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算命系统第18章   治疗

    第18章   治疗

    作者:24K纯黑    

      “小敏!”

       魏海东不顾身后宿管阿姨的怒吼,满头大汗地冲进了魏含敏的宿舍。

       “爸……”

       “你怎么样了?”

       “爸……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魏海轻声说道:“你别怕,爸爸在这里,我们马上去医院!”

       抱起女儿,魏海又是一阵狂奔。

       但医院的检查结果,无能为力!

       “先生,请你冷静点,”一个医生面容严肃地说道,“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你女儿的这种情况,别说我们医院,就算是全世界最好的医院,恐怕也只能给你这四个字。”

       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望子山那个算命先生。

       也不知道女儿现在这样的情况,他还有没有办法。

       于是他经过一番犹豫之后,拨通了邹海的手机:“我今天不是找你吵架的。”

       邹海那边没有说话。

       “我现在就想问你一个问题,那位算命先生,是不是治好了你的病?”

       “你想对大师做什么?”

       “我不对他做什么!我女儿现在看不见了!以后再也看不见了!我要把她治好!我就想问你,他是不是——治好了你的病!”

       “是。”

       魏海听了心里一喜,正想再问两句,电话里却传来“嘟嘟”的挂断音。

       死邹海,多说一句话要死啊!

       不过简单的一个“是”字,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他赶紧搀着女儿走出医院,迎着火红的夕阳,直接开向了峰山。

       ……

       “大师!”

       这时前面传来了魏海的喊声,尹林看看时间,果然还是按时到了。

       “大师,”魏海看到尹林,立即走了过来,“先生请你帮忙,治一下我女儿的眼睛!求求你!我女儿她……”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尹林摆了摆手,“但你说了不算,我必须要征询她本人同意。”

       “不,我说了……”魏海愣了愣,最后还是说道,“大师请去问吧。”

       “你在这里等着,不要乱喊乱叫。”

       魏海伸长了脖子,看着尹林慢慢走过去,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刚才在路上就应该跟女儿详细说一下。

       魏含敏静静地坐在草庐里。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自从进来之后,就感到一片祥和安宁,而且闻到空气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让她本来低落的心情,顿时变得好转起来,仿佛黑暗也没那么可怕了。

       这时她听到轻轻的脚步声,但肯定不是老爸,这让她稍微有点紧张,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

       但她没有害怕,因为她知道老爸就在附近。

       “你是谁?”

       “你先别问我是谁,”尹林轻声说道,“我现在想问你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觉得你爸爸好吗?”

       魏含敏立即点了点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被这样一个爸爸疼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魏含敏想了想,面带幸福地说道:“很幸福,很安心,只要有他在,天塌下来我都不怕。”

       “但是很多人都不喜欢他,他脾气那么坏。”

       魏含敏低下头想了想,道:“我知道,他这样我也很头疼,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个好爸爸。”

       “最后一个问题,我可以彻底治好你的眼睛,你愿不愿意让我治?”

       “你为什么要帮我治眼睛?”

       “你有病,我有药,你爸爸付钱,我给你治病,就这么简单。”

       魏含敏又问:“你不会伤害我爸爸吧?”

       尹林皱了皱眉,姑娘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不会。”

       “那我要治!”

       尹林拿出锋利的刻刀,轻声对魏含敏说道:“伸出一只手臂,放在桌上。等下可能会有点痒,但你要忍住别乱动。”

       魏含敏有点紧张地点了点头,然后把一条雪白的手臂放在桌上。

       尹林轻轻落下刻刀。

       在邹海身上试过两次了,所以健康符现在对他来说完全可以一气呵成。

       随着细密的图案在魏含敏手臂上成型,一丝丝的天师能量,也随之附着上去。

       “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魏含敏问。

       “什么事?”

       “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想办法治治我爸这个臭脾气?”魏含敏说道,“虽然我知道有点过分,但你是我见过的,唯一能降住他的人。可以吗?”

       “这样吧,我可以试一下,不敢保证一定能行。”

       “真的?那我先谢谢你了。”

       “但你等下要配合我。”

       魏含敏愉快地点了点头。

       这时尹林收起刻刀,一个完美的健康符绘制完成了。

       魏含敏突然感到手臂上传来一股神奇的力量,轻柔地钻进她的皮肤里,顺着手臂在她全身游走,最后聚集在她的眼睛里。

       看着她手臂上的健康符慢慢地失去光彩,最后彻底消失不见,尹林这才轻声说道:“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么快就好了吗?

       魏含敏小心地睁开眼睛,顿时一个清晰的世界,出现在她眼前。

       青色的草地、翠绿的大树,还有蔚蓝的天空和彩色的云朵。

       她还看到她的老爸,正焦急地站在远远的地方,紧张地朝这边张望。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尹林笑道:“不用。”

       “那你刚才说的……”

       “嗯,我答应的事情就会去做,但等下你要这样……”

       商量好了之后,尹林朝魏海招了招手,他立即就跑了过来。

       “小敏,怎么样了?”

       “爸,我感觉好点了。”

       “真的吗?”

       魏海大喜过望,这个大师还真是有手段啊!

