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浅世花弥第99章   低语之城(四)

    第99章   低语之城(四)

    作者:墨蚨    

      夜晚终于降临了这片广袤的雪域。

      冰砌的城池开始亮起朦胧的灯火,映在冰中的光晕偶尔闪烁,像是一片星空被永冻在冰川里。

      夜幕中,有雪花飘落,它们翻转着光与暗的明灭,以短暂的交锋,划过了灯光的视野。

      偶有雪花落在透明的灯罩上,贴了上去,一片又一片,便织出了冰花的纱笼。冰都的女孩儿们常在夜里往窗台上放一盏白琉璃的灯,次日清早起来,若是看见自己的灯上多了一层雪花织就的纱,便能高兴许久。

      那是雪神赐予他们的、象征着幸福的礼物,仅属于冰都的礼物。

      女孩儿们如此深信着,并将冰灯教逐渐发扬光大了起来。

      “这是什么诡异的都市传说?”起初,画芥听到此类传言时颇为不屑,“还有冰灯教是什么鬼?”

      直到某一天,她看到了璇炽手中提着的小灯。

      “哦,你问这个?包子店的小姑娘送的,我记得璇理小时候很喜欢这些小玩意儿,便收下了。”璇炽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灯。

      小小的灯在小姑娘眼中划过流光溢彩的星芒。

      包子店的小姑娘是谁已经不重要了,画芥的重点全集中在了璇炽的后半句——璇理很喜欢。

      于是,满腔憧憬与热血的画芥,每天早上天没亮就爬起来,偷偷放一个小冰灯在二小姐的窗台上,甚至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冰灯教内人士透露:他们冰灯教的教主已经易主了,似乎是一头炎都来的混血龙,咳、我不能说更多了。

      璇理则看着窗台上那每日必达的小灯十分无奈,谁说她小时候喜欢的东西现在也仍旧喜欢啊?黑历史不要提好嘛!璇炽那家伙……

      二小姐又睁开一只眼瞄向了窗台上亮闪闪的灯,看到了上面雪花交织的纹路,叹了口气,嘴角带着无奈的浅弧。

      算了,还蛮好看的。

      昨日又是一场大雪,要说在冰都有什么最不稀奇的事,那就是下雪了。

      画芥照常一大清早便摸了起来,披好她厚实暖和的大斗篷,戴上帽子,便出门了,出了门去也没急着走,还先去她的窗台外边提了一盏小灯,才轻悄悄地推开院儿门出去了。

      雪后的清晨,天地间一片静谧,画芥踩着深雪往二少主那儿走去,帽子上细细的绒毛轻抚着她冻得发红的脸颊——她始终是一头怕冷的龙,幼龙更甚。

      这时雪已经不再下了,只偶尔听见枝头的积雪打落在地的声响。

      走到璇理住处的时候,二少主的房间门口却已经有人了。

      她居然不是第一个到的。画芥心想,又走近了几步。

      那人也像她一样,裹着很厚的斗篷,戴着宽大暖和的帽子,坐在屋外的栏杆上,面朝那片白茫茫的雪地,就那么安静地呆着,一动不动。

      画芥看了看那家伙的背影,又转头看向了另一侧紧闭的房门,门内是璇理少主和璇冥,她闻得出来,毕竟炎龙的嗅觉还是很灵敏的。

      她想了想,往前走了几步,脚步加重了一些,“你在这里做什么?找璇理少主的么?”

      那家伙这才侧过头来看她,这也让画芥看清了对方的脸,她似乎有些熟悉对方的味道,但不太想得起来她在哪里见过对方。

      “你是谁?”画芥并不讨厌对方,她甚至觉得那家伙的味道闻起来给她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御魂暮鸢。”那家伙说。

      “奇怪……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画芥把手里的灯放好,坐到了对方身旁,全然一副毫无戒备的样子。

      御魂暮鸢笑了一声,“可能在你还是颗龙蛋的时候听过。”

      画芥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是条龙?我明明把气息隐藏得很好了。”

      “我对龙也很有研究。”御魂暮鸢说。

      “大少主明明告诉过我,说这个世界上的龙已经不多了,你要怎么‘很有研究’?难道你认识很多的龙吗?”画芥问。

      “……不,算上你,只认识三位而已。”

      他用“位”来形容龙类,而不是“头”或者“只”那种无礼的叫法。看着面前这除了名字有点耳熟其余一概不明的家伙,画芥心里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一截。

      “正如璇大少主所言,这世上,龙已经是稀有物种了。”

      画芥歪了歪头,她记得大少主曾经跟她讲过,“是因为炎都的屠龙令吗?”她问。她知道这也是为何当初璇炽会找到她,并带她远离炎都的理由。因为炎都那一条霸道的政令,她不得不逃离了自己的家乡。那是画芥来到冰都很久以后才知晓的事情。

      听到炎都的屠龙令,御魂暮鸢怔了一瞬,随即化作一声了然的叹息,“不是哦。”

      “那是因为什么?”画芥追问道,对于自己为什么找不到同族这件事,她还是很想知道理由的。

      “芥儿。”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传出二少主有些清冷的声音。画芥回头看去,正是璇理走了出来,三少主璇冥跟在后头。

