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阳光、堕落第12章   伤疤

    第12章   伤疤

    作者:猪川猫二饼    

      (十三)

      楚泠的爸爸楚开科,生在一个所谓的书香门第,父母都是中小学老师。在文革中,楚泠的爷爷奶奶吃了不少苦头,此后越发胆小怕事,对楚开科管教得很严,处处要他老实守本分。楚开科几次高考落第,直到26岁那年,才考上了某大学的中文系。当时楚泠的爷爷对此反而很担忧,总觉得学中文、搞文字工作,一不留神就会犯大事——自从1957年以来,这方面的教训,实在太多了……

      楚泠的妈妈杨某,长得相当漂亮,她家离楚开科所在的大学很近,但她不是大学生,而是当地农家的女儿。“农转非”是她长久的渴望。

      在楚开科读大四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刚满18岁的杨某相识。杨某见到楚开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爱上了他。楚开科一度觉得双方文化差距太大,缺乏共同语言。可是,当楚开科在杨某的软磨硬泡下,把她带到家里的时候,几次下来,楚开科的父母都觉得杨某为人朴实守本分,不挑吃不挑穿,对老人也很孝顺,是个好好过日子的人……就这样,楚开科在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某出版社后,和杨某结了婚。

      楚泠的名字是妈妈起的,杨某过去只上过五年小学,勉强扫盲而已。自恋爱后,她从楚开科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她很快就对文字的优劣雅俗,具备了良好的鉴赏能力乃至创作能力。或许这也表明,她不是一个自甘认命、安于贫庸的人,她对改变生活现状,有着强烈的欲望。

      但在楚开科眼里,杨某毕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村姑,就算她再会做饭,再任劳任怨地勤于家务,和她一起生活也无聊透顶。楚开科开始尝试多性伴侣、多边关系,闹得众人皆知,后来在严打整顿中因此被抓,以“流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据说,还是出版社的领导觉得这个大学生太可惜,托了些人情,否则,判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楚泠说,那时候,自己刚开始记事。印象中,妈妈经常穿着破旧的衣服,从早忙到晚,而街坊四邻经常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在一个鞭炮轰鸣的除夕之夜,妈妈和姥爷大吵了一架,挨了姥爷重重的一个耳光,然后妈妈带着自己,走出了那个家门,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妈妈总说:等你爸爸出来,无论要什么都会有的,他毕竟是大学生。

      “当时我还在上幼儿园,妈妈每天教我写字,背唐诗。我刚上小学的时候,汉语拼音过去从来没学过,第一次考试考了八十多,回到家被妈妈用擀面杖一顿狠打,妈妈一边打我,一边哭着骂我不争气……但即使这样,我依然特别依恋妈妈。有一次妈妈有事,让我在奶奶家睡一个晚上,我哭着闹着不答应,挨了妈妈一顿打。几天后,我妈妈一起到监狱看望爸爸,给爸爸送了些生活用品。但是,从监狱回来的时候,妈妈又去找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塞给妈妈一些钱,还把妈妈抱在怀里……”

      我无法插话,只有静静地听楚泠继续说:

      “爸爸出狱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小学二年级。出狱后的爸爸,不但没有像妈妈一直说的那样,让这个家变得富裕起来,天天有好吃好喝,相反,爸爸很少出门,在外人面前就像老鼠一样灰溜溜的。他在出版社的工作早就没了,也找不到新的工作,成天窝在家里抽闷烟、喝闷酒。妈妈的脾气也变得特别坏,我的成绩只要稍微差一点,妈妈就大发雷霆。

      “那时,我也开始生妈妈的气。爸爸虽然成天窝在家里,浑身烟味和馊味也不爱洗澡,但有时候,他会给我买点吃的和玩的。不过有一次,我看到街上的人体模特挂历,问爸爸能不能给我买,结果被爸爸厉声骂了一顿,爸爸说‘当心把你当成小流氓抓起来’。那段时间,爸爸总说流行歌曲都是流氓歌曲,世道全乱了,他还在酒后说:“凭什么把我抓进去之后,流氓罪就取消了?流氓就是该抓该管,将来早晚还得秋后算账。”我当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心里一直认为爸爸说的并不对。但即使这样,我依然觉得爸爸比妈妈对我更好。

