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飞虎元魔传第68章   68)书生施妙手,飞虎定计谋。

    第68章   68)书生施妙手,飞虎定计谋。

    作者:祥明    

      「一言解尽万千愁;千里奔驰赴同州;兄弟相逢关大计;乾坤日月换春秋」。

       朱元璋听罢书生叙述经过,再详加细问信中所定下之时间及当天入寨之暗号后。随即不言不语,睡在草地上苦苦思索。似乎在考虑一些非常重要之问题。罗汉手与他说话,他也充耳不闻,像着了魔一般。书生把罗汉手拉过一旁,责怪的说:"朱元帅在苦思对敌之策,你莽和尚不要打扰。人所共知,濠州徐达大哥向来自负,从不服人,他跟随郭子兴是因为服从刘福通之命令,现他自愿投朱元帅麾下,可见对此少年是心悦诚服。此人相貌精奇,武功高强,且乐于助人,我等与他素无淵缘,他也仗义相救,你身受重伤,他为你消耗内力,也在所不惜,此人英雄仗义,徐达是慧眼识英雄,我等是出路遇贵人。”罗汉手说道:“莫非此人是天兵天将,我拜得神多,佛祖見我诚心,派他来打救我们?善哉,善哉!果真是佛法无边,佛祖有灵。”

       书生差异的道:“胡说什么?照你如此说,人家仗义相救,我等无须感激他,只多谢佛祖便足夠。你诚心拜佛,我這次也是大难不死,全頼你念经拜佛所至,那你变了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需感激你便是。别人好心拼命相救,全变了是你个人之功劳,佛祖保佑了。這未免太牵強了吧!先放下這些不说,相信你也听说过,殷少侠当年曾留下一首打油诗,他们等待已久之真龙天子,极有可能便是此人。哥们可算出路遇英雄,得他相助大恩,一切听他吩咐便是。”

       "对!对!书生说得对极了,我看十有九成是他,他正寻思家国大事,我两兄弟在旁为他守护,以免有人打扰。"罗汉手高兴的表示。朱元璋睡在草地上闭起双眼,不是因为他感到疲惫或有睏意,而是他在把书生给他的资料再作多方面整理,以现代人之智慧及思维,剖析各方面之可能性,扠衡利害,模拟出破敌之计及成功之比率。他深信既然上天让他知道這秘密,必定是另有其意义,或许其中存在破虎吼寨之啟示。他想了好半天,终于得到些大概,知道要好好利用所得之情报。他张开双眼,眼中显现出精光抖擞,似乎一切已豁然开朗。

       他对书生及罗汉手两人说:"我这便赶去同州与常遇春见面,大概十多天便可赶回来,两位可否帮我的忙?替我送信到滁州给你的老朋友徐达。"罗汉手及书生自然没有异议,且乐于效劳,朱元璋修了一封书函,交与二人,并吩咐说:"此为重要机密,你两切记妥善保管,不能给人抢走,必须亲手交给徐达,内有我的签名作实,促他尽快照信中指示行事,二十天内必须完成任务,否则军法问罪。"

       书生小心的接过书信,一声:“朱帅请放心,交托之事,我兩誓不辱命。多多保重,后会有期!”各人便分头行事。书生及罗汉手去滁州送信,知信件关系重大,丝毫不敢怠慢,朱元璋连夜快马加鞭的赶赴同州怀远。沿途继续细心思索。到了同州怀远,已是傍晚时份,朱元璋已不停赶了三天路,身心疲乏。但军情紧急,必须抓紧机会,分秒必争,他便直接到将军府找常遇春。

      常遇春自与小朱分别后,天天严加训练新兵,他知道机会永远是给与有准备之人。只待小朱的一声号令,他深信朱元璋之能力,相信他很快便可控制南方义军,与他联手北望神州。他刻苦的熟读兵书,严谨的训练新兵,在怀远耐心等待。但一等已大半年有多,朱元璋未有消息,盼来的竟是胞姐若兰,想当初与她刼后相逢,却身在虎穴,今天怀远城已在自己控制之下,形势与当日是天渊之别。两师兄妹对若兰殷勤招待,常遇春更尽量放下军务,倍著她乐叙家常。