      画芥听出了璇理声音中的戒备,也知道那戒备是对着自己身旁的少年,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如果不是因为气味闻起来不对,少年带给她的亲近感甚至让她以为自己终于遇见了同族。

      视线落到璇冥身上的时候,画芥陡然想起来了,身边这个名为“御魂暮鸢”的少年,不正是先前三少主捡回来的那只妖族吗。

      这时,画芥终于发现了问题,站在璇理旁边的三少主给她的感觉,跟往日不同了,哪怕璇冥脸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可陪着他们三少主一起长大的画芥却发现了这细微的差别,而这微小的差别,璇理自然也发现了,兴许这就是璇理对身边的家伙满是戒备的理由——是这个叫作“御魂暮鸢”的少年造成了璇冥少主身上发生的变化。一瞬间,想清楚这些的画芥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芥儿,过来。”璇理又喊了她一遍。

      画芥这才从横栏上跳下来,抱上她的小灯,跑到了璇理身旁。

      “厉害啊,这才多久,差点又被你拐跑一个。”这话是朝着御魂暮鸢说的,二少主的语气带着些不客气。身旁的画芥注意到了那个“又”。

      御魂暮鸢侧了侧身,甚至懒得从横栏上站起来,眯起眼笑道:“二少主这么不相信我了?明明昨天还能说出‘悄悄告诉你’这种话。”

      璇理眉头抖了抖,看起来有些气结,“因为那个时候璇冥还是正常的,你这家伙到底对我弟做了什么?他现在总让我觉得这是个假弟弟。”

      “……就结果来说,你有了二十多年假弟弟。先前我说过,三少主中了蛊毒,现在我把他蛊毒解了,就这么简单。”御魂暮鸢说这话时,璇冥看了他一眼,却没有作声。

      璇理一脸不敢置信,“这货中了二十多年蛊毒?娘胎里带出来的毒吗?咦,难道说四妹夭折并不是意外,而是……”二少主自己说服了自己。

      其实御魂暮鸢也没想到有这茬,他甚至不知道冰都这家子在璇冥底下还有个妹妹,但对于二少主那自己说服自己的行为,他乐见其成,自己还少费些口舌。

      大体上,璇理已经被自己的脑洞折服了,可她仍在挣扎,“有这种事……”

      “不信去问璇大少主。”御魂暮鸢说。

      “他也不是啥都知道啊。”璇理说。

      “你把我的话复述给他,你看你们大少主信不信。”御魂暮鸢眨了下眼。

      璇理看向对方的眼神顿时意味深长了起来,“我怀疑你拐带魔族这么熟练是有前科的,我更怀疑我哥就是你的前科。”

      “别胡说,我从来不用那种低等的法术。”御魂暮鸢为自己开脱。

      璇理一脸卧槽,“那种低等的法术?你指什么?”说着,二小姐一把拉住画芥,往后退了两步,试图退出对方的施法范围。

      御魂暮鸢直接故意曲解对方后退的两步,笑嘻嘻道:“二少主好走不送。”

      璇理抱起画芥转身就跑。

      见那二者走远,直至消失在视线中,璇冥这才看向御魂暮鸢,开口道:“蛊毒?”

      “哈,我总不能真的告诉他们,说你家的三少主灵魂残缺了二十多年,刚被我修好了吧,那样他们真的会控告我把璇冥杀了,然后做了一个假的替换上。”

      璇冥一时都无语了,对方这段话槽点实在是太多,他都不知道该接什么。

      好在御魂暮鸢自己接上话了,“二少主找你谈了什么,这么久?”

      “……确认我不是个假的璇冥。”三少主的话语里甚至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

      御魂暮鸢笑了一下,“结果呢?”

      “如假包换。”

      “……如果我是你姐我也会怀疑你是个假的……”如此无奈一句之后,御魂暮鸢已经换了话题,“你还有个早夭的妹妹?”

      璇冥闻言愣了一下,“你这伤疤揭得有点突然了吧?”

      “你介意吗?”御魂暮鸢侧头看了三少主一眼。

      璇冥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她叫什么名字?”

      “璇沐。”

      “我记下了。”

      璇冥顿了顿,没有继续问对方要一个名字做什么,转而问道,“先前,画芥问你,你说龙濒临灭绝,并不是因为炎都的屠龙令。”

      “你听到了呀。”御魂暮鸢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你提起这个,是想知道其中理由吗,三少主?”

      “是。”

      御魂暮鸢眯起了眼,笑意却从他脸上逐渐消失了,他抬头看向上方一片清寒的天空,连呼出的雾气都失了暖意。

      “就像当初的精灵族一样,龙类的消失,也是因为,他们被神抛弃了。又或者说,他们已经创造出了最好的那头龙,换做是你,你还会需要其他的那些不听话又碍眼的残次品吗?”御魂暮鸢反问道。少年的眼中蕴含着比外面的冰雪更加冰冷的神色,他盯着璇冥,仿佛是执意要对方回答。

      “会,”这次璇冥没有思考很久,这么快就回答使得御魂暮鸢倒是愣了一下。

      “因为,画芥就很好啊,为什么不需要?”

      听到三少主如此耿直的理由,御魂暮鸢不由笑了一声,不知真假的笑意再次回到了这个少年的脸上。

      “那小丫头听到你这么说,会很高兴的。”他说。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