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墟冥幻歌一均衡第8章   6.归国盛典

    第8章   6.归国盛典

    作者:择尔根的爱    

      皇帝兄弟得胜的消息像风一样从龙城要塞吹回了洛安,吹遍了大夏的每隔角落。大街小巷乃至酒馆茶楼,人们都在兴奋地谈论这场战役的过程。据说楚逸阳的声望一下子就涨到了顶点,原本对他的能力存在质疑的大臣们全都相信他就是天赐的明君,因为据说是他亲自制订了作战计划,精准预判了敌军的动向,最终取得了战局的胜利。

      但他并不是因此获得最大声望的人,人们关心的还是那位十八岁的夏军元帅楚昆阳。他是皇帝的亲生弟弟、帝国军队的掌权者、生下来就被指为妖孽之后。但这些都只是外界给他的安排,他只做了一件事就扭转了整个大夏人们对他的看法。在战局劣势的情况下,他亲自上阵冲锋,暴力突进,越过了几公里长的战线,击杀敌军指挥团队,从而改写了这场战争的结局。据从前线归国的士兵们说,他和先皇一样,都配得上那把国之利刃和那个“大夏龙皇”的称号。

      不过他哥哥才是大夏的皇帝,因此这个称号就得改一改了,他们叫他“大夏龙王”。这是大夏新的利刃。

      皇帝兄弟在战争结束一个月后回到了帝都,帝都人民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归国仪式。洛安城门铺上了一丈宽的红地毯,从城门一直铺到皇宫!百姓们拥挤在道路两边夹道欢呼,向皇帝的仪仗抛洒花瓣。各色的花瓣纷纷扬扬漫天飘动,皇帝的仪仗沐浴在花瓣的雨和子民对他的祝福中。大家的欢呼声一阵压过一阵,皇帝的礼车从地毯上开过,后面跟着戎装整齐的皇家禁卫军。他们手持威武的刀剑,同样个个精神饱满容光焕发。

      这样一个盛大的日子里,连维尔利特公主楚韵阳也亲自盛装迎接她的弟弟们。她一改往常素净的打扮,着大红色百褶裙,戴着玫瑰花环站在仪仗的前方,小腿纤细裙裾飞扬。那带刺的花环覆盖在她那头乌黑的头发上,显得圣洁而又妩媚。

      为了显得高挑,她还穿上了细跟的罗马高跟鞋。这种鞋子产自南方的艾维尼亚,能把女孩的身高衬上好几厘米,从而使她们看起来身材更见纤细苗条,在大夏与艾维尼亚建交的岁月里,艾维尼亚的先进科学技术没有传过来,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倒是传过来了。

      楚韵阳一路走来,那双高跟鞋把她光洁的小腿绷得曲线曼妙,她温柔地为道路两边的民众送上倾国倾城的微笑。

      今天的洛安城中万人空巷。听说维尔利特公主也盛装出席这次盛会,民众们劝走走出家门涌向户外,想一睹第一公主的风采。

      在亲眼看到楚韵阳风华绝代的身姿后,他们的欢呼更加热烈。他们用力把手中的花瓣抛洒先楚韵阳,她从一路的花雨中走来,仿佛九天之上的女神,身着红裙巧笑盼兮,不染风尘。

      礼车停下,楚逸阳走下车,向两旁的民众挥手致意。路边不乏贵族大家的小姐,她们都故作矜持地从仆人手中接过花环,迈着小步子上去向他献上花环,希望能给皇帝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在他身后佩剑尾随的楚昆阳穿着一袭白衣,苍白的脸上已经脱去了那种孩子般的稚气,冷峻而坚毅。他同样吸引了许多同龄的小姐,身上挂满了花环。只不过他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就像冰封了千年的古剑,寒意凛然,拒绝任何人的好意。

      皇宫门口,群臣依次站立。他们身着深色的朝服,向皇帝一家人行跪拜礼,恭迎一位君王的归来。楚韵阳一首举起楚逸阳的右手,深蓝的的宝石戒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另一只手举起楚昆阳握剑的右手。青色的剑锋映照着蓝色宝石戒指上的光辉,夏国的最高权力从这枚戒指和这柄长剑的锋刃上向下散射出去,一直到夏国的边境,那是一个帝国的光荣。

      她的声音清脆而又坚定:“天佑我大夏,万世荣光!”

      民众们激烈地回应:“天佑大夏,万世荣光!天佑大夏,万世荣光!……。”

      群情亢奋的呐喊回荡在洛安城上空,惊飞了洛河河畔栖息的水鸟,留下波光粼粼的洛河和明媚的阳光。楚昆阳的脸上漠然,冰蓝色的眼瞳中一如既往地空无一物,即使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也像是一个人行走在深渊里一样孤独。

      前线大胜,皇宫里举办起了奢华的宴会,衣着华丽的各国名媛纷纷出席这次宴会,和舞伴在洛安皇宫里的广场上跳舞。皇家乐队演奏着低调而又柔和的曲子,穿着轻纱的歌女们放开婉转的歌喉歌唱。优雅的贵族男士们穿着黑色的燕尾礼服,端着高脚杯向楚逸阳致敬。楚逸阳含笑待客,理解周晓,笑容温柔又不失威仪,充分展示了他作为大夏皇帝的涵养。

