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鸾凤七节第3章   溃不成军

    第3章   溃不成军

    作者:银俗    

      “公元1122年,宋金海上盟约之后,金人先后攻打了辽国的中京、西京等地,迫使辽帝狼狈西逃,正此时,辽国上下却空无一位能臣能掌控大局,因此亡国的危险骤然接近,此时,辽庭的贵族们,把留在幽州的耶律谆临时拥立为帝,正此时,宋徽宗似乎看到了转机,于是他在匆忙之间,派遣童贯为帅,领兵进辽,但对于军事一窍不通的童贯,根本就不能提出什么好的想法,而且童贯还不采纳其他战将的意见,顿时间,宋朝的士卒士气极度低下,而相对应的,辽国在耶律谆的带领下,上下一心,誓死捍卫辽国,军队士气高涨,成功的抵抗住了宋人的攻击,就这样,宋军很快就被打得溃不成军。

      童贯立刻率军南逃,辽军紧追不舍,宋徽宗吓得急忙要求童贯班师回朝,以护圣驾,宋辽的第一交手,就这样以宋的败落而告结,先前在镇压方腊起义之时,似乎不是如此的状态。

      宋皇宫内,镇南元帅童贯,带着讨方腊的功绩与被辽军挫击的败绩,低头跪拜,这位久久不敢抬头的奴才,在沉默过后,忍不住开口了。

      “皇上,如果不是因为方腊起义,也许我整备的大军就一定能…”这时,当童贯话语一半之际,只听宋徽宗骤然大怒,而童贯立马埋下脑袋,并且一言不发,一旁的丞相蔡京,则是细细的观察徽宗的表情,同时又瞟了一眼吓破胆的童贯。

      蔡京没有发言,只想听听皇上的意思,此时,徽宗则是带着极其生气的语气吼道:“你们说,要你们收复燕云十六州没有本事,恩?国库的钱财没少给你们吧?这大宋朝号称贵养兵,八十万禁军啊,这样战斗结果也未免太可笑了吧,啊!武器盔甲据说那是一等一的好材质所制造,但是你们瞧瞧,人家一帮子刚刚脱离野蛮时期的朝廷,还是一个被金人打残了的辽,怎么在你们手上,拿着朕最好的,所谓的训练有素的军队,禁军,怎么就打不过人家呢?你们说说”话语停顿少许,只见徽宗凝视群臣,随后立马将愤怒的目光转向了童贯,接着怒斥道:“还有你,童贯,啊…所谓的镇南大将军,几十万人给你,打方腊,一群装备差,且无任何战场经验的草寇,确实不错”

       顿时间,童贯带着极为卑微的语气连忙说道:“皇上过奖……”

       不说话还好,这童贯话刚说一半,立马就被徽宗打断了:“童贯,你的脸皮子还挺厚实的,夸你打几个草寇,你就自满了,童贯,朕给你的是号称无敌的禁军,镇压了几个毛贼,有什么好炫耀的,面对被打残了的辽兵,这无敌的禁军居然是一文不值!”

       童贯不语,徽宗瞬间抬起手来,并狠狠的指着童贯:“你是不是要朕提着你的脑袋为下一次北进祭旗!”

       “啊……皇上饶命……饶命啊…”一位堂堂的镇南大将军,瞬间哭的像女子一般,吓的浑身哆嗦,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时候,久久不言的蔡丞相终于忍不住发话了,蔡京出列,顺势跪拜,见蔡京的出现,徽宗瞬间缓和了下语气,然后问道:“蔡丞相,有何高见?”

