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一骑红颜笑第62章   于苦之时

    第62章   于苦之时

    作者:鼓瑟流鱼    

      秋鹤离开之后,戎戟在酒馆大堂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了,他要了一壶高粱酒,默默地自斟自饮起来。这样一个人喝酒,想一想还是第一次。

      戎戟开始不安,又突然有些无所适从。之前,戎戟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不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即使是在尚且青涩的十四岁,他也能毫不犹豫的默默刺死一个出卖王府消息的侍卫,干净利落。

      他不可能直接去质问大哥,若大哥有心压制自己,即使去问也不会得到任何满意的答案,反而会引起大哥的警惕。戎戟苦恼极了,他突然因为自己对大哥这样恶劣的猜忌感到羞愧,可他又无法安稳的找到否定猜忌的理由。

      星晨在外面折腾了一天才诱捕到一只幼蛛,这个时候已经累得腰酸背痛了。她原本行色匆匆的想回酒楼吃饭,却在这时瞥到了酒馆里喝酒的熟悉身影,俊逸的剑眉紧蹙着,眼神微醺好似有什么心事。

      “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怎么,我给你的解药把你姑父一家都毒死了?”星晨跑进去坐在戎戟对面,她将手里的琉璃匣子放在桌子上,自顾自的提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这小丫头真是毫不客气,我怎么不记得我是何时让你坐我的桌,喝我的酒?”戎戟话虽这么说,却已在眼底泛出丝丝笑意。这样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到耳畔,让他心里莫名有些欢喜。

      “我如此关心你姑父家的状况,你可不能太小气啊。”星晨笑眯眯地干了杯里的酒,执起壶来又要倒第二杯。

      “本就是你下的毒,若是医不好,我送你见官都不为过,你怎地能这样心安理得。”戎戟夺过了星晨手中的酒壶,故作严肃的看着她。

      “你这人真是无趣,我好心逗你开心,你却还想着送我见官,活该郁闷!”星晨面露愠色,站起来转身欲走。

      “诶别!”戎戟竟着急地跟着站了起来,他伸手拉住了星晨的手腕,“我也不过是想逗一逗你,你若不开心,我给你赔不是就是了。”

      “我才没你说的那么小气,我逗一逗你才是真的!”星晨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转身坐回去,“说吧,到底什么事要一个人在这儿郁闷啊?你若方便告诉我,聪明伶俐的我说不定可以帮你解决的。”

      戎戟盯着星晨一眨一眨的大眼睛,苦笑着摇头说到:“也不是什么大事,许是我庸人自扰了。我与兄长苦苦打拼才得来今日的家大业大,我虽也为此做了很多事,但家中当家之人自然还是他,我也从未想过要抢夺家业。可他最近却对我有许多不满,你说他会不会为了防我害他,转而先来害我呢?”

      “我看你呀就是杞人忧天,定是受了什么小人的挑拨吧?你若真的犹疑不决该如何做,倒不如先想想你和大哥于苦之时是怎样同心协力熬来过的,然后再做决定吧。”星晨挪坐在戎戟侧旁,摇着头轻轻拍了他的肩。平日里只知道嘻嘻哈哈的星晨,心思简单反而更容易想通道理,她眼中的戎戟此刻正在犯傻。

      戎戟愣了一下,仿若自嘲般笑了起来,他这时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否定猜忌的理由,若是本身先去猜忌大哥的话,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大哥来信任他呢。自己与大哥卧薪尝胆、同生共死多年才能走到如今的地步,他怎么能因为娈岫这种小人而轻易的去怀疑大哥?即便换做是大哥,也不可能胡乱地就以为自己会二心于他吧。

      “我明白了,多谢星晨姑娘开导。”

      “这种小事,何足挂齿,你若真想谢我,不如多请我喝几回酒以表诚意啊?”星晨见戎戟面上添了几分释然,美滋滋地给两个人都斟满了酒,抬起酒盅高高举在了他的面前。

      “随姑娘喜欢。”戎戟举杯轻碰了过去,满眼温柔的笑意。他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将心事一吐为快,却不曾发现,什么时候,自己可以毫无戒备的对着一个女子,将最柔软的心置于眼前呢。