       这天三人正在吃晚饭,刚好兩杯到肚,回憶著童年时的趣事。管家怱忙的来报说:“报告常将军,有姓朱的莽和尚急于求见大人,却不肯等候,在门外大呼小叫,必定要立刻见将军,促我火速来报,小人真该死,打扰大人晚饍,将军恕罪,请示将军,此莽和尚应如何处置,先关起他或是赶他离开?。"胡雪娟闻訉已一枝箭的冲了出去,常遇春却怒道:"谁敢对此人无礼,我先毙了他。你不通传,便真的该死,现恕你无罪。让开!"说罢也转身而出。若兰坐在堂中,惊讶非常。心里猜测:‘这姓朱的和尚到底是何许人也,看两师兄妹如此紧张,不会是到此寻仇滋事的吧!’正疑惑中,胡雪娟已拉着一丑和尚进来,这人秃头顶,身穿深蓝色僧袍,但身材高大,长耳猿臂,满面黑志,令人看了一眼便不想再看,但身形却依稀像是殷达豪,但相貌与小殷的俊朗却有天渊之别。只见胡氏师兄妹拉着他进来,跟他有说有笑。常遇春忙命下人加菜及多摆一双碗筷,若兰起来站着相迎。感觉這人身份奇特,既受常氏师兄妹看重,地位肯定十分高,她十分好奇的等他们介绍。

       常遇春给若兰介绍后,方知此僧人出家于王觉寺,刚从濠州而来。小小年纪,已是统领一方之义军统领。而且言谈中更得悉,他与书生及罗汉手不久前相遇在常山镇,有过共抗强敌之一幕。见胡雪娟旁若无人的拉着他的手,觉得此和尚不止有过人之能及独有魅力,而且艳福也实在不浅。胡雪娟察觉若兰眼神有异。忙为小朱解释道:"他是假和尚,用以掩饰身份,方便行事,他跟常师兄一心为国为民,均是反元之大英雄。"若兰掩咀笑道:"能让雪娟师妹看得上眼的,当非等闲之辈,自必是出类拔萃的大英雄,真豪杰。"胡雪娟娇羞的低下头。但右手却仍然拉着小朱的左手不放,生怕他会逃跑似的。

       饭后,朱元璋及常遇春独自在房中商谈,甚至胡雪娟也被逐出房外,胡雪娟咄起小咀不悦的和若兰到外面闲聊。朱元璋首先问及常遇春:"若兰尚不知我的身份吧!"常遇春坚定的说:"你放心吧!人无信不立,我与师妹已答应了你,我两亦知你的苦衷。又怎会泄露出去,你放千万个心吧!"

       朱元璋如释重负,便把濠州投军的大概经过详细的告诉常遇春,常遇春知道他已打下滁州,更是喜出望外,与他阔别还不够两年,竟然已做出许多轰烈事迹,真是令人敬佩。知他下一步便要进军虎吼寨,自己也曾考虑过进攻策略,但均是行不通,要是不破此寨,两路军士便难以合并起来,实力便会大打折扣。他正想着一人计短,二人计长的道理。欲与朱元璋商量,谁知朱元璋已胸有城竹,给他带来一个破寨之千载难逢的机会。

      常遇春听小朱说出来龙去脉,他所定旳计策后,便细心考虑,不断发问,比如时间,地点等,他均一一録下。原全明白后。常遇春高兴的说:"想不到我常某自命聪明,熟读百家兵书,为破此寨困扰了半年有余。也想不出可行办法,你却三言两语,使我茅塞顿开,常某真是佩服得五体头地。" 朱元璋谦虚的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也只是机缘巧合,至于成功与否,还虽我两齐心合力,到时当机立断,方可获得胜利。现时一切也言之尚早,你先准备一切,密切留心蒙古兵动态,不能疏忽,明天我便赶回滁州,为计划加紧准备。待你把事情办妥后,我与你携手一起铲平虎吼寨。"两人开怀畅饮,讨论天下大势,直至深夜才各自休息。

       第二天,朱元璋尚未起来,胡雪娟已在房外拍门。朱元璋拖着她的手到亭中漫步。两人分别已久,自然是卿卿我我,柔情密意。有说不完之情话。朱元璋对她表示,他已有一妻一妾,问她是否愿意作妾,与他长相斯守。胡雪娟却情深欵欵的说:"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作什么也没关系,我只想天天在你身边,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也不知哭了多少次了。就怕你忘记了我。"

       朱元璋柔情的说:"怎么会,妹子对我好,我怎么会不知道,妳还淮备为我赤身露体,在冰天雪地去捉闪电鼠为我解毒,妹子如此为我,我真是几生修到,又怎会负妳。我答应妳,我今天先回去准备一切,待我和妳师兄把虎吼寨攻破后,我便亲自来接妳回滁州,再与妳共谐秦晋,此后长相斯守,可好?"胡雪娟满意的点头,两人互相拥抱后便依依惜别。常遇春和若兰也来送行,若兰把一封家书交给小朱,拜托他转交给书生。众人挥手相送,朱元璋双脚一夾,马儿快步的向滁州方向而去。

