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小河的故事第50章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6)

    第50章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6)

    作者:和煦    

      李立冬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太阳早早地就从东边明晃晃地升了起来,金灿灿的夏日阳光照射在蓝色小碎花的棉布窗帘上。说的好听是窗帘,说难听点,其实就是两个人在农贸市场上买的一大块打折的劣质蓝色印花布,买回来以后让魏小河粗针大线地给缝了一个边,穿上一根铁丝,李立冬在窗户两个顶边的墙上各钉了一根长铁钉,两个人再一起把那块蓝花布穿在铁丝上,铁丝的两头再分别缠在两根铁钉子上,一副最简易的窗帘就算大功告成了。虽然看起来有点寒掺,但多少有了点小家的温馨感觉。

       李立冬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还在沉沉酣睡的魏小河,感觉上有点甜蜜又有点心酸,当然了,这么美好的一个溢满爱意的清晨,还是甜蜜的成分更多一些。他心里想道:小河真是我这辈子活到现在见过的最美丽可爱的女孩子了,我真是好有眼光呀!一丝一毫都没看错人!而且我们家小河不仅长得美丽,还这么会过日子能吃苦------唉,这么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真是好没用呀!嗯,我一定要尽快努力工作多多挣钱!让小河过上好日子!李立冬静悄悄地咬牙切齿地在心里跟自己发着誓!

       太阳渐渐又升高了一些,有一缕阳光斜斜地从窗帘的缝隙中照了进来,被风吹得一晃一晃的,正照在魏小河裸露在被子外面的雪白肩膀上。李立冬的这条胳膊已经被魏小河的头枕得有点发麻,这时实在忍不住轻轻地动了一动,魏小河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翻了个身。李立冬顺势把胳膊抽了出来,却忍不住又从身后抱住了魏小河,拨开她散在颈背上的秀发,在她肩窝处温柔地吻了一下。

       魏小河身子扭动了一下,嘴里含糊不清地小声咕哝道:“讨---厌!”一听此话,李立冬马上按捺不住自己满满的爱意,紧紧地抱住她的纤纤细腰,用下巴上新冒出的胡子茬蹭了蹭她裸露出的雪白肩膀和光滑美背:“我又怎么讨厌了?老说我讨厌,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都说小别应该胜新婚呢,对我一点不主动,你说你是不是有点性冷淡?”

       魏小河闻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扭过身子扬起手来,使劲拍了李立冬的胳膊一下,李立冬马上怪叫起来:“打我!又打我!一睁眼就打我!天天打我!你是虐待狂?”

       魏小河笑着翻了个身,和李立冬肩并肩手拉手地平躺着。张嘴打了个哈欠,懒懒地问道:“几点了?哎呦,太阳都这么大了?”

       李立冬握住她的右手,先放在自己胸口焐了焐,又拿到嘴边响亮地亲了一下:“你今天又不上班!管它几点不几点的?”

       魏小河抽出手来摸了摸李立冬胡子拉碴的脸:“扎人!要刮胡子了啊!看你那个邋遢样!对了!昨晚咱俩不是说好一早去逛早市买菜的嘛?啊!来不及了吧!”

       魏小河突然就一咕噜爬了起来,飞快地冲进了卫生间,卫生间里立刻传来开水龙头和洗漱的声音。

       李立冬一个人躺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拉着长腔感慨道:“哎呀!真---舒服呀!哪儿也没有家里舒服呀!哎,小河,你着个什么急?这才八点半好吧!”

       魏小河拿着一条湿毛巾擦着脸跑出卫生间来看了一眼挂钟,急嚷道:“死李立冬!都这时候了!还不快起来!我们先去老乡包子铺那儿吃碗牛肉板面加笼包子!再去逛早市!看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新鲜菜,买点中午做着吃。”

       小区门口,开牛肉板面和包子铺子的是一对亲兄弟,安徽阜阳人,铺子里没别的花样,就卖两样东西,肉包子和牛肉汤板面。兄弟俩一看就知道在老家一定都是那种很憨厚勤劳的农民,黑脸、平头、矮壮矮壮的身材,明显的不善言辞,每次看见他们弟兄俩,就是在片刻不识闲地忙碌着,剁馅、包包子、擀面条、下面条、收钱找钱招呼客人,板面铺子就开在小街的拐角处,一棵开满紫花的高大泡桐树下面,自己搭的一间小棚子。

      生意嘛也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也就靠着这个小区有限的人脉,饿不死人也发不了财的样子。不过包子和板面味道都还是很好的。魏小河和李立冬俩人都很爱吃,魏小河觉得他家的包子比自己从小吃的包子味道更冲一些,细细研究了一下,好像是肉馅里加了些蒜末的原因,好在肉味醇厚新鲜,所以这种有点冲的蒜味,就算是别有一番风味了。而且吃着包子和这哥俩聊几句闲天,听听阜阳腔调浓重的普通话,很有点老乡见老乡的亲切感觉,虽然只算半个老乡。

