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小河的故事第23章   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5)

    第23章   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5)

    作者:和煦    

       魏小河下了公交车,和秦芳芳挥手说拜拜,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真冷真冷!魏小河用两只手紧紧抱着胳膊,哆哆嗦嗦地,顺着满是泥浆冰渣的人行道,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当路过一家卖鸡汤豆腐脑的小铺子跟前时,她驻足瞄了一眼铺子后面,只看见一个精瘦的中年妇女正在铺子里忙前忙后的,哦,还好还好,今天没碰见她家的那个准儿媳妇,那个准儿媳妇是自己的一个高中女同学,上学时和魏小河关系还不错,女同学长得很苗条很有风情的,听说最近正和这家豆腐脑店的大儿子谈恋爱,有时候偶尔瞅见女同学在铺子后面收钱盛豆腐脑,自己都快快地溜了过去,从来没跟她打过招呼,怕她跟自己客气起来,给自己盛碗鸡汤豆腐脑再不好意思要钱,不过,也有可能女同学看见她也装作没看见也说不定。

       魏小河顶着冷风,又往铺子里看了一眼,心里嘀咕,看起来生意很一般嘛,稀稀拉拉坐着几个顾客,在这么个小城市,看着这么个小铺子,做个豆腐脑西施,终此一生,对一个年轻女子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见仁见智吧!她竟然站在白色的蒸汽里发起了呆,里面的那个中年妇女看见了她,笑着对她打起了招呼:“小姑娘,来一碗豆腐脑?”

       魏小河笑着摇摇头,这才醒过神来,赶紧拔腿就走。刚走出两步去,就听见后面有人叫道:“魏小河!”

       她冻得僵僵地扭头去看,嗨,是张果果!她并没有因此停下脚,只是步伐稍微放慢了一点,一会儿就听见张果果 从身后,踢里秃噜地跑了过来,有点气喘吁吁嚷嚷道:“哎,你这人!看见我了,你也不等等我,你刚才不是看见我和你在一辆车上?!啊!一下车你就蹿呀!”

       “怎么?不行?!你费什么话!你不是和于伟他们这一小撮坏人在一起呢,谁知道你们这一小撮坏人要去哪里浪去?啊!再者说,眼瞅着我都快被冻死了,哎哟,我真的没工夫理你!”说着说着,魏小河竟小跑了起来。

       “哎呀,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坏人?!谁坏人?!哟!你是穿得太少了,我把棉袄脱给你穿呀!”张果果快步跟了上来。

       “得了得了,拉倒吧!你的棉袄?哼!我可不敢穿,回头再把你们老张家的最宝贝的儿子给冻病了,你爸妈,还有你姐该上我们家找我算账来了!”魏小河说着话,斜眼看了看张果果身上的一件运动风格蓝白相间的薄棉服。

       张果果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只是在旁边嗯嗯啊啊地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魏小河跑快了,没听清楚:“你说什么呢!?哼哼唧唧的,装美人呢?装蚊子哼哼就是美人?!”

       “没事!我是说我先去你家坐会儿行吗?”张果果扬起声说道。

       “哦,去我家坐坐对你来说不是件极为正常的事吗?你弄什么欲言又止,一脸鬼鬼祟祟的?!”

       这时,两个人已经走进了胡同里,脚下仍趟着乌糟糟冰冷的雪水,头顶的葡萄架上还间或掉下一大块半融的雪块来,张果果刚想打趣说,注意!别被雪砸脑袋上。就有一块雪块“啪”一声砸在魏小河的肩膀上,冰水溅了她一脸,她“哇”地大叫一声,跳了起来,疯狂地跑了几步,跑进单位楼的院子里,才用袖子胡噜了一把脸上的雪水。

       张果果也紧跟着她跑了进来,也是一脑袋雪水,进了院子就赶紧巴拉头发:“妈的!我们这条胡同真没法弄了,一下雪,处处是陷阱嘛,要想毫发无伤那就得练轻功,嗖一下从房顶蹿过来,我看只有韦一笑才能行!”

