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离风第22章   

    第22章   

    作者:封严齿    

      “人生就是哭哭啼啼地来,大闹一场,然后静悄悄地离开。”我说话间,看了一眼小楚,接着道,“你问的问题,是所有的哲学家、诗人、文学家一直探索的问题,至今并无答案。而旅行的意义,就在于,你可以寻找到,你认为对的答案。”

      一天的舟车劳顿,傍晚的徒步行走,将疲乏的身心置放在昆明的夜色中,让和韵的昆明冬风涤荡着魂牵梦萦的思绪。

      我和小楚在困顿下睡去,醒来时,阳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我见小楚没有醒,躺在床上伸展了一个懒腰,便侧身,望着窗外的阳光。在都市生活久了,都少了这份心思,去欣赏太阳的妩媚。上一次的自然醒,应该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

      下午两点的时候,我和小楚又一次出现在了翠湖边,躺在租来的摇椅上,晒着太阳,看着翠湖阳光下的景色。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不见一丝风溜过的痕迹。

      时不时有游客混入打跳舞的人群中,跟着鼓点,进入跳脚舞的行列。阳光下展现的尽是人们的笑容,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幸福吧。这是我第二次坐在这里,是第一次用心看风景,听欢快的音乐,脸上也是满满的微笑。轻松愉悦、幸福美满的情绪的确是可以传染的。

      “此处位于北部螺峰山下,曾是滇池中的一个湖湾,后来因水位下降而成为一汪清湖。由垂柳和碧水构成,八面水翠,四季竹翠,春夏柳翠,故称"翠湖"。

      金鱼岛,岛上雪松、香樟等四季葱翠,林荫地润,花环路绕,迂回曲折。鸟语花香,微风习习,可漫步、可小憩,品茶雅座,止步为佳。

      竹林岛,沿堤修竹成林,绿翠浓荫,又多藤蔓花架,幽径曲折,竹林连片成荫,花架下蔽日乘凉,湖塘荷花怒放。岛上常有民间艺人、歌手云集,演戏、对调、唱歌、跳舞者即兴表演,不拘形式,自娱自乐,为观者甚多,热闹非常。

      莲花禅院,有“妙莲涌现”匾。其更有数联,皆不离“莲”,如“十亩荷花鱼世界,半城杨柳佛楼台”,亦有“赤鲤跃碧波,吞却三分明月;红莲开翠海,托来一瓣馨香。”等。

      海心亭,曾有“东面高楼西面廊,翼然亭子立中央。”之说。众多文人墨客,在亭阁中,在绿荫下,饮茶休憩,谈古论今,情趣盎然。”

      小楚听着翠湖景色,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满脸惊讶之色。

      我缓缓说完,回看小楚道:“你现在的表情就是当年我的表情,你知道当辛明在我旁边说这段介绍的时候,我是有多么仰慕他。”

      小楚静静地听着我说,我则自言自语道,“直到我知道这是他熟记了百度上的介绍时,我依然相信这就是他的才华。”

      说完这句,我盯着小楚问道:“你说,我当时究竟是有多傻?”

      “那一刻,辛明就是你的世界,站在他面前的你已经无暇思考其他。”小楚调整了一下躺在座椅上的姿势,声音柔和地说道。

      “现在,再次坐在这里时,我才发现,原来我错过了如此美丽的翠湖风景。”说着我抬起手道,“你看看那边的打跳舞和跳脚舞多么欢快。”

      “是的,很有民族特色,很有亲和力。”小楚回应道。

      “走,我们也去跳跳。”我突然很想尝试一下,说着便站了起来,伸手去拉小楚。

      “可我不会。”小楚急声道。

      “我也不会,但是我们总比那些老外强吧。”我看了看混在跳舞人群中的几个老外,信心十足地说道。

      小楚向舞动的人群中看了几眼,便抓着我的手,站了起来,随我一起向跳舞的人群走去,不一会儿,我们便完全融入了这里。舞步节奏的协调,内心愉悦的感染,欢快的鼓点消退了我们安静时的所有惆怅,笑容混着汗水,诉说着开心的味道。

      “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夜晚我和小楚躺在去丽江的火车上,小楚开心地说道。

      “是啊,舞动的青春,舞动起来就是青春。”我说着便开怀大笑。

      “Hello?”我听见有人跟我们打招呼,随口道,“你好。”