      “你不怕它突然咬你么?”戎戟看星晨这样悠闲的逗弄它,还是有些担心的。连人都有可能反咬自己的主子一口,更何况是这种小虫。

      “怎么会,我喂它吃这么好的东西,它怎么可能咬我?更何况,莫说幼蛛没毒,就算是成蛛来咬,我也不怕。”星晨得意的看了戎戟一眼,继续低头去喂蜘蛛,她也许是玩腻了,只轻轻的把筷头搭在匣沿上,等蜘蛛自己来吃了。

      “姑娘说的有理。”戎戟盯着星晨认真的神情,轻笑出来。看来是自己错了,正因为是小虫,所以才会乖乖的听饲主的话,因为它很容易满足。不过人不一样,很多人都是贪婪的,永不满足。若想不惧虫咬的话,还得百毒不侵才行。

      “星逸公子,星晨姑娘怎么这会儿了还不回来?”娈岫与星逸坐在大堂里。

      “应该快回来了。”星逸坐在桌旁,安静的看着大堂门口,入夜后街上的行人三三两两,路过酒楼门口的更是少之又少。

      “星逸兄不用担心,星晨姑娘只是醉了。”戎戟恰巧在门外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忙抱着星晨拐了进来,他低头看看星晨微红的脸颊,轻笑道:“抱歉,是我耽误她回来了。”

      “怎么会喝得这样醉?”星逸走过去,用手背轻轻贴了贴星晨发烫的脸颊,宠溺般的皱起眉头。

      “都是我不好,偶遇星晨姑娘,就只顾着对她借酒消愁了。”戎戟把星晨交到星逸怀里,不好意思的笑。

      “诶?”星晨因为两个人的动作醒了过来,她一下从星逸的怀里跳站在地上,伸手拉住戎戟,“别走,我的小家伙儿呢?”

      “放心好了,”戎戟轻轻抓住星晨的手腕,把左手握着的琉璃小匣放到了她的手里,“在这儿呢。”

      “我还以为你落在酒馆了呢。”星晨将小匣欠开一条缝向里面看了一眼,之后又靠在了星逸怀里。

      “还未多谢戎公子送舍妹回来。”星逸扶住在怀里打晃的妹妹,对戎戟点了点头。眼前这个男人对星晨的态度与前几日大相径庭,他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星逸兄言重,应该的,时候不早了,告辞。”戎戟抬手对星逸作揖,复低头笑看星晨,“你好好休息,今晚那番话真是多谢了。”

      “戎、戎公子慢走。”娈岫见戎戟转身要走,压根就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只能提着胆子出了声。怎么王爷的样子如此悠然闲适?就算他不相信自己的话,也不可能当这事根本没发生过啊。

      戎戟别过头对娈岫笑了笑,而后又轻眯了一下眼睛,离开了。原本暂时不想理她,她却偏要自己追上来,那就早点断了她的念想好了。

      星逸原本是想把星晨抱回房间的,可这丫头不知为什么怎么也不肯老实,硬是要自己走上去,星逸也只能在旁边扶着她。

      “星逸公子,我先给她铺一下床吧。”娈岫想要讨好星逸,便也殷勤的跟进了屋子,她说着话就向星晨的床边走去,掀起纱幔挂在了床柱的搭扣上。

      “有劳了。”星逸客气的谢了娈岫,扶着星晨坐在茶桌旁,“先坐一会儿。”

      “嗯……好……”星晨靠在星逸身上,将手里的琉璃小匣搁在一边,又顺手拎起了茶壶,晃晃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茶。

      也许是在郊外折腾了一天的疲惫已经借着酒劲涌了上来,星晨刚抓上倒满茶水的茶杯就又趴在桌上睡着了。星逸无奈的摇摇头,把茶杯从她手中拿出来向一旁放了放。

      “铺好了。”娈岫这时走过来俯身把住了星晨的胳膊,“扶她过去吧。”

