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将门虎子第71章   

    第71章   

    作者:文尧    

      过了一会儿,穿着各式官袍的官员们一个接着一个,鱼贯而出,还没出门就向外张望,都想一睹这位素未谋面的尚书大人的真容。

      待所有官员全都出来后,为首一位官员走到蒋进昆面前,躬身一礼:“下官尉迟悟蔺参见尚书大人。”紧接着,身后的众位兵部官员全都躬身施礼:“下官参见尚书大人!”

      蒋进昆笑了:“众位皆是同僚,不必多礼!跟我蒋某打交道,不必过多拘泥于礼节。”说完,对尉迟悟蔺说:“尉迟兄,好久不见啊!最近如何?”尉迟悟蔺也笑了。

      两人就这样说笑着,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兵部衙门。

      尉迟悟蔺一摆手,让官员们回各自的职房,自己带领着蒋进昆和孙桓进了兵部尚书职房。职房里早有专人打扫过了,干干净净,桌上没有一点灰尘。蒋进昆笑道:“我当这个尚书当了这么久,还头一次来到我自己的职房呢!”尉迟悟蔺也笑了:“可不是吗?蒋大人您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整天不是在边塞就是在前线的,连这么好的职房都没享受过,也真是可歌可泣啊!”说着,两人仰天大笑。

      笑罢,尉迟悟蔺问道:“这次段干兄没有来吗?”

      “湖广那里总得有一个人管着吧,于是他就留在湖广了。”

      “原来如此。走,您难得来一趟,我请你喝酒去!”

      “走!就去凤凰楼!”

      蒋进昆、尉迟悟蔺和孙桓三人一身便装打扮,出了皇城,上了大街。

      虽然天上还飘着雪,但是入夜的南京城依然非常热闹,灯火通明,街上车水马龙,来往人群络绎不绝;叫卖声、车铃声不绝于耳。眼前的景象再次勾起了蒋进昆儿时的记忆:那时母亲搀着自己,在夜市上穿行着,自己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望着远方的皇城,听母亲讲父亲的故事。

      而现在,母亲和父亲都已不在了。

      拐了一个弯,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巷口。街口处那座富丽堂皇的酒楼,门头上“凤凰楼”的金字招牌还向往常一样散发着金光。三人走进酒楼,大堂里人山人海,全是食客,十分拥挤和喧闹。伙计和堂倌都跑上跑下,竟然无人顾及蒋进昆他们。

      恰巧凤凰楼的掌柜从正对大门的楼梯上走下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蒋进昆,他连忙飞也似的跑了下来,躬身一礼:“小的不知蒋大人登门,伙计招待多有怠慢,还请大人见谅。”蒋进昆摆了摆手,笑道:“算了算了。知道你家生意好,情有可原。给我一间雅座吧。”“是!您楼上请!”

      待三人坐定,尉迟悟蔺对掌柜的说:“今天蒋兄难得回来,你们家什么好吃给我上什么,再给我来几坛好酒。”“是是是!”掌柜照吩咐下去办了。

      待酒菜全部摆上,蒋进昆才发现自己已经半天没有吃东西,于是也不客气,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他端起酒杯,一边饮酒,一边向窗外张望着,巷子的尽头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蒋记猪肉脯”的“蒋”字在酒楼灯光的照射下还能隐隐约约看见。

      正在这时,从黑暗中闪出了一个黑影,向巷口走去。蒋进昆眯起了眼睛,觉得这个身影熟悉而又陌生,却又想不起来。正思索着,他便冲下了楼,来到了巷口。而那身影却已早已不见。蒋进昆茫然地站立在雪中,两眼迷茫。此时尉迟悟蔺和孙桓跟了下来,询问蒋进昆有何事。蒋进昆摇了摇头,又重新上楼去了。

      酒足饭饱以后,蒋进昆告别了尉迟悟蔺,在孙桓的陪同下,回到自己在南京的宅邸。

      雪仍不见小,此时蒋进昆面前的,是一座陌生的朱漆大门,门头一块匾额上端端正正几个楷字:“兵部尚书府”。门前的台阶上积雪很薄,还有出入的脚印,很显然是仆人出入时留下的。

      孙桓对着自己的手哈了哈气,走上台阶,轻扣门环。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啊?”孙桓痰嗽一声:“兵部尚书蒋大人到!”顿时,两扇大门都打开了,从宅子里跑出五六个仆人,男女老少参差不齐。他们一看到孙桓,连忙“呼啦”一声全部跪倒在地:“奴才不知蒋大人到来,接驾来迟,望大人恕罪!”孙桓厉声道:“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我可不是蒋大人!大人在我的身后,你们跪错了!”这些人一听,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连滚带爬地来到蒋进昆面前,磕头如捣蒜:“大人饶命!奴才有眼不识泰山!大人饶命!”蒋进昆哈哈大笑,也不和他们计较,摆摆手,让跪着的人都起来;然后对孙桓一招手,两人走进府去。

      这一夜,蒋进昆在床上始终辗转反侧,无法入眠。那个身影到底是谁?是父亲?是丘文风?不可能!他们早就已经离去了。那到底是谁?

      那个身影一直伴随着他入梦,久久挥之不去……

      “当,当,当……”清晨,雪已经停了,晨钟之声悠扬地传遍南京的大街小巷。在大雪中沉睡了一宿的皇城早已变成了一座冰雪的城堡,显得更加威严肃穆。

      洪武门缓缓地打开了一条可供一人一马通行的小缝,从中挤出了一匹马,马上端坐着一个小太监。出了门来,他一打呼哨,催马奔西北方向去了。

      兵部尚书府的仆人领班老王头刚刚被钟声吵醒。他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一句;掀开被子跳下床来,换好衣服,提起墙边的水瓶,走到了院子正中的天井里。刚准备去打水,突然,只见眼前寒光一闪,吓得老王头就是一激灵,睡意顿时全没了,手里的水瓶也扔在了地上。他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自家尚书老爷在练剑。

      蒋进昆似乎没有注意到老王头,仍在那自顾自地比划着,一招一式,咄咄逼人。当他练到一招“丹凤朝阳”时,就在那一闭气的功夫,突然只觉得胸口一闷,喉咙口发咸,剑顿时就脱手了,“嗖”得飞翔门口,飞出敞开的大门“噌”一声正插在大门口的积雪里,吓了刚准备进门的小太监一跳。蒋进昆“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跪倒在地上。打水回来的老王头一看,赶紧把水瓶扔了,一把扶助蒋进昆。

      这时,小太监已几步跑了进来,展开手中的卷轴,朗声喊道:“圣旨到!”……

    作者大大的话:

    开学了,加油!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