      等我回过头时,发现说话的是一个外国男子,他笑着看着我,带着浓浓的英伦腔调,说道:“你好。”

      小楚特地放慢了语速,礼貌地回应着。简单的几句对话过后,我发现男子说汉语时的辛苦,便切换到了英文对话。

      我英文一出,小楚也跟着转了过来。

      “没想到你们的英文也都这么好。”男子换回自己的母语,整个对话在一瞬间流畅了起来。

      “是么!如果我所料不错,你应该是来自苏格兰。”我看着英国男子说道。

      听见我这样一说,男子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随后向我们介绍了他女朋友。

      说话间,我们已经从卧铺上下来,来到下铺,开始聊天。

      “姐姐,那你能猜的出我来自哪里?”下铺的小女孩坐了起来,笑着问道。

      “你……”我看着冲我发笑女孩,看着她亚洲肤色,仔细分析着她说话的口音。

      见我犹豫,小楚望着女孩道:“越南。”小女孩眼神一顿,小楚接着说道,“你应该来自越南北部。”

      小女孩微微一笑示意着小楚继续说下去,小楚也不跟她客气,接着道,“由于地域上的差别,你们说的越南语北部受汉语影响,发音较硬,南部受法语影响语调较轻,相比较南部人说的英语更标准一些,而北部人说英语像中国人说英语,发音较硬。你的英语跟我较像。”

      小楚说着不自觉看了一眼扔在小女孩睡铺上的书籍。

      “分析的蛮有道理。”小女孩瞬间切换成了汉语,吓我一跳,我看着她道:“来自广西吧!”

      小姑娘掩嘴而笑,继续换回了英语道,“我来自越南河内。”

      “你的汉语可是很地道啊!”我赞叹道。

      “我外婆是中国人。”小姑娘说道。

      语种切换回英语,外籍男子与他的女朋友即刻加入到我们的聊天中。

      在苏格兰男子的口中,我们听到了冰岛极光,坦桑尼亚的阳光,斯德哥尔摩的风,荷兰的风车,莱茵河畔的绿色,维也纳的音乐与咖啡等等等等。说道维也纳时,他甚至左手搭空,右手缓缓移动,做着演奏小提琴的姿势,嘴里哼着我们欣赏不来的音调。

      苏格兰男子说的眉飞色舞,我们也听的满心欢笑,这就是旅途的乐趣,遇见不同的人,听着不同的故事。

      小楚在欢笑之余,便和外籍女子攀谈了起来,原来女子来自克罗地亚,叫玛利亚奇,在多年前的旅行中认识了来自苏格兰的卡梅伦,后来便开始一起旅行了。

      玛利亚奇看着卡梅伦在兴高采烈地向人们描述他旅行过程中的趣事儿,向小楚说道,“第一次见到他,我以为他是一个美国人,他身上的幽默是大部分英国人所没有的。跟他一起旅行,能享受沿途的风景,也能感受到来自于他的幽默。”

      小楚听着玛利亚奇简单的描述,也明白了她的感受。

      越南女孩—春—听着卡梅伦的介绍,眼神中闪着兴奋的神情。

      那晚聊的很晚,睡的很晚,等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在洱海。

      下车的人流冲散了要说好一起游玩丽江的春、玛利亚奇和卡梅伦。

      乘车向丽江古城而去,道路两旁的树叶干净清晰,每一处花草树木都仿佛刚被清洗过一样。空气清新,触动着鼻腔最柔软的神经。

      我带着小楚来到了两米爱情酒店,办理了简单入住手续,穿过酒店庭院的时候,我微微闭上双眼,庭院中花藤缠绕的吊椅依然垂在那里。想着多年前,那个晚上,就是这个没有生命的吊椅给了我踏实感,容纳了悲痛的我,给了我一个心灵短暂栖息之地。

      “我们还是换个房间吧!”小楚见我陷入了往事的沉思中,小声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道:“不用换,要治愈伤口,得用一剂猛药才行。”话音未落,我带着行李已经向房间走去,要直面过去,才能忘记过去,我在心里默默地提醒着自己。

      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我在门前站立,想起多年前我从玉龙雪山回来时的心情,我放眼向床头望去,并排而放的床上空荡荡,辛明和晶晶在被窝里相拥的画面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