      星逸微微点头,扶着星晨的肩想把她拉起来,谁知娈岫那边稍一用力,星晨的手肘就一下碰翻了那杯茶,尽数溅在了娈岫的手背和衣袖上。

      “呀……”娈岫下意识将手收了回来,星晨原本被她抓起的胳膊差一点又磕回桌上,幸亏星逸迅速将她整个人都拉了起来。娈岫不好意思的向星逸道歉,怕是刚刚那点子讨好都被这个动作给毁了。

      “拿去擦擦吧。”星逸好似不在意的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绢帕递给娈岫,回手把星晨抱起来,向床边走去。

      “啊,谢谢。”娈岫接过绢帕松了一口气,星逸看起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失误感到不悦。她用绢帕擦了擦手,看星逸把星晨放到床上后接着说道:“那我去打些热水过来吧,也好洗洗帕子。”

      “不麻烦了,姑娘就放在桌子上吧。”星逸给星晨盖好被子,回身仍是一脸笑容。

      娈岫将帕子整齐地叠好,挑了茶桌上干净的一块地方轻轻搁了上去。她并没有太多的在意星逸的拒绝,转身出了屋子,这样不容亲近的人总有几分矫情,许是嫌她会洗不干净吧。

      娈岫从二楼下来之后并没有去后院烧水,而是直接从大堂正门走了出去,向东拐进一条巷子,如果她猜得没错,王爷这个时候应该在巷子里等她。

      戎戟站在昏黄灯光的阴影里,安静地盯着巷子的拐角处,他右手把玩着腰封上挂着的半圆白玉佩,眼神沉肃。

      “王爷恕罪,让王爷久等了。”娈岫看见戎戟的身影快步走了过去,她忐忑不安地屈膝低头,不知道王爷会对自己的那番话作何打算。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不碍事。”戎戟松开手里的玉佩走了过去,他眯眼看了看娈岫头顶简单的发髻,轻笑问道:“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目的?”娈岫心里一惊,原本想抬起的头这时又低了下去,她偷偷看了一眼戎戟的脸色,又盯着自己的绣花鞋慌了起来。

      “冒险说出那样的话,该不会只是想与我套近乎吧?”戎戟伸手抵住了娈岫的颌尖,把她的脸抬了起来,他直视娈岫的双眼接着问道:“目的是什么?”

      “王、王爷……”娈岫勉强挤出尴尬而又僵硬的笑脸,低眼躲开了戎戟的目光,“属、属下只是……只是担心您……”

      “挑拨离间吗?”戎戟捏着娈岫颌尖的手指逐渐用力,眼神里透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属、属下……”娈岫因为颌尖的疼痛拧着眉毛,目光愈发闪举不定,她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掩饰已经被揭穿的目的,只是惶恐不安的在猜测戎戟会怎么处置她。

      “无论你想做什么,”戎戟又钳住娈岫的下颚,突然把她推靠在墙上,“看在你多年来也算是有功之人的份上,饶了你这一次。不过,如果再让我听见你嘴里传出什么谗言佞语的话,就不止人头落地那么简单了。”

      “属、属下知罪,谢王爷饶命!”娈岫惊恐的盯着戎戟的眼睛,在撞到墙上的那一瞬间,她几乎以为王爷要拧断自己的脖子。

      “回去吧。”戎戟松开娈岫后退一步,他看着娈岫花容失色地滑跪在地上,转身离开了。

      娈岫看着戎戟的背影大口喘气,她脸色煞白,双手撑在地上还在不住颤抖,她的指甲抠进了青石板间的泥缝里,感不到疼。

      不可能,若是那番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王爷从一开始就会果断的警告自己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如果有了思虑,就免不了越想越多,既然有了猜忌,又何故突然就打消了?

      听王爷刚刚对星晨的话,一定是那丫头说过什么开导了他的疑虑,王爷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皇上而否定她。这个臭丫头简直与沐翎琬如出一辙,总要坏她的好事!如今皇上和王爷都已经对自己不满,以后该如何是好。

      星逸坐在茶桌旁看了一眼已经酣睡的星晨,转手拿起那块已经干了的绢帕,盯着上面粉红色的水渍轻皱起眉头。

    作者大大的话:

    2019快乐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