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墟冥幻歌一均衡第98章   雷鸣归墟之志40

    第98章   雷鸣归墟之志40

    作者:择尔根的爱    

      “最终还是免不了走这一步啊……”他轻轻的叹息,“准备好迎接王的怒火了吗?”

       莲迦的脸色苍白,惨无人色。

       那条尨鱦舒展着身子,缓缓用带刺的长舌舔莲迦的脸,就像饥饿的长蛇想要品尝一顿大餐,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开混合着唾液和毒液的大嘴,显露出猩红色的食道,荆棘森林般的长牙密密麻麻的长在它口腔的上下颚。

       它已经发现了莲迦不是一条母蛇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这对它来说是一顿难得的大餐,于是它愤怒了躁动了,收紧了修长的尾部把莲迦狠狠地抱紧在怀里,准备着进食。

       它已经准备着向莲迦下口了,莲迦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这时候这条尨鱦的头颅突然高高昂起,它露出恐怖的獠牙,放开了被它缠着的莲迦,摆出了戒备的姿态,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退到了角落里,它的周围,其他的所有的尨鱦都把头竖起来了,这些嗜血的凶兽感受到了极度的危险。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缓缓靠近,楚昆阳手里握着“影月”,踩过了尨鱦们肚皮摩擦过的湿润粘稠的地面,尨鱦们的鳞片张开,喉咙里发出无声的低吼,纷纷竖起的身躯像是肉质的森林。

       “你……”莲迦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看着楚昆阳缓缓靠近自己,一个人,一柄刀。尨鱦们自觉的为他让开道路,缓缓后退,他一步一步逼近,尨鱦们一步一步后退。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慑人的冰蓝色,威仪具足。

       尨鱦们在畏惧他!

       “你……”莲迦在他这股气势面前有些气短,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害怕了?”楚昆阳淡淡的看着莲迦的眼睛,“你不是很好奇他的过去么?我就是他的过去。”

       “他的……过去……”莲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巨大的转折。

       “真不容易啊……”楚昆阳缓缓抚摸着影月的刀刃,动作轻柔得像是拂去上面的尘灰,“原来我心里也有这样软弱的一面,只有当被一个女人逼上绝境的时候才有勇气抛开懦弱亮出自己的獠牙。”

       “你到底是谁?”莲迦恶狠狠地瞪着楚昆阳的眼睛,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刻骨的寒意沿着她的背脊延展,就像触电一样。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此刻楚昆阳已经不再是那个温润柔和的年轻人了,站在莲迦面前的是一头危险的野兽,凛然的冷峻气息从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投射出来,仿佛神或者魔鬼那样的东西借着他的身体重生。

       “如你所想,我不是他。”楚昆阳轻轻地对莲迦说,“但我又是他,我是他的剑,他是我的心。在我们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创造并几乎毁灭了大夏这个帝国,当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和他真正的力量一起沉睡在他的心里,直到刚才他打开了他心里的枷锁,释放了力量。”

       他缓缓地转过身来,面对着牟中流和阴离贞已经大群的尨鱦,长刀上流淌着蓝色和紫色的雷电,他缓慢的开口,声音悠远而清淡,但每一个字都像是重锤敲打在所有人的心头,让他们心里狠狠地一颤。

       “你们一个是天罗的人,而另一个应当是缜卫的某个统领吧?缜卫是昭阳皇帝仿照天罗建立的暗杀者组织,而缜卫三所的第一任所长是天罗龙家的一名曾经的高级刺客,他也被称为缜蛛,你们知道我的称号么?我只有一个称号,我也从不介意别人知道我的称号,纵使上面染满千万人的鲜血。”

       “我应该说过,我以前是洛州人吧?我现在居住在越州,你们不觉得我和某人很像么?连名字都一模一样。”他轻轻地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我就是他啊。。。。。。。。”

       “不要把见过我的事情说出去,如果你们还能活着从我的领域里走出来的话。”楚昆阳高举手中的长刀,轻轻地弹着刀刃,发出镇魂一般的清响。

       “参加殿下!”牟中流双手抱拳对着楚昆阳半跪,“属下缜卫五所统领牟中流,一路上不知殿下身份多有。。。。。。”

       “不用解释什么,你的时间不多了。”楚昆阳淡淡的说,“大概还有一个时辰火山就会喷发,上影流号走吧,我不和你们一起了。”

       “可是殿下。。。。。。”牟中流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还不想离开啊。”楚昆阳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刀,“他说想看看归墟,我也想看看。”

       “你们能带多少人走就带多少人走吧。”他缓缓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是。。。。。。我一个人的演出。”

       “你是。。。。。。”阴离贞的眼睛里流露出巨大的恐惧,仿佛眼前的楚昆阳不是一个人而是真正的魔鬼,他看着楚昆阳的脸,某种久远的记忆被唤醒了,那是根种在他脑海里的,某种力量的绝对统治!