      小朱在回程时,再到常平山考察地理情况,把虎吼寨后面的山峰高度,大约地形也留心观察,一一记在纸上。细心对照后。他便立刻赶回滁州城,人未到护城河,便听得锣鼓喧天,城门已大开,书生,罗汉手及徐达领着诸将已列队迎接,相拥入城,好不威风。他入城后看到城中百姓及军队在两旁欢迎他,热情的呼叫,他心想,原来人有地位,受人欢迎的感觉是这么好。我将来贵为天子,万民向我叩拜,高呼万岁之感觉,不知又是如何的呢!

      当天晚上,与诸将及书生罗汉手等人联欢,大宴将士,筵席间,各将领纷纷报告军中情况,朱元璋见各将尽心尽力,把工作做得细致,非常高兴。他以主帅身份,对各有功的将领一一嘉赏。第二天中午,他在主帅帐中把徐达及李善长召来帐中,三人讨论有关军中事务。小朱对徐达说:"徐大哥,我信中吩咐你准备三千张帆布,情形怎么样,二十日内必定要尽备好。"徐达恭恭敬敬的说:"我已派人到各地捜罗,三千块不是小数目,现在还很难说,但相信亦很难达标。至于粗绳索,已加紧派士兵连夜加班。相信绳子应该没有问题。今天特来向朱帅报告。”

      朱元璋想了一会说:"多派人手到附近采购帆布,要是不够的话,把军中帐蓬折掉,总之限期一到,我必须三千张帆布,此事不能掉以轻心,抓紧去办。另外再从军仕中选择出三千精兵,以身材廋削及轻功较佳为首选。三天后我亲自来检查,赶紧照办,不能有误。‘徐达好奇的问:"朱帅,现在滁州无风无浪,也不見有敌人来犯,能否告诉我这些帆布及精兵有何所用。"

       李善长也忍不住发问:"对,我也有此疑问!三千精兵,必须轻功好的,用意可在?"朱元璋神情诡橘,示意他们把头靠近一些,低声的说:"两位兄長,我尽备进攻虎吼寨,这便是我所说的天兵天将。"李善长"啊"!的一声说:"朱帅是准备以精兵作纸鹞,但只有三千人,能成事吗?你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吧!""当然不止三千,还有秘密后著,山人自有妙计,你们先好好配合,我日后再跟你们说,暂时还须保密。"朱元璋故作神秘的说。徐,李兩人却是面有怀疑之色。

      小朱把若兰给书生的家书遞给徐达说:"这是你朋友的家书,是他夫人在同州托我转交的,烦你代交给他。"他转头向李善长说:"李才子,我曾听白莲教的口号:「什么满城都是火,州官没处躲,城里没一人,红军府上坐」。我感觉这口号有点不知所谓,被人有一种不学无术,见死不救,巿井文化的感觉,我欲借君子之才气,给我作一段比较威武及人性化之口号。要强调出红巾军的理念及宗旨,使人感到红巾军肩负着救国救民,崇高的使命感。我给你十天时间,请快回去细想,我要在出兵攻打虎吼寨之日,军士齐声朗诵,以表心织,以壮声威。

      两人欲行礼告退,朱元璋对他们说:"兩位参加义军之时间比我长,严格来说是我的前辈,是我的哥哥,以后没有其它人的时候,不用拘这礼仪。大家兄弟相称便可。徐大哥,我看来访你的书生及和尚均是热血男儿,而且武功也不俗,你把信交给他的时候,可以言语试探,看他们是否具有为国为民之心,对我朱氏义军有什么意见。"徐达毫不犹疑的道:"他两是我十多年之知交,他两的心思我最清楚,他们以往所以不参加红巾军,其一是不喜欢郭子兴此人,其二是意欲访寻明主,再作终生效力。他两均是热血男儿,忠肝义胆,我敢以性命担保。"

       朱元璋听罢,故作沉吟了一会,对徐达说:"这样吧!既然是徐兄弟担保,明天早上,请他两到此来找我,军中正用人之际,看他两武功不弱,非池中之物,既有一腔热血,不能隐居山林,白了此有用之少年头。驱除胡虏,此其时矣!你两回去把我交给你们的事尽力办好,不能轻率。需知军令如山,兄长也不能例外。”两人拱手作别,各自忙活去了。

      :::第六十八回完:::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