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独立猎诡人第64章   你乱跑

    第64章   你乱跑

    作者:风羽然    

      “前面岔路,分头追!”

      两辆贴黑膜的面包车风驰电掣地停在街道口,从里面跑下来十多个黑衣墨镜的男人。其中一个话落,就见这些人训练有素地自动分成两拨,朝左右两边各自追击。

      不远处的防弹轿车,玻璃缓缓落下,露出一张男人的侧脸。高挺的鼻梁上垂落一缕头发,将将遮住眉眼。但雪亮的目光从发丝间透出,如有实质,形如刀尖。他就像不愿意别人看到他似的,将风衣的领子竖起,连一点五官都吝啬于泄露。

      “顾先生放心,这里两公里以内都有我们的人。只要跑到这里,就是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前排司机说道,放置在储物格里的几个对讲机,不断发出呲呲的电流声。

      后排的置物架被放下,上面稳稳地立着一杯冰咖啡。

      顾先生拿起饮了一口,喉咙顿时卷起一道秋风,刮得他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短暂的疼。

      过了好一会儿,后面才传来他微哑的声音:“你知道她是谁吗?”

      司机愣了一下:“是……是白……”

      “是顾太太。”顾先生说道,语气是平淡的,但内里埋着一丝只怕只有他自己才懂的颤栗,“是我陈南风的妻子,王雨晴女士。”

      司机似乎听出了他唇齿间的森冷,吞了口口水,勉强回应:“……是。”

      “你知道就好。”陈南风仿佛被那口冰咖啡浇灭了心头残余的火苗,静静地闭上了眼,“下次开口前,好好回忆一下我说的话。”

      “是。”

      司机惶恐不安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下陈南风,见他面色疲惫地像是小睡了过去,忍不住轻轻地吐出口气。

      快吓死他了。

      他以为……他以为陈南风会……会……

      不过渊龙会自从到他手里,就再没做过什么人命买卖,在陈南风手上做事,倒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他这个人,虽然不沾人命,却有比要人命更要命的手段。叫人——生不如死。要是手上没有两把刀,当年怎么可能从一个毛头小子,篡位成功呢!

      不过正如强大如阿喀琉斯也有他的脚后跟这道死穴,陈南风的死穴就是那位王雨晴女士。

      听说两个人从小就认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分开了,直到后来重逢,爱得死去活来。前两个月终于修成正果结了婚,谁知道两月后,顾太太就给顾先生戴了绿帽子,跟人珠胎暗结逃跑了。

      这事搁谁头上不七窍生烟?

      作为渊龙会这个前黑色组织的领头老大,不砍死这对奸夫淫妇还等过年吗?

      可,陈南风没有。

      他三天两夜没合眼了,就为了追回王雨晴。听听他刚才的口气,到现在还承认王雨晴是他老婆,还在维护那个女人。

      作为个男人,他很是想不明白陈南风到底磕了什么药!

      当然,这些消息的来源都属于大家私底下的人云亦云。本来,他们谁知道王雨晴?甚至都不知道陈南风已经结婚了。就在前一阵,这些消息前赴后继地流传在渊龙会其中,龙卷风似的弄得人人皆知。到后来,爆出王雨晴出轨的事情,整个渊龙会都炸了。

      心想,这死女人,胆子够肥,这下还不被陈南风大卸八块。

      谁知道——哎!

      问世间多少痴男怨女,要么死于小三要么死于基。

      王雨晴一跑,陈南风已经结婚,老婆又给戴绿帽的事情就藏不住了。至少在渊龙会,这已经是件摆在明面上的事。但现在,暂时谁也不敢在陈南风面前表露什么,怕吃不到第二天的早饭。

      司机正为顾老大默默叫屈,冷不丁后面的陈南风睁开了眼:“我下车走走。”

      “啊……是,是。”司机控制不住地冒汗,顾老大总喜欢出其不意地发出声音,好吓人。

      交代后,陈南风就下了车。风衣领子被秋风拨拉几下,终于扯开他的面目。

      他的眼珠不是纯黑的,在垂落的发丝衬托下,泛着一丝琥珀的光泽。但眼里没什么情绪,仿佛被刚才的那口冰咖啡冻出了凉薄。这种凉薄一直从他的双眼延伸至嘴角,连因通宵达旦没有休息而变得苍白的唇色,都仿佛浸透了无情的寡薄。

      说他对王雨晴爱得走火入魔形同嗑药,谁信?

