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病疚第4章   哥哥

    第4章   哥哥

    作者:枭某人    

      絲很想知道被抓住的那只疫人的情况。那只疫人被抓得太简单了,而且那只疫人的神态也不正常,与平常的疫人不同,像一个刚出生不久神志不清的小婴儿,而且那只疫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军队附近?这一切都令人怀疑。

      原本训练的军官忙于处理那只疫人,所以军队的训练便由另一个军官来代替。军官的名字叫卞魁,26岁。

      原先的军官在真正的疫人出现时的慌乱和恐惧,军队的所有人都看见了,从那时起,军队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这位军官其实也对疫人有恐惧。

      而这位新的军官却和那位军官不一样,军队里有人听说在疫人爆发时那位军官拿枪打死了几只疫人,虽然这件事只是听说,但还是有人相信了。

      这位新来的军官用了几乎两个小时的时间把军队里仅有的几十个人的脸和名字对上了,并记住了。

      卞魁的训练方法其实和先前那位军官的训练方法不同。先前那位军官的训练很单调,几乎只有讲课和练习射击,毫无用处。而卞魁则是在通过一些训练观察训练兵的体质,有些训练兵不适合去和疫人对战,卞魁则会注重于给那些训练兵讲解知识,增强那些训练兵的智商。

      卞魁这一训练方法是很好的。所有的训练兵都有适合自己的项目。

      絲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军官给她的感觉很奇怪。也许是不习惯这名新的军官的训练方式。

      在军队中,卞魁将训练兵分为两个组。絲无疑被划分到了战斗组。而安凝却不知道应该被分到哪个组,她不管是战斗力或是智力都很让人头疼。卞魁不知道应该把眼前这个外貌可爱实际却没有一点用的小姑娘安排到哪里去。

      安凝很惊讶,惊讶自己居然智力不如战斗力也不好。但是同时也很担忧,害怕自己被踢出军队。

      安凝最后被卞魁无奈的分到了战斗组,安凝在战斗组的成绩低得不像样,但也比她在另一个组的成绩好千百倍了。

      军队的效率渐渐增高,逐渐的,所有人都有了一项自己所熟练的技能,比如叶梵擅长近身用匕首攻击,而絲擅长用枪在远处射击。可安凝却让人很麻烦了,她不够敏捷,但远处攻击又瞄不准。卞魁很多次想将安凝安排到另一个组,可是安凝的学习程度比战斗力更让人感到担忧。

      一天晚上,安凝做了个奇怪的梦:自己被卞魁赶出军队,而絲在一旁冷漠地看着,最后一个可怜的眼神都没有分给自己,这让安凝很恐慌。

      安凝从梦中惊醒,梦里最后絲的那一个嘲讽的眼神令自己浑身难受。

      安凝起床收拾了一下,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整。她想到森林里去转一转。

      安凝走进森林,森林里的一切安凝都基本熟悉了。她往森林的深处走去,想到湖边静一静再回寝室。

      走到湖边,安凝看见一个人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那个背影安凝并不熟悉,可是貌似在哪里见过。安凝现在并不想和别的什么人说话,或者说安凝不想被别人看见,熟悉的也好,不熟悉的也罢。她转身回了宿舍。

      叶屹杰坐在湖边的大石头上发呆,他在想自己的弟弟——叶梵。

      叶屹杰是叶梵的亲生哥哥,但是叶梵从九岁那件事发生后就开始疏远叶屹杰,平时更是用一种极其厌恶的眼神看叶屹杰。在军队附近出现疫人时,叶屹杰比叶梵先要反应过来。事后原本的军官大大表扬了叶屹杰,叶梵却没有得到任何应有的夸赞。叶屹杰知道,叶梵从小就在乎别人给予的评价,所以叶梵在各方面都拼命表现,希望能得到一句认可。叶屹杰担心这次事情后叶梵会更加疏远自己,叶梵会觉得自己抢了他的功劳,会觉得自己抢走了原本属于他的夸赞。叶梵由于儿时的某些事情,性格逐渐扭曲,他总会觉得别人在讽刺自己,在变相地嘲笑自己,可他依然在努力保持活泼开朗。