       “对!我看行!韦蝠王轻功独步天下,在下一直佩服得紧!”魏小河突然间听人提到自己喜欢的金庸小说,心里有几分高兴了。于是笑容满面地爬上三楼推开了自家门。

       “哟!张果果来了!”魏小河妈妈正抱着个橡胶热水袋,在厨房里守着个小煤炉子,小煤炉子上炖着一个小砂锅,一股葱姜和着猪肉的香味迎面直扑过来。魏小河站在厨房门口贪婪地吸吸鼻子:“闻着很不错呀!中午吃什么?”她探过身子,掀起砂锅盖子透过腾腾的雾气看了一眼:“猪蹄子汤!我的妈呀!太好了!再搁点干粉皮啊!”

       “对不起,没有!”妈妈坐小板凳上白了她一眼,“有猪蹄子汤吃还挑三挑四的,只有山药和粉丝可以放。”

       魏小河有点失望的“哦”了一声:“那,那最后别忘了放点胡椒粉和青蒜末啊!”

       张果果看没人搭理他了,也在厨房边张望了一下,不禁插嘴道:“我觉得猪蹄子炖黄豆芽最好吃了!”

       魏小河用手肘使劲杵了他一下,骂道:“滚一边去!赶快自己回家吃去!我好容易吃顿好的,不比你,张大少爷,天天鸡鸭鱼肉,胡吃海塞的。”

       张果果嘿嘿嘿笑道:“哪有哪有!还天天!对了,下次你再来我家,我给你做一道鲫鱼过黄河。”

       “什么叫鲫鱼过黄河?”魏小河有点好奇,歪着头问道。

       “呵呵,就是把鲫鱼卧在鸡蛋羹里一起蒸。蒸完蘸姜醋吃,简单是简单,不过还挺好吃的。”

       “去你奶奶的!”魏小河边骂边从椅背上拿起一件她哥的旧棉袄披在身上:“哦,好一点了好一点了!这下暖和多了。”

       和张果果一起进了自己的小屋,刚进屋,张果果在后面蹑手蹑脚地去把房门给关上了。

       “哎!你这是干嘛?!”魏小河瞪大了眼问道。

       “不是,你说我能干嘛!聊会儿天呗!”

       “聊!赶紧的!聊完赶紧滚蛋!饿了都!”

       张果果吭哧吭哧地,黑脸又红了上来。魏小河心里立刻明白了:“哦哦,是关于秦芳芳的事情吧?”

       张果果有点尴尬地点点头,看看她,手在桌子上乱抠着,沉默了下来,好半天没说话。

       魏小河拉开抽屉,在抽屉里面找出副破毛线手套戴上。戴上后,就伸出手左看右看,嘴里一遍遍念念有词:“真难看,真难看!真难看!”

       张果果嘴里突然蹦出一句话来:“小河,其实你披个破麻袋都好看的不行不行的!”

       魏小河闻言,吃惊地大笑起来:“哈哈,你这句话说得我怪受用的,有什么事情快说嘛,你这样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嗯嗯嗯,就是,你说说,我哪里不好嘛,秦芳芳这么看不上我?”

       “哎呀,怎么又来又来,上次你不是问过了吗?你比她小,而且,人家不想现在谈恋爱-----”

       “那她想啥时候谈?“ “我-不-知-道!张果果同志!大丈夫只患事业不立,何患无妻好吧?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工作用心赚钱,一定会有许多美丽可爱的女孩爱上你的,别钻这牛角尖了好吧?非一棵树上吊死?我都快被你弄的烦死了!你们俩不适合!懂了吧!”

       “怎么不适合?她说的还是你说的?”张果果眼巴巴地望着她。魏小河也说不清个所以然来。也直眉瞪眼地看着他,却突然发现张果果的眼里有一点眼泪浮了上来。心骤然软了下来。“哎呀,算了!她也没什么好嘛!老巴巴的。看着比你大好多!”魏小河昧着良心说了句秦芳芳的坏话。

       “我喜欢比我大的,成熟温柔懂事,我不喜欢小妹妹!”

       “那管什么用呀,你喜欢人家不喜欢你!”

       张果果被这句话扎得,缩了一下脖子。脸扭过去,装着眺望窗外风景,嘴里只是喃喃自语:“我到底哪里不好嘛,她不喜欢我,你说----我到底----哪里----”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