       来不及多想了,牟中流一把拉过他的断掉五指的手,大力地拧开入口处的机括,青铜龙的龙嘴缓缓张开,青铜的大门洞开,隔在门后面的女孩儿们慌乱地挤作一团,跟着他们发了疯一样的奔向影流号的船坞。

       白云边的船坞里,龙蛇矫健,鲛人们昂起头颅狂怒地嘶吼,弩箭扎进他们的喉咙里,血染红海面。

       楚昆阳独自站立在尨鱦群的中央,他冷冷地环视四周翻滚的昂起头颅的尨鱦们,影月泛起清寒冷冽的光辉。

       一条尨鱦靠拢扩来了,楚昆阳伸手摸在它的头顶,这头凶暴的野兽居然完全不敢反抗,就像一只听话的小猫一般顺从,它的鳞片合拢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挛痉。

       楚昆阳缓缓把影月举到了它的头顶,它眼睛里看着影月青蓝色的刀身,眼睛里显露出巨大的恐惧和绝望来,它拼命地想要摇摆头颅挪开身子,可是这都无济于事,它连驱使自己的神经都已经做不到了。

       于是它眼睁睁地看着楚昆阳把刀举到了它的头顶,影月的刀身轻松刺穿了它坚硬的铁质一般的鳞片,扎进了它的血肉之躯。鲜血缓缓渗了出来,楚昆阳从它的头顶把影月扎入,深入到颅骨,然后顺着颅骨的纹路向下拉动,沿着脊骨,一路向下,就像之前崔牧之剖开那条龙鱼一样的动作娴熟。

       白色的脊液混合着红色的鲜血涌泉一样从创口喷溅了出来,它身体里的每一块儿脊椎骨都被切成了两半,它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血肉微微抽搐。

       同类的血激怒了周围所有的尨鱦,它们全都暴怒地摇摆着头颅,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楚昆阳无声地嘶吼,口腔里的腥气喷吐。

       水池里翻滚着成千上万的尨鱦,它们纠缠着露出白色的肚皮,磅礴的雾气里它们的身影隐约可见。

       “你不走么?”楚昆阳淡淡的看着周围暴怒尨鱦们,这时候他反而镇静下来了,借着影月刀身的反光看自己的脸,冰蓝色的瞳孔里无喜无悲。

       “你怎么知道我没走?”莲迦从藏身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自顾自坐在了楚昆阳身边,借着水中的倒影梳理自己光可鉴人的长发,把它们梳成长长的一片,就像最柔顺的丝绸。

       “你不肯走,是因为他么,你爱他么?”楚昆阳坐在水池的边上,把影月放在冰凉的清水里,轻轻拍打水面。

       水面的波纹一圈圈扩散,就像有个女孩儿在水面低语,尨鱦群不安的躁动起来,烦躁的扭动着远离水池,仿佛里面藏着可怕的东西。

       水池的冰水清可见底,水底是晶莹的卵石,清澈的长刀沉在水底,莲迦赤足踩在卵石上,玲珑的脚踝搅动水花。

       “我不知道,我的心早已在我从鲛人被劈尾的时候,艳窟和黑甜香让我只能顺从于我的丈夫,所以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爱上其他男人。”莲迦摸着自己的胸口,“但是我不想看你死,我心里空放放的,很难受。”

       “所以你还是爱上了他,对么?”楚昆阳背朝着莲迦,语言里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真有意思,你还不知道你爱上的是怎样的一个魔鬼吧?”

       “魔鬼?”莲迦一愣,随即狠狠打了个寒战,她从这句话里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仿佛毒蛇的牙在面前缓缓的舒展开,冒着慑人的凉意。

       下一刻楚昆阳转过了身,她看清楚他的面容的时候,惊悚得心脏几乎停跳,她真的看见了魔鬼!不是虚幻的产生于心魔中的影像,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恐怖的食人鲜血的恶鬼!

       因为此刻的楚昆阳已经看不出任何“人”的痕迹了,任何人看了他都不会以为他就是那个温润如玉又淡泊如水的年轻人,他的瞳孔放射出慑人的光芒,威严得普通灭世的神!

       如火一般红的铁鳞覆盖了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这些铁鳞从他的皮下生长出来,撕裂他的皮肤和肌肉以后包裹他的身躯,鲜血淋漓地铁鳞们缓缓舒张然后合拢,摩擦的声音仿佛钢铁的律动。

       峥嵘的如铁一般的面甲覆盖了他原本英挺的脸,骨质的面甲配合着冰蓝色的瞳光使他看上去分外狰狞,而他面无表情的脸又满是漠然,让人不禁怀疑他到底是人或者鬼神一样的东西。

       锐利的骨骼穿透了他背部的皮肤和锦制的衣服,它们张开的时候他上半身的衣服纷纷支离破碎,露出了他清秀的身材,但上面同样覆盖着血淋淋的铁鳞,他背后的翼骨如同两把巨大的折扇般打开,上面流淌着赤红色的鲜血和蓝紫色的雷电。

       殉道姿态!

