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混沌执法者第33章   解药我答应你一定对你好

    第33章   解药我答应你一定对你好

    作者:西风树影多婆娑    

      虚子琪左手持持壶,右手小心的在控制着火焰,额头满是大汗表情却是乐在其中。眼看着那汤药快要凝结成固状谁知却有人突然闯入。

       只听嘭的一声壶碎了,只见那液体四溅,浓稠的汁体顺着虚子琪的手指缓缓留下,毫不留情的掉入地上,任虚子琪怎么挽留都不带回头。虚子琪黑着脸看向来的人,不带一丝顾虑的开始疯狂追击。一阵炮轰将药堂弄的是乌烟瘴气。

       张悦不敢回头去看药圣的脸,也不敢多喘息带至一下,他只知道现在他必须逃命,要知道药圣可不是好惹的,但是,主子的命令也是不能随便违背的啊,可是主子的解药就快不行了啊,张悦觉得心累,也就这么一想的时间只听轰的一声,张悦觉得后背一股凉飕飕的冷风开始上下两窜。张悦不敢后头看,更不敢停下,可是一想到主要人的命令,也只能硬着头皮的停下,看着后面弱不经风还在喘着粗气恨不得从地上爬过来的虚子琪。不知怎么的张悦就是特别想笑,一想到叱咤风云的药圣什么都会就是不会轻功,他就觉得可笑。

       看着定下来的人,虚子棋一招量流指,就定住了笑的面目扭曲的张悦,随后一招化骨掌,掌风掩面而去。张悦惊呆了,连笑都忘了收回来,咧着嘴大喊一声,“好汉饶命,主上救回来一个人,能解公子体内的毒”。话是说完了可那招式却未停止只是化作了寒冰掌,一下子就冻住了那咧着嘴大喊的傻缺。虚子棋漫不经心的走过张悦的身边,整了整衣衫对着冰块里的傻缺说句活该,便走了。这一走像是一道风来无影去无踪,只留下凌冽的冰块屹立不倒。

       弹指间不过清风拂面,虚子棋就来到了床边,看着伤势严重的人,还未等自己开口,万豺就自己说起了这个女人的由来,虚子棋看了一下红衣女人的伤势,当即拔下了那柄带着古朴花纹的刀,无论怎么使力这柄刀都纹丝不动,没有一点要脱落的迹象。“不要在拔了,这柄刀已经融入她的身体了,这柄刀有剧毒,沾染了她的血后对你我来说就是解药”。

       只是一个侧脸,虚子棋看呆了,他心里是爱慕他的,可是这到底是爱慕还是家主为了拴住自己在内种下的染青花的作用下所产生的幻觉,他自己也不清楚,只要他一想到离开或者深想,那种头痛就会呼之而来,连全身的经脉都在皮肤下像虫子一样扭动起来,他害怕极了。可是一听到解药,他就觉得热血沸腾,他们须弥世一族已经被万家控制了几千年了,他们祖祖辈辈,都会在幼儿时期饮下染青花,这样伴随着年岁和功利的增长,染青花的蛊会越来越深,与血液骨骼融为一体无法分离,但是解药就在眼前了,须弥世也可以脱离万家掌控,重新隐士归林,这是一个好机会,他可以趁着万豺不备在解药里下毒,反正,啊不能再深想了,脑子开始抽动了,当务之急是炼制解药,摆脱万家。

       看着虚子棋忽明忽暗的眼眸,万豺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是他的友人,亦是自己的兄弟,怎么说都是万家的错,因为染青花的深入,祖祖辈辈血液里都潜藏着心魔,就算没有染青花到了而立之年他们须弥世一族就会自然死亡,万豺心里是想虚子棋好的,反正自己早就想好了,无论自己死还是活,他都要做好准备为须弥世一族归隐山林做好打算。

       “阿万,你在想什么呢?她怕是活不了几天了,我们得抓紧时间提早用她炼丹”。虚子棋故作亲昵的来到万豺身边轻声说道,看到他的侧脸,这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真心。

       “你看着办吧”。只是五个字万豺说的十分用力,像是随时要去,身上的狐裘被虚子棋紧了紧。随后便瞌上了眼,不愿多说一话,待虚子棋走远了些,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了一句“张悦去哪了?”虚子棋捏了捏自己的衣袖,皱着眉头,鼓着个脸想了想说道:“三日便归,”莫了还不死心的补了一句“看他着急下山,怕是有什么急事,我猜他定是汇山下的姑娘去了,阿万你就不要担心了,好好养着,等我的解药。”说罢抱着那红衣女子便走了。

       “不要伤她性命,我答应她让她,走的痛快”万豺再次闭了双眼在不开口。

       虚子棋一路闪现至草堂,将红衣女子扔在桌子上,立马开始抓药,拿着玄冰刀割开了魏子迟的手腕,用原力做了一个碗,盛满鲜血,他对着就是一口饮尽,不知道是不是鲜血太过炽热,总觉得胸腔内有一股子热气在往下沉,越是往下身体越是疼痛,难以形容的这么,瞬间就让自己像是火一般燃烧了起来,他能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到最后变成了一撮灰,他在上面看着自己的肉体烧成了灰烬,他有些慌了神,一定是万豺骗了自己,还为思考什么,自己的身体又回来了,只是一个瞬间就像是被拽了一下,掉落的瞬间眼前被一片黑暗。

       被粗鲁的扔在桌子上魏子迟动了动手指,有着要苏醒的意识,可是无论怎么挣扎就像是陷入梦境一般,没有一点支撑的精力,忽然心尖一滴水滴落而下,一个起身便坐了起来,抬眼适应了阳光的明媚,看着陌生的四周,看着地下躺着的人,魏子迟像是着了魔一般说了一句起来吧,说来也怪,只是这一句,虚子棋变苏醒了,他的脸色惨白,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看着坐在桌子上俯视着自己的红衣女子,虚子棋动了动手指,就要发起进攻。

      看着一脸惨淡的虚子棋,魏子迟开了口“我劝你不要动手,否则经脉逆行你会像我身上的石片石化然后腐烂。”果然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虚子棋就放弃了进攻,只是默默地看着魏子迟身上的光亮,默默注视。

    作者大大的话:

    感谢那些一直以来追我文章的小伙伴们以及大伙伴们,谢谢你们的支持,西风大大在这里保证,西风绝对是不会弃坑的。好啦言归正传给我票哦,要收藏哦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