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奥特·五凶第3章   时见幽人

    第3章   时见幽人

    作者:暗尘    

      鸡徳晚上不睡觉,在羽光宫到处溜达。杰克在羽光宫一直很拘束,唯一跟鸡徳熟,八成会起来跟着鸡徳。鸡徳允许,就是让杰克不许大声说话,杰克很老实。

      现在来了一个欧布,鸡徳的“熬夜阵营”又加入一个。欧布不像杰克,像只小兔子上跳下蹦,不听鸡徳的话,带杰克“浪迹天涯”。

      欧布在墙头那会清楚地看见一个女孩的房间,欧布就往里看。杰克以为他要偷东西,便觉得欧布不会给他安全感,不如去跟鸡徳。杰克呆呆看着欧布,欧布将窗帘拉开一条缝。杰克大吃一惊,拉着欧布,却不敢使劲。欧布掀开窗帘,又有一扇窗户。欧布伸出手,杰克一惊,鼓起勇气用力一扯,欧布差点摔倒。

      杰克默默拉起欧布,欧布也不责怪,迅速打开了窗户。杰克上前阻止,欧布爬上窗台。女孩一惊,马上坐起来,狐疑地看着欧布。欧布感到杰克在拉他的裤脚,想回去,可又不好下台。欧布这才像目光转向女孩,感到女孩的模样有点熟悉。欧布又感到自己的鞋子掉了,转过头瞪了杰克一眼,又扭过头。是的,真是他,露芙•奥康奈尔。

      杰克拉下欧布的袜子,“哎呀,好臭!”杰克小声咕嘀了一句。欧布翻下窗台,穿上袜子,穿上鞋子,拉着杰克,将他推上窗台。杰克马上翻了下去。

      露芙犹豫了一会儿,伸手去关窗户。欧布连忙用手挡着:“别、别关,我是欧布!”

      露芙瞄了一眼欧布,松开了手。欧布趴在窗台上,饶有兴致地向露芙讲述:“羽光宫大得很,比你窗外的世界大得多。”

      “别以为我井底之蛙。”露芙冷淡。

      杰克开始打欧布屁股。欧布转过身,杰克一惊,欧布伸手要揍他,想了想,放下了手。他瞄了一眼露芙,带着杰克开溜。“干什么?站住!”露芙吼道,“欧布,晚上不睡觉跑羽光宫干什么?偷东西?哦,你旁边那位是你同伙吧?”

      杰克瞪了欧布一眼,仿佛在责怪欧布把他拖下水。欧布没主意,心想露芙怎么跟鸡徳一样。而且,露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废话了?欧布不理她。杰克逆来顺受,拉拉欧布。欧布只好退回来:“你想知道?”

      露芙不分青红皂白,给了欧布一巴掌。欧布揉揉脸:“我不问你吗?”露芙秒变冷若冰霜:“废话!”欧布小声咕嘀:“你才废话••••••”

      露芙坐在窗台上:“你想让我怎么样?”欧布凑近他:“我不能告诉你。你跟我走。”露芙踹了他一脚:“我会听你的?”

      “不去就不去呗,干嘛踹我呀!”欧布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杰克跟上去。

      露芙跳下来,拉上窗帘和窗户。

      羽光宫的夜晚,都和往日一样阴暗。

      林兰不知有人跟踪。地上有个影子晃动着。是月亮的影子?林兰抬头看看月亮。或是嫦娥,还是吴刚,或玉兔?

      影子悠悠向她“飘”来。林兰没注意,却被一只手用力拉走了。林兰眼前一黑,一个念头闪出:绑架。

      “绑架啦!有人杀人啦!救命!”林兰拼命大喊。鸡徳闪现在月光下,想上去打一架,发现对方是一个女孩子,便不好意思出手了。

      樱海听见林兰的呼救,连忙跑过去。鸡徳赶着林兰拐了一个弯,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影子投了过来。鸡徳心一紧:不好,这丫头的叫声引来了人。如果是我父亲,我就死定了。怎么办?

      林兰知道有人来就她了,越发挣扎。鸡徳将她推入草丛,自己也连忙躲进去。

      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切只有月亮知道。

      欧布带着杰克左拐右拐,露芙差点跟丢。

      欧布去找鸡徳,没找着。他一转身,恍惚看到一道黑影频频走来。欧布跑过去:“鸡徳!”

      “欧布,我不是鸡。”那声音忽近忽响,欧布一惊,是樱海。

      露芙跟上来。林兰探出头,看见露芙,连忙大叫:“露芙!”鸡徳将她的头按了下去,瞄了一眼露芙。露芙和林兰不约而同地探出头,鸡徳一踢林兰,压在露芙身上。林兰如鱼得水。鸡徳去抓林兰,林兰已跑了出来。鸡徳见形势已乱,忽然看见欧布,连忙走出来。

      樱海狐疑地看着他们,最后将目光转向林兰。林兰耸耸肩,一幅“我不知道你要来”的样子。鸡徳则将严厉的目光转向欧布,欧布躲避着眼神。六人默不作声,用眼神传递信息。

      一道影子射来。露芙不知该怎么办,拉拉鸡徳,低声说:“有人来了。”鸡徳一惊:“快跑!”

      月光,将六个人奔跑的影子拖得老长••••••

      “你还是不是我儿子?”

      “永远是。”萨罗小声说。

      “哥,干嘛这样对孩子呢?”菲利亚碰碰欧西,慈祥地抚抚萨罗的头发,“这孩子怪可怜的,这么早就梅勒妈。哥,您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呢。”

      “那又怎样?孩子到底是人。而且你孩子••••••”

      “我知道。他们都很好。”菲利亚幸福地笑了,“特别是东东兮,我相信,她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萨罗一脸委屈,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菲利亚。菲利亚摆摆手。欧西:“妹夫的情况好些了吗?”

      “都一样。”菲利亚揉揉眼睛,“大夫说,死神正盯着他呢。”

      萨罗忍不住插了嘴:“姨父要死了?”

      “别咒他。”欧西抬起手。萨罗往菲利亚身后躲。

      “萨罗,你也不小了。”欧西叹了口气,“你表妹都能去光阵了。”

      萨罗脸上一阵绯红。菲利亚连忙说:“对他们来说,是十分危险的事了。而且萨罗还没经验呢。”

      “经验是积蓄过来的。”欧西揪起萨罗,“去不去?”

      萨罗挣扎着,最后停下来,眼里万般无奈:“表妹去吗?”

      “怎么?”欧西笑了笑,“你还想让两个女的陪你去?”

      “不、不是呀。”萨罗吐吐舌头,“你就让东东兮去呗,她去又没关系。”

      “都一样。”欧西蹲下来,看着儿子的眼睛,“一个女孩和两个女孩,都是女孩。”

      “不一样。”萨罗抬起头,“一和二不一样。”

      “那爸爸答应你,怎么样?”

      “一言为定。”萨罗伸出小拇指。

      欧西想了想,勾起了他的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父子俩的手贴在一起,紧紧的。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