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浅世花弥第100章   低语之城(五)

    第100章   低语之城(五)

    作者:墨蚨    

      冰蓝的蝴蝶轻盈地停在了画芥的食指尖上。

      出生在遍地熔岩与烈火的炎都,又在冰雪封天的冰都长大,小姑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无比美丽的同时又无比脆弱的小东西,那轻盈的半透明翅膀,仿佛她碰一下就会碎成亮晶晶的粉末。

      “这就是蝴蝶呀。”她轻声感叹着,甚至不敢动一下手指,停在手指上并拢双翼的生物太过渺小,无论是对于龙形的它来说,还是对于人形的她来说。

      画芥盯着蝴蝶用来扒住她皮肤的小脚脚,突然又觉得这漂亮的小东西有点可怜兮兮的。

      “是啊。”御魂暮鸢笑着回答她。

      冰莹的凤尾蝶扇了扇翅膀,从画芥指间飞离了些许高度,双翼一振,蝴蝶的身体与翅膀同时展开与变化,最终幻化为一朵小花。

      “啊,这是睡莲!二小姐教过我!”画芥晃了晃悬挂在栏杆外的双腿,开心地嬉笑道,漂浮在空中的睡莲渐渐落在她的手心,皮肤接触的地方传来落雪一般的冰凉,而这朵冰雕的小睡莲却没有如同雪花一般在她手心融化。

      “咦?这又是什么?”

      睡莲变成了某种她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的东西。

      “是人鱼。”暮鸢说。

      “人鱼……”画芥看着浮在手心上方抓着自己尾巴打转的生物,对那小小的人鱼脑袋两旁生出的小翅膀一样的东西十分好奇,那难道也是它的鳍吗?

      “那它到底是人还是鱼啊?”

      “……”

      二少主璇理一手撑着下巴,歪头看着窗外,一向白雪皑皑的院落中央,红漆的亭子里,她的小侍女画芥正玩得无比欢乐,继续缠着她的欢乐源泉,而御魂暮鸢那货自从醒来之后就进入了无聊模式,整天晒晒太阳看看书,没太阳就看雪发呆,十足咸鱼的养老生活,这会儿有画芥在一边不停闹他,他倒也不嫌烦,也陪着闹腾,用冰雪幻化出各种会动的冰雕给小姑娘玩。

      “哇哦!我猜这是雪妖精!原来雪妖精是这个样子的!”画芥又小小地惊叹了一声,双颊兴奋得红扑扑的。

      璇理叹了一口气,“你说,芥儿是不是也到那个年龄了。”

      坐在对面书架下的璇炽闻言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一脸哀愁的璇理,这才反应过来,不由低笑一声,“你实在是多虑了,芥儿在那家伙眼里就一小孩儿,你也知道那丫头对你有多忠心,另外,画芥对他那么亲近,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

      璇理哦了一声,没有去追问那个“别的原因”,她分明看到了说出这句话的璇炽眼底一闪而过的哀伤,她知道璇炽只会为了一件事哀伤。

      他曾经的龙。

      所以璇理不再问了。

      “你不用总是那么担心地紧盯着,御魂暮鸢这家伙,虽然是个十足的混蛋,毫无同理心,冷血,没有感情,干的事人神共愤天理难容遭雷劈……还有什么词来着,哦对,还有‘暴君’,不说我都忘了他曾经还当过妖族的皇帝呢,”璇炽把以前听别人用来形容那家伙的词全都念了一遍之后,又慢悠悠地补上一句,“但他本质不坏。”

      “……都这样了他还‘本质不坏’?你怎么知道的?”璇理不由好奇。

      “如果他想坏一下,这世界就不是你现在所见到的样子了。”璇炽说得十分真诚。

      “那他名声那么差?在我看过的史册和典籍里,他就没有一个正面评价,除了‘疯子’这个词,我觉得勉强算中性的,”璇理回忆了一下,“呃,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形容,书上说他是心狠手辣的魔头!救命,他明明是个妖好不好。”

      璇炽笑了一声,他知道璇理这话是故意逗他开心,最终他摇了摇头,说道;“即使目的和意愿最初无比单纯和美好,可最后的结果却事与愿违的还少了么,他只是初心和结果偏离得比其他人远一些而已,你知道的,世事难料。”

      璇理沉默了一会儿,扯了扯嘴角,“好吧,照你这么说,他真的偏得不是一点两点,按照我从书上看来的结果和你所说的不坏,那货根本就是闭着眼睛瞎撞,才能得到这么惨的评价。”

      璇炽摇了摇头,看起来有些无奈,“其实,就结果而言,‘御魂暮鸢’做得已经足够好了,你看这一千多年,世间所有种族都在往好的那一面发展,单看现在,你绝对想不到一千年前这个世界是什么样。”

      璇理活得没有璇炽那么久,确实没有也无法亲眼见识一千年前听起来不太友好的那个世界有多残酷,但她觉得一千年前的冰都肯定还是这冰天雪地的鬼样子,不然它也不会叫“冰都”了。

      真不知道这座都城被冰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多久以前。

      “可他干的坏事一定比好事多,不然史官们不会全都那么写,又不是约好了。”璇理其实已经放下了大半成见和防备,但她就是想跟她哥在这点上多纠结一下。

      璇炽也明白,他听懂了对方那有点赌气的话语,便也没有回答得有多深刻,只轻笑道:“还是那句话,因为世事难料,而他终究不是通晓万物的神明。”

      “神?神真的通晓一切?可他们已经有近千年没有降临这个世界了。”璇理嘟囔着,同时腹诽着怎么又是一千年这个坎儿,有这么巧的吗。

      璇炽眯起眼,笑道:“这是好事,等他们真的出现在你面前了,你不会高兴的。”

      这一次,璇理不敢说自己到底有没有听懂她老哥话里的深意,二少主盯着她长兄微微眯起的双眼,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就像这一次一样,有时候璇理觉得自己对自己朝夕相处的血亲已经足够了解了,可璇炽总是猝不及防地让她迷惑,她猜是璇炽那几百年自己未曾参与的故事和时光造成了这份隔阂,她无法了解这份距离中所有的历史,毕竟数百年,就算化作概括和一个个的“然后”,也太长了。

      “好吧,那不谈这个。”最终还是璇理先放弃,她翻开手边的账本,一边核对审查着,一边貌似不经意地问道:“那件事儿你查得怎么样了?他们有动静吗?”

