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追你到终点第20章   20 医院

    第20章   20 医院

    作者:碗予    

      车体飘来荡去,像是被裹挟在掀天巨浪之中,我在后排抱着孔明,提心吊胆地望向驾驶座上的“车神”。鸭舌帽遮住了他的脸,我看不到他面部的风云变幻。但他坐得稳如泰山,把着方向盘的双手移动之间勾画出很小的弧度,我身无可退,只好从他泰然的举止中寻些安慰。我的提心吊胆并未持续很久,精神高度紧张状态之下,虽失了正常情况下的精准判断,但车窗外所见,也就移步换景的几个片段,医院便映入眼前。

      “车神”从始至终一言未发,到了医院大门口,等我们三人下了车,便扬长驶去。

      孔明被送入了急诊室疗伤,我们只能在外等待。待急诊室门关上,我便拨转回身,贴在门上不再离开。身旁的男生示意我去走廊边的休息区坐等,我摇了摇头。他见我面露难色,只好不再勉强,也这般同我一样,静静立在门口。我欣然一笑,甫要侧耳倾听门内动静,却有一阵嘹亮之声破门而出,灌入耳内,饶是在十米之外,也能听得个一清二楚。

      “张飞让,你混蛋,你这个工于心计的毒夫,你蛇蝎心肠,你会遭报应的……”。

      咆哮声与吃痛声,此起彼伏地传出来。我看向张飞让,他一脸诚惶诚恐,我不由得噗嗤一笑,掩面自乐。“前一秒你还在忧心忡忡,现在便开怀大笑了起来,老四说你内心活泼,此刻我倒是极为认同。只是,你朋友在里头口诛笔伐,句句指向我,我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果真有什么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可怎么地好”。孔明的声音渐次低了下去,他便开始不住向里张望,很是焦灼的样子。我心下一软,先前残存的恩怨也荡然无存了,拉他到不远处的休息区捡个地方坐了,方同他娓娓说来自己转忧为安的缘故。

      其中缘由也并非多么深奥,我只是一贯晓得孔明性格中的一个特点,就是她那过目即忘的记性。或许是天性使然,我们相识以来,我千叮咛万嘱咐的事,不经过三番五次的重复性记忆提醒,都是石沉大海的下场。但我若不刻意叮嘱,偶尔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她却会铭刻于心,日后交锋,我渐渐从中总结出,自己这些轻描淡写的话语,开诚布公地说来,确实诚如她所分析的,蕴藏了深邃的感情。孔明,她是个爱到、恨到轰轰烈烈的人。方才在急诊室内,她声嘶力竭的话语,字字愤恨,可见她神志如常。

      “我记得你的名字,也就是在‘车神’送我们的路途中,我问了一次,大小姐她在重伤之余,还能记下你的名字,脱口喊出,可见她神志清醒”。“如你所说,你这位朋友若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那我往后余生,可真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他摊平了手心,一副从容慷慨的样子。“你的战战兢兢,是要建立在与大小姐相遇的低概率基础之上,况且有我做这个前车之鉴,时至今日,不是也生龙活虎么?”,我自己也不禁莞尔,又将食堂里孔明怒骂贾许的缘由说明,“大小姐一时气不过,为我打抱不平,却没想到正巧被你听在耳中,引出这一番误会来”。

      两个人相视一笑,我抬眼看到孔明手缚绷带走出来,忙起身向她招手,边大步跑过去。她一眼看到我身边的张飞让,霎时间怒火中烧,一派拼命的架势。我拦在当中,一时惶惑,按着她的性子,急诊室里一番酣畅淋漓的语言宣泄过后,该是能消解了大半愤怒才是,可现下她的反应……

      细思了然,我忙掠在她耳畔,轻声提醒她“隔墙有耳”。不想孔明却推开我的手,嗓音又升了一个度,环顾左右,“隔墙有耳又怎样,我今日偏偏要让这里的墙,做我的传声筒,晓谕众人,让更多人认清你——张飞让的真——真——”。她指在当空的手缩了一缩,两只滚圆的黑色眸子不由自主抬头看向高处,手指悬在空中,急剧地打着转。半晌,才装着回过头来,大惊失色地道,“苍天大地,居然还差不到一个钟头我们就要跨越凌晨了!”。她这么一说,我和张飞让都顺着她的手指看向侧面的墙体,挂钟滴答之声不紧不慢地敲在耳边。

      “宿舍楼,应该已经关门了”,我怔怔地叹了口气,跨越凌晨带来的精神伤害已无力思考,最为可怕的是,怕要流露街头了。我的手腕突然被孔明一把抓住,莹然如玉般的光芒从她眸中喷薄出来,“小嘉,你重重地打我一下,不止一下,总之要把我打到失去意识、倒地不起为止,这样,我成了病人,你成了家属,我们今晚就可以住医院里,不用害怕流落街头了”,她神采焕发,将我的手逼近她的脑袋。

      “她若真将你打晕,你们两个,怕是一个住医院,一个住牢房了”,我尚在讶然无言的情绪里沉浸着,琢磨着要不要给她当头一掌,但会不会让她智力,雪上加霜呢?抢白的是张飞让,他刚挂断了电话,啼笑皆非地走来,对孔明说道,“这位小姐,您若是还存有一丝善念,不想让自己的朋友遭受牢狱之苦呢,不妨听我句劝,另寻他法”。“我堂堂孔家大小姐,怎会不讲义气,害朋友身陷囹圄……”,她话到一半,恨恨地咬牙,猛然醒悟到,竟然被他的话带入,间接承认了自己似乎萌生过那样的心思,才会疲于辩解。

      我按住孔明蠢蠢欲拼命的身子,向张飞让询问“他法”。他面色水波不兴,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勾在嘴角,“你果然心思聪颖”。心思聪颖……内心活泼……我默然思索,果然是什么意思,听着好像在解函数题,早早有了结论,推演的过程只不过是走个过场,其实对这个结论早就深信不疑了……

      好在我和孔明随身带了足够的零钱,我携着这笔合两人之财力凑来的钱款,去缴医药费,刚好够用。我抢在张飞让前面将医药费捧到窗台上,纵使要牺牲面前的医务人员费时数钱的功夫,也无论如何不肯接受他的帮助。若是让留守后方的孔明知道,受敌人恩惠,非得再搅动得翻云覆雨不可。

      张飞让的“他法”在我们走出医院门口时,拨云见日。孔明远远地便看到那辆黑色的车子里鸭舌帽遮面的“车神”,扯着我的手喊出声,愤愤然嚷道,“我还以为什么好法子呢,却原来是舍豪宅住棚屋,缩在车子里过夜!”。张飞让对孔明的疾风骤雨适应飞速,他淡淡解释道,“先去我家吧”。“可是……”,他猜到我的疑惑与顾虑,不等我问出口,先说了来,“我父母在学校工作,这几日有个项目,所以暂且住在了学校”。“小嘉”,孔明扯我的衣角,“我要住宾馆!你陪我!”。我无奈地抚一抚她的手,“大小姐,我们几乎身无分文了”。我对她晓以大义,却是徒劳,最后的最后,在张飞让的怀抱里、在挣扎与咆哮里、在风驰电掣里,我们终是驶向了张飞让的家。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