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惊天诡鼎第8章   几年前的往事

    第8章   几年前的往事

    作者:龙飞    

      老羊倌的话让我很振奋,不用他说,仅仅从视频上李老一家四口的举动,就能看出视频的背景是个很阴森的地方,老羊倌能提供更多的线索,对我有很大帮助。

      但话又说回来,这个老羊倌所在的村子,的确是很让人心里没底,我们交谈之间,又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但低矮的村子还是和死的一样,看不到一个人影。基于这个原因,我不可能完全相信对方的话,他讲他的,我听我的,至于老羊倌的话里有多少水分,就得靠我自己去分辨。

      “那地方在哪儿?有什么古怪?”我急于打听消息,又拿了一包烟,直接塞给老羊倌。

      “在那边。”老羊倌随手朝着西南方向指了指,又抿着嘴巴回想了片刻,说:“能有两天路程吧。”

      老羊倌说的那个地方,其实并不起眼,那儿很荒,连草都不长,没人注意过那里。倒退回去几年,老羊倌也不知道那地方是多么的恐怖。

      老羊倌说他们村子里有一个叫贺二牛的人,三十来岁,非常精明。村子地域太偏,要出山的话,得走很远很远的山路,大家忙于生计,几乎没人随便朝外界跑。而贺二牛去过外界,有一些见识,是村子里最“博学”的。村里所有人大概都靠耕种一点薄田为生,只有贺二牛不种地,在山里倒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安阳这地方历史沉淀厚重,毕竟是八大古都里的古城,贺二牛平时挖药材,偶尔还能挖到一点烂的不成样子的老东西。老羊倌跟贺二牛的交情不错,贺二牛收获颇丰的时候,会请老羊倌喝酒,聊点闲话。

      有一次,贺二牛在山里转悠了好几天,等到再回来,好像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乐的合不拢嘴,眉飞色舞的,当天晚上,他请老羊倌吃吃喝喝,酒喝的多了,贺二牛跟老羊倌说,这一次自己走运,在山里挖到了值钱的东西。

      “他挖了什么?”

      “这么长一个铁片片。”老羊倌比划了一下。

      我自己琢磨着,如果贺二牛挖到的,是传自商代的某些东西,那么老羊倌说的,不会是铁,那时候还没有系统完善的冶炼技术,金属器皿都是青铜合金。老羊倌一比划,我隐约猜得出,这块所谓的“铁片片”,应该是一件从青铜器上脱落的残片。

      紧接着,老羊倌就爆出一个让我很感兴趣的猛料,当时,他听贺二牛说的唾沫星子乱飞,就想看看对方挖到的东西。贺二牛给他看了看,老羊倌就看到在这个长满锈迹的青铜碎片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符文。

      我赶紧追问,但老羊倌就看了几眼,已经记不得那些符文的具体形状。我也没办法问的更仔细,对老羊倌来说,无论青铜残片上面铸印的是甲骨文,还是司母戊密码,都和天书一样。

      就是在谈论这块铁片片的时候,老羊倌才第一次得知,这东西是从视频背景中的那个地方挖到的。

      之后,贺二牛带着这块“铁片片”走了,说到这儿,我已经能判断出,这个贺二牛,可能是拿残片出去卖。做古玩的人都知道,青铜器是重器,也就是他们俗称的“硬货”,只要东西真,残片,尤其是带着铭文的残片,依然具有一定的价值。

      走了一段日子,贺二牛回来了,他很可能把残片卖掉,得了不少好处,回来之后马不停蹄的又朝那个地方跑,想碰碰运气,看还能不能挖到类似的东西。临走之前,贺二牛让老羊倌给他准备了一些干粮,老羊倌去送干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贺二牛的脸上,好像笼罩着一层黑气。

      “像个……像个死人一样……”老羊倌又猛抽了一口烟。

      他感觉很不吉利,劝贺二牛罢手,但贺二牛估计是被利益冲昏头脑了,带了干粮就匆匆上路。

      老羊倌的预感,好像隐隐中得到了印证,这一次,贺二牛一走就是差不多二十天,按照以往的常规,他不应该走这么久。老羊倌想想贺二牛临走之前自己所产生的预感,越想越不踏实,就起身朝那个地方去,想找找贺二牛。

      老羊倌地头儿熟,前后两天,就找到了贺二牛所说的地方,但真正靠近那儿的时候,老羊倌害怕了。

      那是一片绝对的死地,寸草不生,在很炎热的夏天,那里好像结着一大块冰,冻的人打哆嗦。老羊倌这种人虽然没有见识,但在山里活的久了,某些方面的经验和预感,一般人比不上。他没有再走近,也打消了寻找贺二牛的念头。