      璇炽摇了摇头。

      “这么沉得住气?”璇理皱眉,“所以……他们的目的还是老三的仪式?”

      “恐怕是的。”

      璇理捏了捏眉心,“这可不好办啊,你们魔族向来性子直,凡是遇到弯弯绕绕的就转不过来,这次居然被抓着天生性格缺陷钻了空子,连动乱和流言的源头都查不出来,而我几乎可以想象你那些耿直的士兵们是怎么被忽悠得找不着北的。”

      “……”璇炽无语了很久,才看着璇理,无情地指出了真相:“你也是魔族。”

      “可这事我没法亲自去做,每到这种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可以复制我自己就好了,复制一堆‘璇理’,那什么事儿都好解决了,至少我有脑子。”说着,璇理瞧了一眼璇炽,后者正一脸无奈地笑着,又补充道:“好吧,你也勉强算有脑子,可是文书类麻烦的工作都是我在做。”

      璇炽蹲了一会儿,才应道:“我尽量赶在仪式之前处理好这件事,把‘他们’找出来,但前提是,‘他们’真的存在。”

      璇理猛地盯向璇炽:“这话什么意思?”

      璇炽叹了口气,“我是相信你的,璇理,但不是军队里每位士兵都像我一样相信你,他们甚至不知道最近我交给他们这些任务是为了什么,他们觉得……”

      “他们觉得是我多虑了?”璇理瞪大了眼睛。

      “……是的,他们怀疑你的决策是否正确,怀疑我们所面临和搜寻的敌人全是你的臆想,毕竟,从你收到那封来路不明的密信、我们开始筹划这件事,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而这一个多月,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线索。”璇炽的语气依然不紧不慢,他本身是相信璇理的,因为他知道璇理不会开这种玩笑,可他的目的不是和璇理吵起来,因此,他只能试图用这种沉稳得有些慢悠悠的语气来让璇理心平气和一些。

      璇理闭了闭眼,冷静了一些,“军队那边的搜寻,先撤了吧,只让城里的守卫还继续盘查,说得好听,怀疑我?那几个老家伙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姓璇,他们是在趁机拉你下水,我不能让你在这种关头失去军队的支持和信任。”

      “你知道我不在意那个。”

      璇理摇头,“先前是我冲动了,冷静想想,如果那封信是老家伙们为了让你减弱在军中的威信而设的局,哼,那他们可真够胆的,我们璇老爷子还没死呢,可如果不是……”璇理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这种全然的未知,我没法不急。”

      咚咚。

      璇理正头大,忽然听见窗子被敲了两下,她抬起头,正看见站在窗外的御魂暮鸢,对方一手还维持着扣窗格子的姿势,瞧见璇理看向他,御魂暮鸢放下手,抬了下头,弯着眼笑道:“需要我帮忙吗?”

      璇理先是一愣,而后笑了一声,“你?你自己都还被虚无盯着,被困在我们冰都呢。”

      御魂暮鸢侧了下脑袋,瞥了一眼一旁的璇炽,又笑眯眯地转回璇理:“我以为你们刚刚那长篇大论的烦恼是故意被我听到、想让我帮忙的?”

      璇理顺着看了一眼璇炽,后者还是挂着平时那副平易近人的笑容,二少主突然觉得自己又看不懂她哥了,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她看向御魂暮鸢,少年刚从窗台翻进来,拍着手上身上的雪。

      “你听到了多少?”璇理不死心。

      “……”御魂暮鸢眨了眨眼,“画芥很像玘儿,你不用担心其他的。”

      璇理看璇炽:“玘儿是谁?”

      “他妹。”璇炽答。

      “所以你全都听到了?”璇理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依旧笑得没心没肺的少年,她觉得自己心中对于这货的认知再次刷新了。

      御魂暮鸢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只等着璇理的下文。

      “……我不知道那货是不是故意的,”璇理指了指璇炽,“我是真不知道妖族的耳力也这么好。”

      “不是耳力,”御魂暮鸢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冰都这地方,满天满地都是冰雪,都是我的媒介,我想不知道都很难,如果我灵力恢复得够多,你们要找什么,我分分钟给你们找出来。”

      璇理彻底愣住了,她怎么就忘了,面前这家伙,可是水系的天伶啊,冰都的魔族大多是火系,他们看不见充斥着这方天地的雪妖精,可这家伙不一样,他甚至能号令这群妖精,让它们成为一支隐形的搜查大军,而且,最细思恐极的是,鬼知道冰都有多少雪妖精!

      “那、那你灵力够多吗?”璇理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御魂暮鸢连忙打住了二少主可怕的脑补,“等下,我只是给你举个例子说明我不是靠五感,还有我希望璇二小姐你回忆起来几天前我还处于濒死状态这件事?我现在几乎是个半残好不好,感知范围没有那么大。”

      璇理瞬间被打回现实,“那你还有多少灵力?”

      御魂暮鸢咳了一声,视线飘向了窗外,“勉强够我活着。”

      “那我现在补一刀,是不是就能载入史册了。”璇理十分冷漠无情地说道。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