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将兵第148章   

    第148章   

    作者:不是杨花落尽    

      走在前面的嘴唇厚大的大汉眉头一皱,刚一转身,就听到咻的一声在他耳边飞过一支箭,他没有避开,而是一只手抓住了那支箭,想也没想就随手扔了出去。

      杨桢在那箭射出之际就将菁菁拉到身后,没多久他就听到前面不远处的屋檐上掉落下一个人,随后几个大汉中就有两个人前去巷子了查看情形。

      嘴唇厚大的大汉冷声道:“看来想要你命的还不少啊。”他看出那支箭的目标是杨桢。

      杨桢佯装叹气一声:“出门在外谁还会没那么几个仇家啊,不然还怎么混呢。”他这不自觉地就想起前世的那句“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幸好忍住了。

      大汉笑道:“看来你的仇家还不少。”他话音刚落,猛地一脚踹出,处在杨桢身后的另一个大汉应声而倒,还没来得及哼出一声,脖子就被拧断了。

      杨桢看着那大汉只是双脚夹着那人的脑袋,那人的脖子一扭动,脑袋就错位了,然后就软倒在地,从他的衣袖中溜出了一条蛇,滋遛滋遛地往前游动。

      那大汉站直身子,想也没想就射出一支飞镖,那条蛇就这么被定在了地上,跳动几下后就僵硬不动了。

      杨桢拍了拍手,笑道:“好手段。”

      那大汉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说话,忽然听到那边的巷子口传来惊呼的声音,他几个纵身就跑了过去。

      杨桢看着他很快消失在胡同口,看了一眼四周慌张的人群,犹豫了一会儿,拉起了菁菁的手跟了上去。

      杨桢与菁菁到达现场的时候,那个大汉蹲在地上检查着,先前两个闯进去两个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两具冰冷的尸体,而那个从高处落下的黑衣人却是不见踪影。

      “看来你也有失误的时候啊。”

      杨桢毫不掩饰地笑起来,对于眼前的这一切,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雏形了。

      “事不宜迟,咱们还是想动身吧。”

      没有过多的同情,那大汉在合上了两具尸体的双眼后,就起身吩咐下人去处理了,自己则领着杨桢来到了员外府。

      杨桢一直好奇这位林员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么多年了,就因为一点小事儿而跟读书人这么大的仇恨,他心里多少有点疑惑,能获得这么大产业的人怎么着也不会是那种心胸狭窄的小人,他看着面前的酒樽出神。

      “你一定在想我是什么样的人?”随着话音落下,帘幕外出现一个手扶轮椅的中年人,面上无须,生的是白白净净,穿着一袭白衣坐在轮椅上。

      杨桢看了一下那人的下半身空荡荡的,抱手道:“想必你就是林员外了。”

      那人哈哈一笑:“不敢当,请恕小人不能下跪拜见大人了。”他微微低头作揖,却是早已看穿了杨桢的身份。

      杨桢不以为然,随后就拿起了酒樽喝了一口酒,才说道:“好酒。”

      林员外呵呵一笑:“你就不怕这酒里有毒?”

      杨桢放下酒樽,笑道:“喝都已经喝了,再怕又有什么用呢?”

      林员外点头,看向杨桢的眼神里带有欣赏之意,随即拍了拍手,几个下人就领着一个姑娘来了。

      杨桢楞了一下,见到来人竟是自己的亲妹妹,愕然长大了嘴,菁菁也跟着激动起来。

      “你们放心,雒儿小姐不是我绑回来,而是我请回来的。”

      林员外的笑容很祥和,像一位安静的老人。

      雒儿见到自家哥哥后,倒没有那么激动,而是先向林员外道谢了一番后,才向哥哥问好。

      杨桢看妹妹的眼神坚毅,像是经历了一场大劫难才会有的这种眼神,不过妹妹只是对自己亲密,对菁菁反而生疏了不少,这倒是让他有些奇怪。

      林员外咳嗽了一声,道:“既然你们兄妹已经团聚,那我也不便留客了。”他推过轮椅,就要离去。

      杨桢抬手,说道:“林员外,你请我来此不会仅仅是因为舍妹的事吧,你不觉得还有什么没告诉我吗?”