       蔡丞相连忙回答道:“老臣不敢,但是皇上,这次北进的问题,也不全怨童大人”

       徽宗细细的听取蔡京言论:“因为据老臣所知,兵家有一大忌”

       大忌二字出,徽宗、童贯以及满朝文武都聚焦在了丞相蔡京身上,而随后,蔡京继续说道:“如果禁军直接北上,或许,不光是辽,也许连金人也会一并挫败”

       此言一出,顿时勾起了众人的好奇,而蔡京心内很清楚,此时的话语,可以让他的智谋得到圣上的认可,他的辩解得到群臣的赞赏,他的帮助,童贯今后会有感激之情,停顿片刻,回想起头日童贯在蔡府献上的珍宝,蔡京继续说道:“正所谓,骄兵必败,正因为打胜方腊,骄兵没有得到及时的调整,才会如此”

       蔡京的辩解,让徽宗不是太满意,于是徽宗告诉蔡京:“据朕所知,镇压方腊,死了不少禁军,而北上的禁军,好像是重新整编的,怎么会是骄兵?”

       “这个皇上您有所不知,其实,重新整编,只是兵家上的障眼法,是虎辽人用的,打一帮草寇,禁军怎么会牺牲很大呢”蔡京带着微笑回答道。

       而这一点,似乎徽宗半认可了,于是在蔡京继续辩解,徽宗听后,没有定童贯玩忽职守的罪名,只是觉得童贯治军无方,罪不至死。

       想到这里,徽宗总算是没有很大的火气,但是还是带着几分怒气吼道童贯,当然这个生气,也只不过是皇上给自己下台阶,当然童贯是个聪明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于是徽宗继续说道:“那你童贯就是治军无方,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是是…奴才知错…皇上息怒…”童贯的话语紧张,但是心里却明白,皇上不会杀他了,最多就是走个过场贬一下童贯,而力保自己的丞相蔡京,正是拉拢人才之际,也会给机会自己,并让童贯再次官复原职,

       当然,从另外一层含义之上,宋徽宗也很清楚,自大宋建国以来,一直都是重文轻武,祖宗定下的规矩改不了,所以眼下,童贯失败其实也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的,他还没有这个能力造反,朝廷还是在赵宋的手上,这个是最核心的问题,一位拿着大军也反不了的元帅,远远胜过一位有着军队百战百胜的且不忠的能臣,想到这里,宋徽宗内心似乎舒坦了一点,但眼下皇上还是要保证自己绝对的权威,思索再三,于是宋徽宗决定继续故作生气,假装没有饶恕童贯的态度,并说道:“这样,提着你的这颗还有用的项上人头,给朕将功补过,实在打不过了,如果需要求和就由你去,朕倒要看看,你童贯有没有这个颜面,去面对大宋的百姓!”

      “是…是!奴才知道错了,感谢圣上不杀之恩…”童贯的话语急促,那拍马屁的感觉,真是让人无法直视,而这时候,宋徽宗则是怒吼一声:“给朕滚!”

      听到皇上的宽恕,镇南将军童贯连滚带爬的离开,并连声道是…皇上…

      看着童贯远去的身影,此时的徽宗心里想到:“只要朕还是皇上,你的失败朕还是可以包容的”

      群臣此时连连下拜,而宋徽宗在众人都低头的瞬间,不时的露出了自豪的微笑,似乎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而当然此时,蔡京则是偷偷的抬起半边脸来,并观察到了皇上此时的龙颜喜悦,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在蔡京的计算之中,作为丞相的他,当然清楚圣上的想法,不深深揣摩君主的想法,如何才能够做到如此大的官呢?现在蔡京可谓是名利双丰收,一面皇上更喜悦自己,另一方面朝廷重臣镇南将军童贯,其心也是完全归在自己门下,想到两全其美的事情,蔡京也忍不住暗暗的微笑了一下…

      溪水缓流,暮春降临,缕缕青烟隐射,而就在此刻,宁静的湖水之中,几条活泼可爱的小鱼正在嬉戏着,时不时还溅落起层层水花……

      目光反转,水花静止,如同一轮明镜,透过映射,一位婀娜身姿的女子,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女子上身半露,且肌肤娇嫩,背对我们,如此的春光似乎将此时的一切目光全部给牢牢的吸引住,而随后,女的面部缓缓转过来,刹那间,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貌似天仙,长发秀丽且乌黑,鹅蛋脸型,柳眉,杏眼,唇红,而如此美貌的女子,年芳大约在十七八左右,其腰细,手臂滑嫩,还没等我们赏阅清晰,恰巧在此时,山泉之间腾跃出了层层雾气,瞬间给此地的佳景蒙上了一层薄薄滤镜,并隐隐约约的显露出了女子胸部丰满的形状,还没有等我们细细的品察完女子的貌美及身姿,一条轻丝纱巾就遮住了我们的全部视线。

