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遍地不栽桉第10章   :痕迹

    第10章   :痕迹

    作者:麦尼罗    

    “你确定是这儿?”只舟沿着他指的方向走了一圈问道。

    “就是这儿,就是这个崖窝。”张俨拾起地上的枯枝点了点地确认道,“我小时候随我阿娘上山拜佛,回来时候下了大雨,我吵闹着要回家,脚一滑就从山上滚下来,就是被这颗树给抗住的。”

    他蹲下身指了指树干上的疤痕,“我那时候摔的都动不了,又冷又饿,不得不抠树皮填肚子,后来我娘亲带人来寻的我,也是看到我挂在干枝上的护身符才发现了我,不仔细找都瞧不到我在这个地方呢。“

    “再加上每次我被我爹打,我都来这儿躲着,反正除了我娘也没人能找见我。”

    张俨笑摸着树,又将水袋里的水给浇了去,只舟让他躲去一旁,自己则躺在了那里。

    “你享受吧,这边的太阳特别足,我给你采些果子去,又酸又甜还特别脆生。”

    只舟张开眼,拿起手边的枯枝顺着胳膊划挖去,她起身翻了翻,又换了另一个方向找去,她盯着被抠下的树皮的枝干,不起眼的划痕让她眯眼盯着看去。

    “啊——”

    她头部剧痛,像是被人用尖刃由里到外的划破。她不受控制地倒在地上,耳畔的啼哭让她的心跟着不停的抽痛流泪。只舟控制着身体要捂耳将声音阻去,可她的意识不受控制,像是给她绑在了柱子上,只让她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呼唤。

    “…保护好陶儿…”

    “娘亲…别走…”

    “程桉…程桉…程桉…”

    “阿舟!”张俨扔下果子连忙跑过来,他不停的晃着只舟,可她就是醒不过来,张俨见怎么唤都没反应,他拿起了腰间的水袋狠狠的朝她的脸喷去。

    “只舟你醒醒啊!只舟!”他拍着她的脸,一遍又一遍的喊道,他急的满头大汗,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将脖子上的护身符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只舟回来,只舟回来,只舟回来!”张俨不停的重复唤道,直到他怀里的人有的意识,他才软下身,拍着他的脸让他醒过来。

    “只舟,你醒醒,只舟,你看着我!”

    “张俨,你要干嘛。”只舟被抽干的力气一下的恢复了过来,她看着自己干湿不一的衣襟,起身就要动手打去,“你怎么吐我一身水啊!”

    她眼前一黑,没支持住的又倒在了张俨怀里,张俨松了口气,抹去脸上的汗也缓缓躺下了身子,“阿舟,你刚才掉了魂,如果不是我,你就完了。”

    “什么掉魂。”只舟感觉额间有什么东西,她抬手拿下发现是个旧旧的护身符。

    她擦干上面的水渍递给他,刚刚之事,她有些记不太清,就是觉得脑子很沉,心也很乱。

    “就是你的魂儿要被带走了,是我,有着佛缘的张酒仙救了你一命。”

    “那也是佛祖救我一命,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只舟合掌阿弥陀佛的致谢,虽是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她还是很感激,“我是听到钟声醒过来的,悠长悠长的很好听。”

    张俨起身盯着他,抬手又在他额间探了探,“说什么胡话呢,哪有什么钟声,除了我一遍又一遍的喊你,根本就没别的动静。”

    “还有…你念叨的都是什么东西。”张俨起身将散在一地的野果又捡起来放在了衣襟里,他走过来又坐下,擦干净一个递给他,“还有什么桃儿,娘亲,还有什么橙桉的…”

    “这时候还没有桃儿呢,你要是嘴馋,还得等一阵儿。”张俨咬了一口果子,汁水又溅到了只舟的脸上,他抬袖给她胡乱的擦了擦,看她微怒也得知她彻底回了心神。

    “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张俨很快就吃完了一个果子,又给她擦了一个递过去。

    “我在想要是你也死了,我也去死。”只舟手微顿,眨了眨眼等着他的下文。

    “如果你也死了,河伯会真的杀了我的,一定会的。”

    日头渐渐落下,轻拂的晚风吹着枝头给山林带来了凉意,他们互相说着话,果子也吃的干干净净。只舟把攒的果核扔在一边,身边人俯身捡起攒到了树旁准备坑埋下。

    “恩人多吃。”他挖坑说道。

    只舟蹲在一旁看着他拨土的手,眼神流转到树干时,她倾身上前将张俨吓了一跳,“阿舟,怎…怎么了…”

    “我来吧。”她蹲在张俨身边,有模有样的学着张俨的话,“只舟见过恩人,多谢恩人当初相救之命,特奉谢礼,以慰心安。”