      林员外停了下来,笑道:“你是想问我本地读书人的事吗?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做过半点为难的他们的事,也从来没把那点小事放在心上,至于本县为何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只是因为有人触及了不该触及的底线,才会被人赶紧杀绝的,而我只是依法办事而已。”

      “好吧,那今日就多有打扰了。”杨桢一拱手,领着菁菁和妹妹离去,在出门的时候,他无意中注意到一对虎符的存在,这在前一世的他看来是在寻常不过了,那些盗墓小说里常提到的土夫子下墓前所佩戴的。,想到这里,他大致明白为何林员外会有这些财富了,多半是从地底下挖出来的,而他所落成的残疾恐怕也是与此有关了,至于他所说的暗指令办事,就证明他山头还有人。

      出了门后的杨桢带着菁菁和雒儿回府做了一些休整,然后开始部署,教育为重,这在前世的世界里一直灌输在她的脑海里,所以他第一个要做的就是为本县树立一些读书人,立德不敢说,但起码要让他们立功、立言。

      后来他多次协商林员外,总算拉来了一比赞助,在县城里建起了一家私塾,抽空会来当一下教书先生,当然主要还是由菁菁和雒儿负责教授这里的孩子。

      随着时间的推近,这里的私塾成了气候,最终扩建成一座书院,也吸引了不少外乡人前来教授任职。

      对此,杨桢还不满意,还对慎县的水利进行整改,解决了近年来的一些水患,还鼓励本地人外出经商,这些在以往都是不敢想的,但现在全都在杨桢手上实现了,他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

      平静的生活就这样持续着,三年后,上面传下了一道旨意,说是要让杨桢回京复命。

      杨桢想着与菁菁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这次回京见到伯父满伯宁时,他就会上门提亲,但让他想不到是一回京,他就被打入了天牢,后来才知道这竟然是伯父满伯宁下的旨意,而曹公则在前些时日便已经率领八十万大军出征。

      在监牢里待了些时日,杨桢等来了他想见的人。

      满伯宁站在监牢外,冷冷地看着杨桢,扔过数十份信封。

      杨桢捡起,捏在手里,这些都是他的好友寄过来的信件,里面有甘宁的,有诸葛亮的,有庞统的,其中有几封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他想起了当时黑鹰骑从那中年男子身上拿出的信件。

      “叔父,你是想让我和那些人断绝了关系吗?”杨桢攥紧了信封,冷冷地问道。

      满伯宁叹了口气,“其实叔父也不是有意要为难你,叔父只是想保全你的性命,这些年如果不是我暗中安排人手,恐怕你早已死了不止多少次了。”

      “所以连绑架雒儿也是您的意思吗?”杨桢眼含热泪看着满伯宁,“包括让菁菁监视与我?”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满伯宁垂目,“你的那些好友如今全都与主公作对,你若还是与那些人来往,那么就是与主公为敌,我这次来是希望你想清楚,不要白白误了自己的性命,你所做的那些业绩主公都看在眼里,他也有意提拔与你,只要你全心全意效忠于主公,他日带主公一统江山,就是你我名垂千史的时候。”

      杨桢低声道:“叔父,你走吧,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了。”他说完转身不再看满伯宁。

      满伯宁叹道:“你再想想吧,过些时日我还会再来的。”

      杨桢本想让满伯宁以后都不用再来了,忽然听到他惊呼了一声,一转身就看见菁菁手持着一把剑架在父亲的脖子上开了牢房的大门。

      “杨大哥,你快走吧,再不走时间就来不及了,雒儿在城外柳树下的马车上等你。”

      杨桢慨叹道:“菁菁,我走了,你怎么办?”

      “你就别管我了。”菁菁押着父亲进了牢房。

      满伯宁恼羞成怒,但被女儿这么挟持着,也说不出什么来,只得命人放行。

      看着杨桢安然上车脱离了险境,菁菁才放下了手里的剑,沉声道:“女儿不孝,您杀了女儿吧。”

      满伯宁收起了她的剑,苦笑道:“傻丫头,你的心思为父又怎么会不知呢,只是如今这样,你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不后悔吗?”

      菁菁怔怔地望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眼底的最后一滴泪顺着面颊流下。

      杨桢带着雒儿除了城后,就一直南下,最后过了江,最后终于在千辛万苦之下,与诸葛亮会师。

      彼时诸葛亮刚刚与东吴联手大破曹军,追的曹操落荒而逃,草船借箭的名头也不胫而走。

      杨桢与雒儿坐在营中的时候,诸葛亮与庞统也刚刚会和,二人听闻了杨桢在曹营的所作所为后,都直呼其为将兵,能屈能伸。

      杨桢举杯与二人共饮,几人就在这夜色交融下,开环畅饮,许下了为万世开太平的盛愿。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