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玉生烟第20章   流水 林烟

    第20章   流水 林烟

    作者:存安    

      我暗自问沈嘉木,你来这里究竟为何?他说,为了一个人,为了他的师兄,不用他说,我可以猜到,青明堂效力之人,其实也就是当今的皇上。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沈嘉木所言,先帝在三皇子也就是当今皇上身上用了蛊毒,这种东西在皇室贵胄中间已是见怪不怪,但是有的毒药真的能让人活不得。

      我手中藏着短刀,队伍里每个人也都配了凶器。

      他为了救皇上,千方百计地寻找良药,我能遇见沈嘉木,难道不是青明堂设计好的?

      先帝啊先帝,何其用心良苦。

      但那时我仍旧没往我自己身上想这件事,我不知道那蛊毒竟和我有关系。这种毒药如果不是南疆后人的解药,恐怕是无法可解的,如果男女不曾欢爱,那两人都必死无疑。

      很多年之后,我才知晓这件事情。

      四名山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山中是空的,看起来诡异非常,我们在火把的映衬下艰难前行。

      山中确实一座宝库,里面有大量的古籍器物,异族文字,中原人是读不懂的。我不该来这种地方,但为了活命,我似乎又将自己推回了原地。

      很多年前,斐衿曾救过我的性命,教过我武艺,虽然不过几面之缘,但足够我这样的人苟活下去。斐氏是南疆皇族的后人,百年前昭武帝妃带着灭族之恨委身后宫,一并南疆的阴谋毒计,只是我们素未谋面,我不曾见过他的容貌。

      在林府藏书阁,我知道的秘密,桩桩件件,各地密文密件,军书奏折,我也都览阅过,这天下人才济济,它是什么样子的,除了皇帝和丞相,大概也没有人能比我清楚。

      从昭和郡主口中,我听到皇命这个词。据当地人说,很多窃贼在此发了家。而我们是堂而皇之,名正言顺。

      那个人,真是时时在我身边,阴魂不散。

      昭和郡主一行将山中洞穴里所有的书籍都搬了出去,耗费了十天的时间,这十天里,晚上我们就在山涧附近安营寨。

      后来我找到几本书,很是相像我在林府看到的那些古籍,我取了笔墨描拓了下来。沈嘉木似是从我这里看到了希望。

      我觉得昭和好像知道很多。虽然我还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方的人,以及她这么年轻就继承王位所能持有的立场。

      其实我自己已经猜到了不少事情,我只是在等那些人自己出现。

      待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沈嘉木很是不舍,他没有找到他想要的,所谓足够救皇上的解药。

      提到他师兄,他便笑不出来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真的可怜。”

      我不置可否。

      我本想问问他的师兄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说,“我没有问过你孩子的父亲,你也别问我师兄,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我没想好到哪里安身,总之不会再回林府,京都风华,惟愿此生不复见。

      他说,“你一定也有许多苦衷,一个人就到这里来,前途未卜,仍要不辞艰辛。”

      我心说,我肚子里的可是龙种,不是我想不要便能不要的。

      我回说道,“谁没有点苦衷,但如果还游山玩水,恕在下不能奉陪。”

      他说,“我也打算找个地方,开个医馆,悬壶济世,安度余生了。”

      我笑说,“早知道你一身清贵气,没想到还真是有钱。”

      他说,“我介意接济你一份。”

      这些年,不论我身边各色人物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我都以一种安之若素的心态,仿佛就算天真的塌了,也有人帮我顶。