      在这种热闹的场合里,楚昆阳却像只迷途的山羊,显得那么不合时宜。他迷茫地站在广场上,表情僵硬。既不去想眉目生春的女孩们邀舞,也不去和谈笑自若的绅士们碰杯。别人敬给他酒,他就撇你一眼,不言不语地接过来一饮而尽,弄得其他人面面相觑,十分尴尬。大家都对他偷去了惊诧的目光,很快就没人敢去招惹这位年轻的大人物了。楚昆阳茫然地拿着个空杯子,孤立得浑身都散发着敌意,让人不敢接近。

      他悄悄抬头望了望人群里的楚逸阳,阳光下他素净的面容还是那样熟悉。他满面春风地同那些男男女女交谈碰杯,那么潇洒那么得意,可是那样遥远,像是隔着一条大河。

      楚昆阳忽然讨厌这片奢华的宫殿区域了,他随手把手中的杯子扔到了地上,晶莹的玻璃渣子溅了一地。卫士们都被吓到了,不知道这位尊贵的少年有哪里不满意。他踩过了那些碎玻璃渣子,大踏步离开,宫门口的卫视同样不敢阻难这位军队元帅,任由他出宫去了。

      楚逸阳没有看到弟弟离开,他正在和高挑明媚的斯图亚特公主说话。楚韵阳打破了不收邀跳舞的惯例,她正伏在一名英挺的年轻男子身上,随着音乐的节拍轻微摇晃。那名年轻男子显然也是个大贵族,高级的手工定制礼服和金色的卷发,谈笑间温和有礼。他一边揽住楚韵阳不盈一握的纤腰,一边俯在她耳边和她说话。

      一曲舞毕,楚韵阳没有离场。他挽住那名男子的手臂,笑吟吟地同楚逸阳旁边的斯图亚特公主打招呼:“嘿,克莉丝汀,我还以为今天的宴会你不来了。逸阳有没有好好同你未婚妻说说悄悄话啊?”

      这个玩笑一下子就把斯图亚特公主的脸涨得绯红,她小鸟依人地靠在楚逸阳身上,用手紧紧捂住脸颊,楚逸阳轻轻笑笑。

      楚韵阳和那名年轻的男子也笑了起来,看起来名闻天下的维尔利特公主也和其他女孩一样,有着爱和其他女孩开玩笑的心性。楚逸阳礼貌地扶他的未婚妻坐下,伸出手里的杯子和那名男子碰杯,微笑着问:“恕我上位不久,没能充分结交国外的贵族,您是?”

      那名年轻男子也伸出杯子和楚逸阳轻轻一碰,笑而不答。他换了一只手拿杯子,把无名指上那枚戒指背面的宝石展示给楚逸阳看。

      只瞥了一眼楚逸阳就一惊,拿杯子的手微微一僵。紫色的黑曜石是一枚隐约的六角雪花,这是——艾维尼亚皇室的徽记!

      “请容许我介绍我亲爱的未婚夫,现任的艾维尼亚君主,杰斯-斯图亚特!”楚韵阳笑。

      这句话的声音算不上大,但周围听到的人都迅速安静了下来,楚逸阳脸上写满了惊讶,他早就猜到长姐心有所属,不然也不会到现在二十四岁即将二十五的高龄还没嫁人。传说想娶她的贵族男士可以从皇宫门口一直排到龙城要塞。没想到她中意的会是艾维尼亚皇帝。在楚逸阳印象里,能坐上皇座的都基本上是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和老态龙钟的老人,除了他世界上应该没有第二个这么年轻的皇帝了,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一个。

      换做一个其它国家的君主也就算了,但那是艾维尼亚,传说中的科技与文明之国,世界上科学的最高峰。在龙城要塞的那场战役里,看似先进的重炮和火統在艾维尼亚就是个笑话,艾维尼亚的海克斯科技局造出的产品比那些强大百倍。阿特拉斯军的重炮能打三公里,而艾维尼亚的重炮能打十公里;阿特拉斯军队的火統只能装三枚子弹,打完就得耗费很长时间来换子弹,耗时又麻烦,而艾维尼亚的火統是连射的,能装至少十二发子弹,如果阿特拉斯军队在战场上遇到了艾维尼亚军队,还没等他们进入战场就被人家的重炮轰平了。就算勉强进入战场,火力上的悬殊也是不可能弥补的,唯一的选择就是投降。有人说:“如果有朝一日艾维尼亚皇帝不再满足于他的国土,那么全世界都不会得到和平,机械的力量将碾平反抗者的骨头。”

      风度翩翩的杰斯微微俯身向楚逸阳行礼,楚逸阳回以同样的的礼节,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广场上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悠扬的乐声和空中吹过的微风,蔚蓝的天空一如水洗。整个广场如一张巨大的棋盘在洛安展开,每个人都是这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世间再无这样恢弘盛大的棋局,包含了整个世界的权力,也没有人能独自在这样一张棋盘上走出优势。

      隐藏幕后的那场战争,现在将要开幕!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