       必须要好好感谢他,还有那个邹海,也稍微感谢一下好了。

       “谢谢你大师,我……我马上给你转账!”

       “不急,”尹林摆了摆手,说道,“现在只是第一个疗程,想要完全治好,还要几天时间。”

       “没事,只要能治好,别说几天,几个月都可以。”

       尹林点点头道:“还有,你女儿的情况和早上的时候不一样,所以这次的治疗费要加点。”

       “没问题,大师你说多少就是多少。”

       “不是钱。”

       “不要钱?”魏海听了一愣,“那要什么?”

       “是这样的,我后面有块麦田,你帮我全部割回来。”

       割麦子?

       魏海以为自己听错了,有这么收治疗费的吗?

       他堂堂蜀西地产的老板,去给人割麦子,这说出去恐怕要被人笑死啊。

       “大师啊,我从来没割过麦子,要不我出钱请人帮你割怎么样?”

       尹林摇摇头道:“我不是为了让你给我割麦子,是为了让你表示诚意。”

       “这……”

       魏海挠了挠头,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儿,最后把心一狠。

       割就割吧,只要女儿的眼睛能够治好,别说割麦子,让他去伐木他也得去啊。

       “那你们明天早点来,”尹林说道,“记得自己带镰刀。”

       魏海:“……好。”

       ……

       第二天天刚亮,魏海就带着魏含敏来了。

       他提着一把长长的镰刀,在尹林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的麦田。

       当他看到那一片金色的“海洋”时,顿时心脏都不好了。

       这么大一片啊,这要割到什么时候才能割完?

       “就是这些,加油吧。”

       魏海把笔挺的西服脱了扔在地上,他不是没割过麦子,但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他抓住一把麦秆,用镰刀一拉,感觉还行。

       哗啦哗啦,他不停地挥舞镰刀,但很快就觉得腰都要断了。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老高,火热的阳光让他浑身大汗,被麦芒扎过的手臂奇痒无比。

       这让他的心情开始烦躁,但一想到这是为了给女儿治眼睛,他又只能咬咬牙坚持下来。

       “这都是命啊!”

       两个小时之后,魏海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他很想大吼几声发泄一下,但看着还剩下的大片麦田,他连吼的心思都没了。

       最可恨的是,邹海这个家伙,居然背着手悠哉悠哉地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邹海,你笑什么?”

       邹海笑笑没有说话。

       “我跟你讲,上次的事情我们还没完!”

       “你回来啊,你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是什么意思?”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来练你?”

       邹海背对着他摇了摇头,像是根本不想跟他说话。

       魏海肺都要气炸了,真的很想追上去捶他一顿,但……哎,还是继续割麦子吧。

       早点割完,让大师早点把女儿治好才是正事。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天黑,魏海看着还是一片“海洋”的麦田,想哭的心都有了,恨不得就这样躺在地上睡死过去。

       不过好消息是,女儿的眼睛又有了一些好转,现在已经能看到东西了。

       这让他备受鼓舞,觉得白天受的罪又不算什么了。

       第二天他继续拖着酸痛的身体,开始干活。

       今天比昨天害惨,他觉得连腰都弯不下了。

       而且更加可恶的是,邹海那个家伙,每隔一会儿就要背着手过来走一趟,但又一句话不说,真是快要把他气死了。

       就这样连续劳动了四天,魏海终于明白了,这邹海就是故意来气他的。

       老子偏不让你得逞。

       所以当邹海再来的时候,他头也不抬,眼不见心不烦,只顾闷头干活。

       别说这样效果真的不错,连割麦子的速度都快了好多。

       看着已经剩下不多的麦子,他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明天再有一天,就能全部割完了吧。

       ……

       魏含敏远远地站在一棵树下,一直看着老爸为了自己,把那么大一片麦子割完,她的心里真的是异常感动。

       而且她也发现,老板这两天已经不再对邹海发火了。

       虽然不知道他以后能不能坚持,但总算是个好的开端。

       于是她拿起一把镰刀,飞快地跑进麦田里。

       “小敏?”魏海惊讶地抬起头,露出一张被太阳晒得脱皮的脸,“你的眼睛好了?”

       “嗯!”

       “那真是太好了,”魏海把手里的镰刀一放,用麦秆挽了一个团,“你在这里坐一下,爸爸再割一会儿我们就回去!”

       “爸,我们一起割吧。”

       “这怎么行,你眼睛刚好……”

       话还没说完,魏含敏就已经拿起镰刀,红着眼睛开始割起了麦子。

       魏海知道拗不过她,赶紧加速割了起来。

       他多割一点,女儿就能少割一点。

       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种累啊!

       这时邹海和卫涵也拿着镰刀走了过来。

       “喂,你们想干什么?”魏海立即皱起了眉头,“这麦子是我割的,你们不许动!”

       邹海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和卫涵一起开始割起了麦子,看着两人不算麻利的动作,魏海又心情复杂地弯下了老腰。

       四个人就这么闷不做声地,一直割到天黑,总算把剩下的麦子全部割完了。

       “别指望我会谢谢你。”

       魏海朝邹海哼了一声,带着累得满脸通红的魏含敏走了。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