      陈南风背后的大厦高层,有人从望远镜视角里静静注视着他。卷翘的睫毛不知道刷了几层睫毛膏,使它们根根分明坚挺,稍微眨一眨眼,就碰到了望远镜的镜面。只看了一会儿,镜面就被睫毛膏糊成一片,沾了层腻腻的油渍。

      “好了,我该出发了。”睫毛的主人放下望远镜,神色晦暗地起身,拉了拉因为坐姿而被压皱的连衣裙。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男人挑眉:“你不觉得该换一个形象吗?陈南风可不喜欢你这种重口味的。”

      女人一时有点气结,但是想了想那个王雨晴的样子,忍不住还是觉得对方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于是一扭屁股,招了手下:“走,看本小姐七十二变,拿下陈南风。”临出门时又回过头,若有所思地望了他一会儿,“欧阳天寒,王雨晴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非她不可吗?”

      欧阳天寒正接手她的望远镜,微微侧过脸想了会儿:“……你不也非陈南风不可吗?我们这叫各取所需。邵小姐,希望你马到成功。”

      “哦,多谢了。”欧阳依卿拨了下美发,头也不回地走了。

      欧阳天寒随手就把望远镜丢进垃圾箱,双手插袋,跟着出了门。

      而此时,陈南风靠在车外点了根烟,目光淡漠地望向路边停着的一辆小车——王雨晴把车开到这里,就弃车跑了。

      她以为丢掉移动GPS定位,他就找不到她了?

      这世上,只有不想找的人,没有找不到的人。

      ……

      ……

      下腹传来的抽痛让她不敢大意,王雨晴不得不放慢速度,最终毫无方向地跌在了街道某一处。

      她没来过这里,周围陌生得让人格格不入。

      奔跑抽光了她所有力气,突然间停下,她整个人像成了个空空如也的密封口袋,外面的空气进不来,她内里的气息出不去。从喉咙到整个胸腔,都跟被钝器生生磨损似的,疼得麻木又让人疯狂。

      然而她最担心的还是肚子里的小东西,得尽快找个医院检查确认一下他是否安好。

      于是她踉跄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手脚软得直抖,才撑起一点,就摔了回去。

      她听到周围不断有脚步声靠近,那是陈南风派来的人。

      不,她不能被带回去,绝对不能。

      这时,一双手扶住了她。

      “雨晴,怎么坐在这里?”

      这声音柔软和煦,听着让人如沐春风。可是王雨晴却脸色更加苍白,仿佛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声音。面前这个不是人,他是鬼,是魔鬼,是歹毒的魔鬼。

      魔鬼不容抗拒地将她从地上扶起,脸上是从一而终的微笑:“走,我带你离开。”

      王雨晴抖得更厉害了,也许是愤怒到了极点,也许是恐惧到了尽头,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手甩向这男人。

      “啪”一声,耳光又脆又响,他不躲不避。

      “欧阳天寒……你,你不得好死……”

      欧阳天寒扬笑,探出舌尖舔了下自己的唇:“为你不得好死,我心甘情愿。呀……雨晴,你流血了?”

      王雨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她抖得像是风里无辜的小树苗,慢慢望向自己的两条腿。粘稠的血液将裤子牢牢地吸附在皮肤上,像什么的灵魂,不屈不挠不愿离去……

      她来不及发出悲鸣,就觉得天旋地转,往一旁栽去。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