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默然遣至第4章   习惯不是个好习惯

    第4章   习惯不是个好习惯

    作者:曦雨若漪    

       你在对着我笑,阳光里你眼眸温柔如四月水,风吹过,你的笑晕染在空气里,呼到鼻间都是欢喜。

       原来梦也会对我大发慈悲一次,太久没有梦见你,好不容易梦见一次,梦里梦外你的名字依旧是我的低浅。

       “嘉伟。”

       梦中的轻唤让病床前正在换手机卡的安嘉伟猝不及防停下手里的动作,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

       “嘉伟。”

       还打着点滴的手似乎长了一对眼睛,准确的找到安嘉伟的手,然后握上。

       高烧并未退去,手心的滚烫和晕倒前一样,一点都没降低。安嘉伟低着头,看着握着自己的手。

      几秒后手被无声的抽出,重复换卡的动作。

      先给糖后给刀,他受够了。

      他把苏穆的SIM卡放到自己的手机里,苏穆有个习惯,存号码喜欢存在SIM卡,说要是哪一天手机不小心丢了重新办卡时也不至于厚着脸皮一个个再问人家要号码。

      果然,这个习惯没变。安嘉伟成功找到之前苏穆口中的“之先”,打过去。

      苏穆第二天醒来时已经中午,病房里静悄悄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束百合,上面还镶嵌着露珠,也许是刚买的,不浓不淡的清香正好遮住病房里的药味。

      他买的?

      苏穆慢慢从床上坐起,环视一周,昨天的雨已经停了,窗户被雨洗的明亮亮的,透过来的阳光刺的只能微眯着眼睛。

      安嘉伟走了,苏穆看着床头上的百合,她确信这不是安嘉伟买的。至少在他们两个没分开之前她最爱的是栀子花。

      她了解他的,对于她,安嘉伟向来都是最潇洒的那个。

      大雨中折返,送她来医院,包扎伤口,已经足够的让他可以心安了,至于顾不顾她会不会心痛那不是他的事。

      病房门被推开,林之先端着刚从医院食堂里买来的午饭,走了进来。

       “醒啦,”林之先走过去放下手里的午餐,头顶在她的头上,“嗯,总算是退了。”

      林之先总算是放了心。

      苏穆有些愣,傻傻的看着正在拆饭盒的林之先,支支吾吾,“之先,你……”

      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停下,林之先也停下手上的动作,抬眼看去。

      “怎么了?”

      他的眼眸,如水如月如镜,温暖透彻不压抑,苏穆望着,心里感激又温暖,至少她没有被彻底遗忘。她释然一笑。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林之先轻笑,把饭递上她的手上,顺势在她头上一敲:“也知道啊,朱姐都快把我寝室门都给踩踏了,还以为你苏老师临阵脱逃了呢!”

      咳咳,一口饭呛在嗓子眼,林之先连忙送过去一杯水,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小心一点。”

      苏穆被呛的不轻,好久才平缓过来,她能想象朱姐着急的样子,眼神里满是歉意。

      “对不起,我手机坏了,开不了机所以没能及时联系到你们。”

      林之先点点头轻笑,自动忽视她不记得自己号码这事:“我知道,快把饭吃了。”

      整个过程,完全没有提过半点关于安嘉伟,苏穆明白,而林之先又不傻,她不问他不说。

      医生的交代是这几天禁止苏穆下床走动,因此一吃完饭苏穆就被林之先勒令在床上哪也别想去。

      苏穆眼巴巴的看着林之先,林之先不为所动,认识林之先这么久她怎么不知道他竟然这么油盐不进,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呢。

      林之先去送饭盒,临走前对苏穆说:“床头柜的抽屉里有新手机,卡我帮你插进去了,要是无聊就看看微博什么的。”

      苏穆微愣,林之先走后,她从抽屉里取出手机。

      oppo新款,玫瑰金,钢化膜已经贴好,除了没有手机壳之外。

      她知道这是安嘉伟买的,因为只有安嘉伟知道她贴手机钢化膜喜欢正反两面都贴。样子虽然难看但是耐摔。

      习惯带给每个人的是不同的主观情绪,对于苏穆是尘埃里一束阳光,虽然微弱,也值得稍微庆幸。

      但是在安嘉伟那里就很排斥,他对自己的习惯有时候都搞不清楚却偏偏记住了她的,所以在店员问他要不要帮忙贴钢化膜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回答两面都贴。