      “谁……”突然,女子紧张的从口中蹦出了一个字。

       而此时,我们品阅到了女子的声音,其甜润娇柔,满了骄女的气息,而在这时候,女子的双目凝视,顺着其目光探去,一位身着大宋兵卒铠甲的男子躺在地上,时不时,男子因疼痛感而发出了哀声,也正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动了正在认真沐浴的清秀女子。

      带着紧张的情绪,女子连忙裹上衣裳,并缓缓地走向了倒地不起的男子,一探究竟,顿时间,一种奇怪的感觉突然在女子的心里出现,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女子的心脏在此时,跳的十分厉害,而其脸蛋娇肤之上,略微显露出了红润,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也许是自己第一次半露身体出现在男子的跟前…

      “为什么我见到这男子,内心会怪怪的感觉呢?心跳的厉害,难道因为第一次露身出现在男子跟前吗?不过还好,他似乎晕厥过去了,要不然这以后怎么见得人呢?”正当女子内心思索的时,突然几名身着铠甲的不速之客出现。

       男子四人,并身着辽人的铠甲,手持战刀,领头的士卒带着邪恶笑意说道:“哈哈哈,大宋顽强的士卒,居然逃到这里来跟小女子风流,哈哈”

      辽卒的话语中带着极其挑衅的感觉,而此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女子长得十分貌美,所以辽人忍不住开始对女子有了一些肢体动作,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这名已经倒地的宋卒咬紧牙齿,捏紧拳头,并缓缓地站了起来,其面貌完全展露在我们的面前,而男子则正是李元义,带着正义的气息,元义开口了:“放开那位姑娘”

       俊朗的外表,洪厚的声音,一幅坚定而执着的正义眼神,顿时间,元义将女子完全给吸引住了,这样的一种奇怪的感觉,女子从来没有过…

      当然眼下,几位辽兵却没有如此的情调观察,他们只是用十分粗犷的感觉说道:“哟嘿,就你现在的状态,还想要英雄救美啊,来啊,杀了我们啊…哈哈,不然…这个小娘们就归我们几位大爷了,哈哈”

       辽兵们的嘲笑声顿时满了此地,而此时,元义因为愤怒而不得不运气,顿时,莫名的气流从四境缓缓聚集,而这时候辽兵似乎感到有几分不对劲,于是集体挥舞刀剑,并冲向了李元义,并有领头的兵卒喊道:“快点干掉他”

      “寒雪排云手”顿时间,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名寒气,瞬间从李元义的手中放出,而被李元义的招式击中的几名辽兵,随后单膝而跪,紧接着口吐白沫,并在地上缩成一团,而这时候有莫名的寒气直接攻向众人的心脏,随后辽兵们浑身僵硬而阵亡。

      耗尽真气的元义在此时也是单膝跪地,一只手掺在地上,另一支手则是捂着胸口,缓和几口气息过后,元义双目无力的看着女子,然后用微弱的语气问道:“现在没事了,你是何人?”

      带着半惊恐的感觉女子回答道:“临安府人士,王丹怡,你是?”

       此时,而还没有等女子的回答话语说完,只见李元义瞬间倒地,并昏迷了过去。

      想到男子刚刚不惜生命也救了自己,丹怡认为,男子不像是个坏人,而眼下,男子救了自己,他自己却昏迷倒地,不救男子,丹怡的良心过不去,其实丹怡不仅是一位美丽的女子,而且心地还十分善良。

       但冒昧的将一位男子带回也不妥,针扎了片刻后,丹怡忍不住再次看了元义一眼,而这一眼,促使丹怡再次心跳加速,并坚定了丹怡的勇气,扶起李元义,并且离开。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