      “有一次,我把妈妈和陌生男人亲嘴的事,告诉了爸爸。爸爸先是一愣,紧接着,便要我仔细告诉他各种细节,还塞给了我五十块钱,并且要我晚上把这番话,原原本本地说给妈妈听,‘和她对质,看她还能说什么’!

      “那天晚上妈妈回家后,和爸爸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动手打了起来,爸爸居然打不过妈妈,被妈妈指着鼻子骂‘就算从监狱里出来,也照样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点心’、‘百无一用,不是个男人’。爸爸喊我过去,叫我把白天对他说的一切,在这里复述给妈妈听。

      “我当时也觉得,妈妈做得太过分了,我要为爸爸出气。于是,我把妈妈和那个男人的事,全都说了出来,个别地方我记得不大清楚,就顺着爸爸的思路,添油加醋。妈妈哭了,瘫坐在地板上,骂我‘没良心’,‘白生你养你了’。爸爸冲上去,打了妈妈一个嘴巴。从此以后,‘离婚’这个字眼,越来越频繁地从妈妈嘴里说出来。没过多久,爷爷奶奶也都得了重病……

      “那段时间,我的学习成绩时好时坏,平时经常不写作业到外面疯跑,临考试的时候凭着小聪明临时突击。妈妈对我越来越失望,连爸爸,对我也不像过去那么好了。寒假的时候,家里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大年三十的中午,妈妈死活不肯做饭,说春节前无论如何都要离婚,‘房本上写的是我,你,还有你最喜欢的马蜂儿子,都给我滚出去!’当时,我刚在门口的小摊剪了头发,脱了衣服,准备洗个澡。

      “听到妈妈说不要我了,我猛然一惊,‘哇——’的一声哭了,光着身子冲到爸爸妈妈面前。我看到妈妈拿着一把水果刀,刀尖对着自己的手腕,大声喊道:‘谁不让我离婚,我就死在他面前!’

      “当时,我不顾一切地冲到妈妈怀里,毕竟,从小我就一直特别依恋妈妈。妈妈也哭了,她要我以后好好学习,一定要有出息,永远不要让别人瞧不起,否则,这辈子就全完了。但她要我和爸爸一起。妈妈对我说:‘我不能因为你,耽误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我马上就到29岁了,楚泠,你也该懂一点事了。’我顿时哭声更大了。当时爸爸冲上来,要夺下妈妈手里的刀……妈妈厉声尖叫着,在我胸前划了一刀,表明她和我从此恩断义绝,甚至巴不得杀掉我。

      “妈妈下手并没有很重,这是真的。爸爸从他的旧衣服上撕了块破布,把我的伤口裹得严严实实……那天半夜,我发了高烧,伤口发炎感染了。妈妈和爸爸一起打车送我上医院,在急诊室外面,他俩还在咬牙切齿地小声吵架……”

      我和楚泠依偎在一起,我哭了,他也哭了。

      “楚泠,有我在,我会让你永远幸福的,相信我。”我们相互拥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着。当我把楚泠压在自己身下,感到前所未有的亢奋。我一把将贴身衣裤全都脱掉,浑身精光,一边亲吻着楚泠,一边柔声呢喃着:“楚泠,我爱你!”

      楚泠也脱下自己的短裤,连同洁白的袜子。“邵远,我爱你,我早就爱你!从现在起,你可以随意对我的身体做任何事。”他擦擦眼泪,望着我,现出阳光的笑容,“就算你把我弄疼了,我也不在意,我很坚强的——当初,医生在我胸口缝针的时候,我可是一声都没哭喔!——你尽管来吧!”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