      他顾不上店员奇怪的眼神,只觉得异常心烦。

      最让他不愿意承认的是,明明已经准备离开,却偏偏走到门前下意识的对林之先说:她向来怕医院怕的要命,要是医生同意就早点让她出院。

      他把车停好,责编催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人在心烦的时候总觉得全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对。

      按下接听键,咆哮声穿进屏幕传到耳朵里。

       “你在玩失联吗?上面催我催的跟孩子没奶一样,你竟然给我尥蹶子,你想玩死我啊……”

       安嘉伟果断挂了电话,关了机,剩对方在办公室里凌乱。

      手机像个犯了极大错误的孩子,被狠狠的扔在一边,他用了两年才平复的安静,在她仅仅出现的两天全部打乱。

      咚咚,车窗被敲响,时常一张欠揍却长得不错的脸映在上面。深吸一口气,又恢复往日平静不苟言笑的脸,开门下去。

       “你在里面干嘛呢?半天没个动静,不知道的以为你窒息捐躯在里面呢。”

      安嘉伟淡淡撇过头,握拳,出拳,收回,大步往前跨。

      冷不丁的挨了安嘉伟一拳,他痛的龇牙咧嘴,要不是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就安嘉伟这不打招呼就给一拳的毛病,早被他掐死在摇篮里。

      时常捂着胸口,追上去:“咋地了大作家?谁惹你了?”

      安嘉伟不语。

       “被读者骂了?”

      安嘉伟再不语。

      从车库到23楼,时常开启了自问自答模式。

       “哟,什么风把我们方大美女吹到这里来了啊?”

      方慧站在安嘉伟家门前,听到声音转过身。

      时常一向是见到美女就跟狗皮见到膏药,拦都拦不住。

       “大美女有没有空啊?赏个脸喝个咖啡呗。”

      方慧大方一笑,美貌和气质在她身上似乎是天生的。

       “我来找嘉伟。”

      礼貌又直接的拒绝,让时常讪讪的给她让开一条道。

       “去哪了?这几天打你电话都不接。”

      对上方慧,安嘉伟的脸色才稍微正常一些,拿出钥匙开门。

       “有些事情要处理。”

      方慧知道他在敷衍,她问过他的责编,就差没掘地三尺来找他了,但是他没说她也不问。

      方慧这些年受到的教育让她从骨子里明白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尤其是在一厢情愿的感情里,她跟安嘉伟之间那条礼貌性的距离一旦逾越也就面临瓦解。

       “阿姨打你电话一直没接,就让我过来看看。”门开了,她并肩和他一起进去。

      安嘉伟的父母和方慧的父母是故交,方慧回国后安嘉伟的妈妈一直极力撮合两个人,所以方慧用这样的理由来找他也是情理之中。

      刚进门,时常就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安嘉伟你在家分尸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方慧也注意到了,向来鼻子尖的她很快就找到了躺在客厅沙发上的罪魁祸首。

       “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她真的紧张了,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到安嘉伟的面前手伸出去正要解开衣服查看。

      安嘉伟身体一侧,礼貌性的躲过,三步并两步上前收拾。方慧愣在原地,神情恍惚,她是不是已经逾越了两个人之间那条看不见的红线?

       “不是我的,之前看见一只受伤的猫,带回来清理了一下。”

       真不知道要是当事人听见不知道作何感想。

      方慧木讷的收回尴尬的手,转过身,安嘉伟已经收拾的差不多,正在给垃圾袋打结。

      人只要对某个人上了心之后,这个人身边的一切包括细微的尘埃都注意的清清楚楚。安嘉伟给垃圾袋打结的时候,方慧很清楚的看到挂在垃圾袋外口上那根细长的头发。

      那头发的长度不是安嘉伟该有的更不是一只猫该有的。

       “既然没事我就可以安心给阿姨交个差了。”方慧脸上笑着,眼神却在试探的看着安嘉伟。如果那条线被逾越了最起码给她一个朋友的头衔。

      果然安嘉伟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她。

       “不用。”

       方慧的身体隐隐晃了晃,脸上的笑容却很好的维持着,安嘉伟已经打好结,起身把垃圾送到门口,回来时门特地没有关。

       方慧知道这是安嘉伟下的逐客令,脸上的笑容此刻怎么都挂不住了,她逼着自己用最大方的样子跟他说晚安。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