      因为他很强烈也很明显的感觉,只要自己再朝前面走一段,就永远再回不来了。

      事实上,老羊倌在那里什么都没看到,只是出于预感,才半路收手。

      他警觉的后退,远离那里,又匆忙的回家。

      之后的几天,贺二牛还是不见踪影,但老羊倌不敢再到那个地方去了,那里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危险,可是那种气息,却比外在的危险更可怕。

      大概是老羊倌回来以后的一个星期左右,有一天半夜,他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老羊倌赶紧就开门,因为在他们村里,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不会有人半夜去打扰邻居。

      打开门的一瞬间,老羊倌体内残存的睡意一扫而空,他能看到,这个半夜敲门的人,是消失了很多天的贺二牛。

      但紧跟着,老羊倌就忍不住开始发抖,他跟贺二牛很熟,只要看到对方的脸,就完全可以确认,这的确是贺二牛,只不过此时此刻,老羊倌的脑子糊涂了,他说不清楚,眼前这个贺二牛,还算不算是一个“人”。

      贺二牛的上身粘满了干涸的血,还有泥土灰尘,他趴在地上,使劲仰着头,望向老羊倌。但是贺二牛的下半身只剩下嶙峋的骨架,白森森的腿骨上,残留着些许肌肉组织,猛然看上去,就好像菜市场里被剃光了肉的猪骨。

      老羊倌的头皮麻了,以他的生活经验,他感觉贺二牛腰上腿上的肉,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啃光的。

      情况很明显,贺二牛是在崎岖的山路上一点一点爬回来的。

      听到这儿,我又咂嘴,如果放到以前,我肯定会认为老羊倌讲的是一个荒诞的民间故事,但从李老的事情发生以后,很多情况已经不能以常理来分析和推断。一时间,我也吃不准贺二牛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当时还活着?”

      “不活着,咋敲门。”老羊倌一口气抽了好几根烟,眼睛眯成一条缝,好像很不愿意回想当时的一幕:“下半身的肉都被啃光了,硬生生爬回来,人还没有死透,我就说,那个地方,不能去……”

      “你怎么知道,他是从那地方爬回来的?”

      “无凭无据,我咋会瞎说。”老羊倌郑重其事的说:“他手里,抓着一块铁片片。”

      贺二牛可能又在那里挖到了第二块青铜残片,但是这一次的运气没有上次好,他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弄的不死不活,然而从始至终,贺二牛都死抓着青铜残片不丢手。根据这个线索,老羊倌自然而然的就觉得,贺二牛是在那个地方出事的。

      “之后呢?”

      “他死了。”老羊倌摇摇头,要是正常情况下,贺二牛早就该死了,能硬挺着爬回村子,已经是奇迹,回来没多久,贺二牛彻底咽气,老羊倌不想把事情宣扬出去,免得引起村民的恐慌,简单料理了一下,把贺二牛给葬了。

      “那块铁片呢?”我又追着问,贺二牛死不死,到今天再说起来,意义不大,但是他挖出来的第二块青铜残片还没有卖掉,我很想看看,那块残片上的铭文到底是普通的商代甲骨文,还是隐晦的司母戊密码。

      “铁片片,扔了。”老羊倌仰着脸想了一会儿,他说在他们村里,这样从地里挖出来的老东西被认为不吉利,没人会把东西存放在家,所以几年前料理完贺二牛的丧事,老羊倌就把那块残片给扔了。

      我没说话,暗中瞥瞥老羊倌,他之前讲的乱七八糟的事的可信度有多高,我暂时不下结论,但最起码这一句话,他撒谎了。那块青铜残片的下落不明,可老羊倌绝对没把东西丢掉。

      “那块铁片片,我想要。”我跟老羊倌商量:“我拿东西跟你换,要么花钱买也行,你开个价。”

      “真扔了。”老羊倌可能不想再纠结在残片的话题上,碾灭手里的烟头,站起身,甩了甩手里的鞭子:“俺去放羊,就指着这个过日子,不能把羊饿瘦。”

      老羊倌说走就走,尽管我很怀疑他撒了谎,但他不说,我问不出来。望着老羊倌渐渐远去的背影,再看看远处那个死寂的怪村,我心里上下起伏,要是干脆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从老羊倌嘴里得到那么一点线索,百爪挠心一样。

      那块青铜残片上的铭文,到底是什么?

      我思索了片刻,打算把这件事好好的摸一摸。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