       莲迦呆呆的看着楚昆阳的脸,看着他狰狞的身躯和伟岸的膜翼,那些尨鱦们都不安的匍匐在地表示对他的屈服,而他眼睛里默然无一物。

       “你的过去……是这样的么……”莲迦踮起脚抚摸楚昆阳的脸颊,他骨质的面甲上满是粘稠的血,但那些骨质的面甲又滚烫得像是烧红了的铁,摸上去又坚硬又炙烫。

       “是啊……”楚昆阳看着她深邃的眼睛,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就像一把沾满了血的剑,让人畏惧又让人厌恶。”

       “并不是这样的……”莲迦使劲儿摇头,眼睛里无声的流下大滴的泪水,泪水溅在冰水里,泛起波纹,“你只是……太孤独了啊。”

       楚昆阳长久的凝视她的眼睛,漆黑的眸子里不再满是魅惑的风情。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眼睛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笑了出来,虽然这笑容在他狰狞的面容上看上去稀薄又可怖,但那双冰蓝色的瞳孔里有了色彩,那是难以名状的温柔。

       “孤独么?”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满是铁鳞的手掌和锋利的骨质爪两眼,“她也这么说,所以她才一直没有离开我。”

       他伸出手指,轻轻抚摸莲迦柔顺的长发,他的骨质爪锋利的程度大概是不会比他手中的影月差的。以这样的程度他只需要轻轻一挥手莲迦的皮肤就会被撕裂,但他的动作太过轻柔,连一根脆弱的发丝都没有弄断。

       “在这种生死的关头,你也没有离开我啊。”他有些自嘲地摇摇头,“原来我这么卑微么?需要这么多人来怜悯我的孤独。”

       “那么作为报答,我允许你成为这场演出唯一的观众。”

      楚昆阳纵声狂笑,声如洪钟,尨鱦们屈服的找寻着可以藏身的地方,但这都无济于事,天上的雷云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完全把瀛县覆盖了,就像一头吞人的巨兽。

       这是夹杂着强烈的雷电的暴风雨来临的前兆,此时海面却平静得像是一块儿巨大的镜子,一丝波纹都看不到。此时此刻影流号匆忙地从白云边的船坞下水,巨大的船身在水面上剧烈的震荡,水手们手忙脚乱地操作着缆绳,把帆布从桅杆上升起来。

       然而没有用,根本没有风,洋流也静止住了,影流号在原地空荡荡的打转转,女孩儿们漂亮的脸上满是恐慌和焦急的汗水,濡湿了她们撒着金粉和熏着龙诞香的长发。

       影流号被沾滞住了,根本无法在水面前行半分。

       有人在阻止他们离开这里!

       “‘领域——风死,’鲛人们的祭司到了。”阴离贞皱眉,“时间不多了,他们想拉我们和瀛县陪葬!”

       “那么他们将会死于自己的愚蠢。”牟中流面色平淡,“你大概还不知道真正的龙王是怎样的一个人吧。”

       “逸阳皇帝曾经说过一句话,表达这个人疯狂起来的程度,但我觉得不够贴切。”

       “他说什么?”

       “他说,‘我这个弟弟,发怒的时候堪比一个帝国。’我觉得这句话不够完善。”

       “他发怒的时候,堪比两个帝国!”牟中流有些疲倦地闭上眼睛,“虽然他一直孤军作战,但他从来就代表着千军万马!”

       “给你个忠告吧,在我的领域放到最大的时候,不要看我的眼睛。”楚昆阳握紧了影月的刀柄,影月上流动着蓝紫色的光辉,一如他森严可怖的瞳色。

       他闭上了眼睛,随手将影月抛向空中,但水池里的水突然同时沸腾起来了,带动着袅袅的青烟,狂怒的雷电从水池的最深处暴起!

       禁忌领域——万劫天雷引!

       只一瞬间,刺眼的强光从莲迦面前升腾而过,她仿佛站在最灿烂的日冕之中,有一万个太阳在对她发出炙热的光辉,即使闭上眼睛她的瞳孔也几乎被那些强光灼伤。

       那是何等狂躁的力量啊!即使只是处在领域的边缘,即使楚昆阳还没有对她开放全部的力量,莲迦却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头巨龙喷吐龙息的巨口里,炙烫而灿烂的光明在摧残她美丽的眸子。

       这个过程大概只持续了两秒钟,但是对莲迦来说这两秒钟却像是几个世纪那般漫长,一切结束的时候,她的耳膜边反复回荡着雷鸣般的巨响,视野里闪烁着炫目的蓝紫色光芒,喉咙干燥得像是数日没有喝水。

       大脑痛涨欲裂,眼睛干涩,莲迦试着眨了眨眼,又涩又痛,只流下滚烫的泪水。

       她有些站立不稳,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几步,跌倒在水池里,水池里原本冰凉的水此刻也是滚烫的,一不小心几乎烫得她尖叫出来。

       她终于睁开了眼睛,那一刻她仿佛看见了地狱,而魔鬼正站在她的面前,低着头看向的池水中自己的倒影。

       偌大的水池都被赤色染透了,水池中浮动着尨鱦们肥胖的身躯,巨大的创口汩汩地流出浓腥的血,,饿了血。,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