜力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但这个时候为了保命,我的潜能肯定被激发了,屈着膝盖,拼死抵抗。我的力道大,可根本甩不掉脚踝上的那只手,手抓的越紧,我就越紧张,猛然一咬牙,弓着身子,朝前用力一挣。

      很明显,这只手的主人还躲在小屋里面,不过我用力一挣,直接就把手的主人从小屋硬生生的拖了出来。

      哗啦……

      与此同时,我听见小屋传来一阵铁链抖动的声响,匆忙中余光一瞥,心就跟着抖了抖。

      被我硬从小屋里拖出来的,应该是个人,和我一样,趴在地面上,这个人很瘦,头发足足有两尺长,凌乱的披散着,遮住了脸。在我望向身后的同时,这个人也恰好抬起头。

      我看到黑发的间隙中,露出一张白的没有血色的脸,那种白,很病态,仿佛脸上涂了一层白垩。

      这是个女人,看上去年纪不是很大,五官长相其实很精致,但是脸白的和死人一样,在这种情况下跟我面面相觑,显得无比惊悚。

      我的一只脚踝始终被她死死的抓着,实在脱不开身,等她被拖出小屋,我抬起另一只脚,用力朝后踢她。这个鬼一般的女人动作很灵敏,我的脚掌还没触碰到她,脚踝就又被她抓牢了。

      “放开!”我慌了,两条腿被这样抓着,无法抽身,我不敢想象,如果被这个鬼女给拖进小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拼了命一般的想挣脱,但鬼女像是吃定我了,两只看似纤细的手和两把铁钳子似的,一丝一毫都不松懈。我不仅仅要面对鬼女,而且还得预防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其它危机,情急之下,全身上下爆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

      咔……

      在这股强大力量的挣扎下,身后那间小屋都被拽的吱呀乱响,期间还伴随着铁链因为被拉直而发出的些许摩擦声,我脑门上全是汗,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这一次,我总算明白了,我挣扎的力量绝对够大,但是鬼女的腰上,被一根铁链束缚着,铁链另一端固定在小屋里面,她就这么死抓着我不松手,等于把我也困死了。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