    她将东西慢慢的埋下,看到树皮上的痕迹时又拿起身边的石子挖了挖,回身道。

    “张俨,我们给恩人果核是不是不太好啊。”

    张俨仔细一想是有些不对,他起身朝林子里跑去,几步就没了身影。只舟扔下石子,拿着枯枝又仔细的挖了起来,痕迹越来越明显,只舟看后紧紧抿唇,随后又将土轻轻的掩上,合手谢恩。

    她扑去手上的泥土,难展愁眉,张俨跑回来,几下将果子放进未掩的坑中仔细的埋了起来,他看只舟情绪不多,随手将怀里的小桃子给他拿了出来。

    “就寻了这么一个,但是这个不能吃。”

    只舟接过,默默的跟在他身后走着,张俨还是闲不下嘴,一会儿说着这个,一会儿又说着那个,他说起有趣之处还不禁跟着手舞足蹈起来。

    只舟笑着捏紧了袖口,如果沐儿还在,张俨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你别忘了把我说的学给沐儿听,她喜欢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过几日我上集再给她寻些话本来,给她解解闷。”张俨送到门口依依不舍道。

    他退后几步朝着屋内看去,收回目光后又朝着只舟摆了摆手。

    “过几日有集上有灯节,你来吗?我来找你!”只舟回身看了看院子燃起的烛火,见屋内通明,她点头应允。

    张俨见他同意笑着就跑了老远,他边跑还不忘边回头看,屋内瘦弱的黑影朝他摆了摆手,她孱弱的起身,长长的垂下的发正映着烛火勾勒出恬静的身影,他停下脚步也用力挥手臂回应道,而后抓紧了小弓快步跑下了山。

    *

    红霞骤骤,张灯结彩的小院被喜庆沾染,十分热闹。

    吃酒的宾客喝的醉醺醺,不时的互相拉扯说着近乎的话,衣着整洁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染的油污,他尽力的阻着敬酒,可为首的人却是不依不饶的让他喝下。

    屋里的女孩很是安静的坐绣着荷包,她听着屋外的酣闹嬉笑声,心里虽是紧张不得不束着心思的绣着花样。门动了动,她惊讶的放下花绷,开门时瞧见了地上的包。

    她顾盼无人后捡起,打开后叠的工整的纸条被她徐徐展开看着,她将剩余的包布摊开,捧起闻后就觉得很香,身子却跟着热络起来。

    “那小子可不禁喝,脚底板都软成泥了。”张俨贴着门说着,鄙夷之色尽显眼底。

    “谁不知你是酒坛子里生出来的,他又怎么能喝的过你。”沐儿开门拧着他耳朵说道,张俨见她脸上红的不自然,推开她就看到了桌上的花。

    “哪个送来的花,你的脸怎都肿成这样了。”他狠骂的将花包起拿走,走到门口还不忘送给她个银簪子,“要什么花,要这个,你戴着肯定好看。”

    沐儿还要阻拦却只顾挡着又肿又热的脸,她收下东西将张俨推出去,自己调着呼吸又回屋对着镜子簪了上去,后窗黑影一过,她站起身看去,见什么都没有,她才接着绣着花。

    夜已黑,她揣好纸条悄悄的走出去,院子里安静的,除了没熄灭的烛焰闪动,剩下的就是轻轻的酒鼾声。河沐蹑手蹑脚的走向山,平常她总觉深夜害怕,如今不知为何倒是底气浑厚,走了许久都不嫌累。

    她摸着自己还红肿的脸,围好了面巾后才她缓了缓步伐扶树休息。

    “因郞,是你吗?”听着身后又脚步声,她回头轻轻问道。

    “嗯。”来人轻嗯,抱住河沐的时还不停的收紧着自己的手臂,河沐回身抱了抱,闻着他身上淡淡酒气,有些意外,“张俨今日灌你酒水,你莫怪他,他也是为了我好。”

    来人不说话,只顾把头埋进了河沐颈间不停的吸吮着,河沐被他弄的有些痒,可不知为何,才刚散下的痒热又被他给翻了出来。

    “因郞,你找我来是有何事?”她挣脱出怀抱,站不住的身子倚着树干跌坐着。

    “一直没见到你,有些想你。”

    他顺势压过,语气里的笑意让河沐慌忙推开他大喝道。

    “放开我…”

    “你放开我…”

    “你不是丛因,你不是他…你是谁…你放开我…来人啊…”

    河沐她大喊着,身上的男子听完更是开怀的笑了笑,她抽下发簪朝他狠狠刺去,男子盛怒却又转念加快了驰骋的速度,她忍痛不停的呼救,颤抖不停的身子让她拿簪都都握不住。

    “叫啊,看着不伦之事被人发现会怎样。”

    *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