       刚蒸好的热腾腾的一笼肉包子被端了上来,魏小河赶紧用筷子夹起一个,也不怕烫,“啊呜”咬了一大口,点了点头,还是这么好吃!又香又烫又流油!面也发的极好,软硬适中,还颇有弹性。魏小河抬头看见坐对面的李立冬还在掰手里的那双一次性的木头筷子,很替他着急,挥挥手,嘴里嚼着包子含含糊糊地对他说道:“你快点吃呀!包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李立冬不急不缓地两只筷子互相上下来回的剐蹭,刮着筷子上不整齐的木头毛毛刺,对她咧着嘴笑了起来:“你可得了吧!就你吃包子的这个架势!还能等凉了?你吃吧!我先吃面!我爱吃面。”

       话音刚落,那位哥哥就把满登登的一大碗牛肉汤板面端了上来,一层黄亮亮香喷喷的牛油,盖着薄薄几片牛肉,汤上面洒着翠绿的青蒜末和香菜末,李立冬神情满意地“嘿”了一声,从旁边的作料碗里又挖了一大勺辣椒油,浇在面上,这一碗牛肉面看起来红红绿绿的,显得更加诱人食欲了。

       魏小河一见这碗面,急忙伸出胳膊拦住他的下一个搅拌的动作:“哎,你别拌你别拌!我先喝口汤!”

       李立冬奇怪地看看她:“你一直不都很喜欢吃辣的吗?怎么变了呢,还不让我拌辣椒了?”

       “嗯,就是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北京来以后,就慢慢的不能吃辣了,可能这边天气太干了,吃点辣的就容易上火,你看!”魏小河撩起前刘海:“额头这儿!是不是起了个大包?”

       李立冬伸出手指头轻轻摁了摁她额头上起得一个包包:“还真是!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脸上长过疙瘩什么的呢!那咱一会儿去市场买几根苦瓜抄一下拌拌吃!下下火!”

       “嗯。”

       今天店里人不太多,可能是周六,小区里的住户起得都晚,旁边勤劳的弟兄俩显得有点无聊了,都两手交叉抱在胸前,用同一种姿势站在案板后面,笑眯眯地看着这对常来吃饭的恩爱小俩口,哥哥比弟弟爱说话,也老成一些,看着李立冬笑着道:“最近可老没见你过来吃面了!”

       李立冬正大口大口吃着面条,面条又辣又烫又硬,正吃得无比爽,嘴里发出吸溜吸溜地声音,额头上也有层油汗浮了出来,听见那位大哥问他话,就放下了筷子,对哥俩笑着点了点头:“嗯,就是呢!我出了一个多月的差!这不,昨天刚回来今天就来吃你家的面来了。”

       弟弟腼腆地红着脸领情地笑着,讪讪地又去铺子后面揉面了。哥哥点了根烟,坐在了门口的长凳上,找了个最舒服的架势,抽了口烟道:“我觉得吧,像你们这样的人呀,迟早也能混出来个子丑寅卯,不比我们这样没文化没特长的乡下人,也就是过一天算一天了,我们哥俩来北京也有几年了,说挣钱也挣了点辛苦钱,但是你想,媳妇孩子还都在老家呢!一年也见不上个两次面。”哥哥出神地看着烟卷前面越积越长的烟灰:“唉!真是的!背井离乡也是作孽!”大叹了口气。

       魏小河刚吃完最后一个包子,一听哥哥这话就插嘴道:“那就把老婆孩子都接来呀!你们再盘个大点的铺子,一家人一起做买卖呗!做个小饭馆,人多力量大,我觉得凭你们哥俩的手艺,一定能赚更多的钱!没准能在北京买下房也说不定。”

       哥哥闻言一震,长长的烟灰掉了下来,散落在长凳子上,他站起来,吹了吹凳子上的烟灰。定睛去看了看魏小河,苦笑道:“看你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呀!孩子还太小了,不方便带过来,在老家多少有老人给帮衬着,也不算咋吃苦,过来谁顾得上他们呀?每天起早贪黑的忙!”

       魏小河想了想:“那,那就等孩子大一点再带过来嘛,事在人为,只要勤劳肯干能吃苦,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是吧?李立冬!?”

       李立冬正喝着油油亮亮的牛肉面汤,点点头道:“是呀!都会好起来的!我们谁都不容易!你说!谁容易呀,都是背井离乡的!苦熬吧,我想总会熬出头的!”他撕了张桌子上纸筒里直掉渣渣的卫生纸擦了擦嘴,推心置腹地看着哥哥说:“哥呀!真的,咱都不容易!一聊起来都是眼泪呀!就盼着好人能过上好日子得了!我们都不是贪心的人,平平安安,有吃有喝,一家人都在一起,这样就行了!你们说是吧?”

       哥哥笑着对他点点头,眉眼舒展了一些,随手往脚下的垃圾桶里扔了手里的烟头,去炉灶前去下包子了。弟弟低眉顺眼地收了他俩的饭钱,却减了几毛钱零头,然后手脚利索地去长案板后面“啪啪啪”地甩着面。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