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南梁一梦第55章   ---班头断案

    第55章   ---班头断案

    作者:竹林微风2008    

      老虎再小也是能伤人的,何况对方领头的还是锦卫营一个小旗官。这帮子丘八犯起浑来可不管你是不是同一“口子”混饭吃的同僚,惹恼了他们照样打得你爹娘都不认识。

      对于见惯了时世,跑惯了街面的五城兵马司的人来说,自然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现场的苦主也不像是什么豪门权贵家的千金闺阁,不然身边也不会只有一个小丫鬟而没有护卫,所以那辅兵很识趣地并未继续揪住齐哥儿等人的“痛脚”,迅速在脑子里盘算好了“转圜”的说辞。

      只见他带着几分谄媚的笑容上前对齐哥儿小声说道:“这位兄弟,这事小弟既然看见了,不管也不太方便,您看是不是能卖我们五城兵马司一个脸面,就假装说那小娘子与您上官是定了亲的,今日上街后起了小争执,然后。。。”说完一脸你懂的之类的表情,意思是接下去你爱咋样都可以,只要让兵马司有这么个台阶下就完事。

      齐哥儿一听也是啊,毕竟自己等人现在身份可不比往昔了,这要是真闹到兵马司去,那还不祸事了。不过既然对方有些发虚,那么自己也就不介意“拿大”一些,于是装出很不耐烦的样子:“你这厮花样忒多,也罢,既然都是为朝廷效力,爷们我就卖你几分面子。”

      “啊呀哥哥嫂子,小两口子拌嘴也是常事,却也要看地方啊!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面皮最要紧啊!”齐哥惯会耍痴装假,因此很快就进入角色。

      小丫鬟一看五城兵马司的辅兵和齐哥儿等人合起伙来“欺负”她家小姐,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甩嘴皮子吼道:“我家小姐乃是许太守亲属女眷,贼子安得无礼!”

      这一嗓子吼出来顿时石破天惊!那高小依自己都呆了,什么时候自家成了东宁城守许兴的亲属女眷了!

      张林一听,顿时想起来以前那个“追随”高小依的许书生了,难道他真的是许家的子弟?冷静一想,极有可能!虽说自己知道许太守的儿子在京师城的国子监读书,但许家子弟在东宁府居住也是很正常的。估计以前许书生可能只是扯起虎皮做大旗,让人误以为他是许太守的儿子,但其实其真实身份可能就是许家本族子弟!

      随即张林又想到高小依的丫鬟刚才喊的是“许太守亲属女眷”,那么难道他们两人已经定亲了?

      高小依看着脸色变换的张林,就知道对方肯定误会,但是心里又气又急,居然一时说不出整话来,只是不断流泪看着张林。

      有句话叫越说越黑,但你一句不说也可能被人认为是默认了。张林心中顿时火起:自己在边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和弟兄们捡了条命回到东宁,却不料伊人已然变心!

      愤怒,羞耻,一时涌上心头!

      那辅兵正为自己的圆滑世故而骄傲,却不了那边厢的小丫鬟又整出这么个让人吃惊的真相,今日这事可真真比那茶馆里的说书人讲的评话还要精彩。

      本来吧这事他打算和稀泥,毕竟锦卫营的军士在街面上调戏女子的事情也不只一两回了,也没见得闹出多大的事情。因为这么多年来锦卫营虽说军纪不怎么的好,但杀人强X的事情可是一件都没有发生过;最多也就是对着美貌的小娘子口头调戏几句罢了,出不了大事。

      而且以自己在街面上走动多年的招子来看,双方本来就是认识的,所以顶多也就那些丘八想和那美貌小娘子多接触而已。本来么这就算不上什么大事,不过既然叫自己遇见了,总得有个态度,不然要是被那些无知的呆头书生检举到兵马司,少不得会被自家班头好好“调教”一番。

      所以自己要做的就只要把那群丘八赶紧哄好了离开这里,只要别在这里发生什么强抢民女的事件,在哪抢都和自己没关系。但现在苦主小丫鬟这么一喊,顿时把自己差点给吓趴下了。

      “居然是许太守亲属的女眷!我的老天爷啊,我今日出门前可是拜了神位的啊,怎么就让我摊上这样晦气的事情了!”这兵马司的小小辅兵在心中苦恼不已。

      但事情已然发生,再怎么懊恼都没用,只能硬着头皮解决了。

      不过在兵马司混饭吃的可都是街面上的人精了,为人处世自有一套,不然死个千儿百回也是正常。

      这辅兵一面观察张林等人的动向,一面从腰间拿出一面小铜椤,迅速敲响。

      锣声一响,很快从街头各方跑来十多个五城兵马司的辅兵,将张林等人团团围住。

      “怎的回事,这光天化日的有啥大事要敲这警世锣?你小子没发傻吧!”为首的是一个兵马司的班头,上来就呵斥道。

      也难怪这班头要发火,一般情况下这警世锣是不可随意敲响的-----凡城中有杀人放火,造反攻城等大事方可敲之。

      这些规矩对于那辅兵来说肯定是知道的,不过这事虽然算不上“惊天大事”,但重要程度却丝毫不低。

      于是他上前对那班头附耳细说一番,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让对方知道。

      那班头听完,脸上很快变了颜色,又轻声问那辅兵:“那女子身份你可曾核实过,别到时候害得老子又闹了乌龙。”

      也难怪这班头这么认真谨慎,正因为这位老兄不是别人,乃王班头是也!

      王班头上次在街面上闹得狼狈不堪,不仅在自家兵马司里传为笑谈,更是沦为城中茶楼酒肆的一大群闲人们的绝佳谈资。

      既然有前车之鉴,王班头自然要小心对待。

      那辅兵听得王班头如此问道,也是一下就想起了那桩趣事,差点笑了出来。不过他强忍笑意,装作谨慎地说道:“班头,许太守亲属女眷这样的名号岂是可以胡乱说说的,估计也没人有那样的胆量去伪造的!”

      听得下属辅兵的结论是这样“胡乱猜测”得出,王班头心中不禁大怒:老子因为不谨慎已经闹出过那么大一个笑话,这小子居然还如此不慎重,着实可恼!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