      叶屹杰比叶梵大4岁,但叶屹杰很喜欢和自己这个弟弟待在一起,不管是去哪里基本都会牵着叶梵的手。可是自从九岁那件事发生后,叶梵开始对叶屹杰露出厌恶的神情,逐渐讨厌和叶屹杰待在一起,甚至一起吃饭都不愿意。就这样僵持了十年左右。

      叶屹杰有点搞不懂叶梵的内心,他所看到的只是叶梵的表面。在军队中就算是面对自己也能挤出一个虚假的微笑。可在寝室时自己甚至和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每次回到寝室叶梵就拿被子蒙着头睡觉,叶屹杰有时会打算在半夜叫醒叶梵与他聊一聊,可是半夜起床就看到叶梵不在床上,被子被规矩地叠好。有一天晚上叶屹杰没有睡着,而是躺在床上半睁着眼,悄悄瞄着叶梵的床。

      终于,到了半夜12点左右时,叶梵从床上坐起身来,安静地下床去厕所,然后又回来将被子小心地叠好。只有一点微小的声音,不仔细听几乎听不见。叶屹杰见叶梵出门,突然犯困,合上眼便睡去了。

      今天,叶屹杰失眠了,他紧紧闭上眼睛,可是依然睡不着。又到了凌晨两点差不多,叶屹杰又听到了一点微小的声音。他眯起眼,悄悄地瞄向叶梵所在的方向:叶梵又收拾好了床铺,出了门。

      叶屹杰便悄悄地跟了出去,看见叶梵走进森林后也跟了进去,结果跟丢了。所以叶屹杰现在坐在湖边思考。

      叶梵的作息时间很古怪,他午夜便会起床到森林里。这是因为他不喜欢睡觉超过6小时,所以会在6点到7点吃过饭后回到寝室时直接睡觉,然后在半夜12点左右起床到森林。

      今天叶梵起床后走到森林,他发现了自己身后有跟着别人,但是没看清是谁,所以快步走到森林后躲进了草丛中。在看清跟在自己身后的人是自己的哥哥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但也想知道他跟来干什么。

      叶梵起身悄悄跟着叶屹杰,看到他坐在湖边却不想上前搭话,躲在一旁的草丛中注视着叶屹杰,但叶屹杰一直在发呆。

      叶梵看了三十多分钟,然后想要起身走进叶屹杰。

      叶梵从草丛中走出来,微小的声音,叶屹杰以为是风声,没有在乎。

      “叶屹杰。”叶梵的声音在叶屹杰身后响起,因为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声音有点沙哑。

      叶屹杰被吓了一跳,但在听清是叶梵的声音后稍微放松了,往身后看去。

      叶梵在叶屹杰的注视下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我觉得我们需要聊一聊了。”

      安凝回到寝室,走到絲的床边,安静地看着絲,絲一如往常的睡颜:眉头微皱,眼睛闭得很紧,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嘴微抿着,窗外透出的月光撒到了她的脸上,整张脸显得透明纯净。安凝原本想出门安静一下的,但是见到森林有人就不想待在森林里了,别的地方都有人在巡逻。不但没有什么地方能让安凝冷静下来,甚至出去这一趟安凝的心情变得更差了。但是现在安凝的心似乎平静了不少,梦所带来的不适也稍微减轻了。

      安凝害怕絲会像梦里那样嫌弃自己是个废物,学习不行,战斗也不行。

      安凝回到自己床铺的位置,收拾好被子,坐在床铺上,等着天亮。

      “聊什么?”叶屹杰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惊讶,叶梵十分讨厌自己,十年以来几乎不愿意和自己多说一个字,今天居然会主动提出与自己聊一聊?

      “关于……你在13岁时的事。”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