      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别人给我一个巴掌,我受着,别人给的砒霜,我也咽下。

      实则,这一切只能我自己承受着。

      十五岁,本来也是及笄礼成,嫁人的年纪。

      我跟着沈嘉木在江宁府定居下来,这点我们倒是一直不谋而合。最繁华的城市,有最廉价丰富的物质和最通畅的消息。

      沈公子的医馆开在市井深处,人少,有烟火气,还清净。

      就这样日子天天从身边溜走,几乎是我过得最惬意自在的日子。

      刚刚到江宁的时候,情况十分凶险。

      沈嘉木说我不应该留这孩子。

      他的医术后来我还是见识到了,但当时我没听他的话,在床上挺了一个月,方才恢复了正常。

      我做了许多决定,一步步走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可言。

      生孩子的那一个月里,湘南府的消息陆陆续续的传了过来。

      蜀川和湘楚到底还是打了起来,但是没想到能拖得这样久,先是湘南府骚乱,各自为伍,后有部分先前为贼为寇被收编的部队又作回了老营生。

      明山秀水,真真成了人间炼狱。

      后来一日我在街口的面摊吃面,听人私下议论说皇上亲征,从马上倒了下来。

      我心说,坊间传闻以讹传讹罢了,亲征这种事情不像是他干出来的。

      忽然腹部一阵剧痛。

      我起身往回走,掌柜喊我说你还没付钱呢。

      一路捂着肚子扶着墙,半路上遇见沈嘉木,我扶着他的手臂,心说祖宗快救救我吧。

      没等我出口,他先抢了一句,“林姑娘,我不能留这了,我有要紧事,你帮我看着铺子,等我回来。”

      我看他们说话颠三倒四的,立刻抢白道,“你走也行,也得等我生完再走。”

      我看他手中攒着封信,手抖得有些厉害。

      他愣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我疼得都弯了腰,生怕这神医一转身就没了影。

      我心说这孩子,怎么比我还担心他爹。

      幸好他并未在我身体折腾太久,那眉眼尚且看不出像谁。

      沈嘉木看我精神尚好,对我说,“你知道这几天几处起了战事么?”

      “我们要亡国了。”

      我躺在床上,懒得开口辩驳他。

      “肇京,楚蜀,北营,西关,还有南越府也被篡位了。”

      无非是这几处罢了,国哪是说亡就亡的呢。

      “你还走么?”我问他。

      “现在走有什么用,他岂是病在一时,传出这样的消息,恐怕人都不在了。”

      说完便哭了起来。

      “可是你的师兄,还是昭和郡主?”

      他不再说,转了话锋,说给孩子取个名字。

      我说已经想好了,海清河晏,盛世长延,便叫清延。

      他说,你们家不愧是官宦贵府,起的名字都这么大气。

      我心说,你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岂能随便取了名字,这是皇室长子。

      有时候我会害怕,在结局现前的时候,总会给自己找很多借口。

      或者拒绝,或者回避,或者逃之夭夭。

      但是真的活在世上的那个我,一直强迫自己往前走,因为无路可退。

      没有力气的时候,我会在心里留一些地方,给一些我自己可以缅怀留恋的东西。

      因为我没有谁可以依靠,甚至连回忆都没有。

      我听到别人议论他坠马的时候,那时的疼痛已经盖过了我的情绪变化,那时我才意识到这件事,原来他在我心里已经很深了。

      每每在暗夜里,我总会想起他对我做过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想象我们肌肤相触沉迷于情欲的状态,虽然已我记不清楚他的面容,而那种记忆是充斥痛楚的。

      再矜持的人,总会做一两次放纵的事情,我尚且不知道他想从我一无所有的这里得到些什么。

      我也是知道,我是矜持的人,对于感情我一向都是克制的。

      如今,我也想放纵一次。

      而这样的人,一但放纵了自己,做出的结果,往往是难以预计的。

      我借了一匹马上了路。

      最近有人悄悄给我递了封信,说皇上在白月山失踪月余。

      我找来地图和县志,白月山所以叫白月山,因为这山中的月色皎洁。

      既然我在这个逃不了的局里,我又想逃有什么用。

      严谌伒这个人,他不可能做出动不动就逃跑的事情,他肩上的担子,不论多难扛,也没见过他因为难挨眨过眼。

      所以他不可能失踪,他可能变作了另一个人。

      白月山山里有个水库,当地军官在几十年前筑了堤坝通了渠,方便山下军营和县城的军民用水。

      我到了当地才知道,这山头被一伙人占了,堤坝一直蓄水,天久久不雨,山下的庄稼早都死了。如今处处混战,也没人管这伙贼人。

      我远远望着那山寨修建的工事,问了当地人,他们占了有多少日子了?

      有人回我说,记不清了,只记得两个月之前官兵来过一回,进去的都没回来。

      我心说,真是作孽。

      我这么容易就找到你了。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