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卫天灵第24章   19下

    第24章   19下

    作者:吕凤伦    

      眼见面前那大腹便便的李如梦,还有孙兰娟与身边的小孩儿,卫震山与孙平浪久经江湖,也以为明白了整个故事,顿时苦笑不已。

      “娘,我……我恨你。”孙兰娟先入为主,也自以为是的听明白了,看着母亲,不再相信她所说只言片语了,即刻咬牙的叫道:“我死了,都会恨你!”然后哭着跑了。

      龙姗想拉住女儿结社,奈何被李小玲缠住,脱不开身,“娟儿,啊……”使出龙家绝世武学,一曰:日月神拳;一曰:日月剑法。反转杀得今生今世的冤家对头,急吼吼的。

      为了所谓的爱,李小玲赢了吗?

      为了所谓的爱,李如梦临时做这个骗局,她也赢了吗?

      “娟儿……”老太君急了,“你们都是混账啊!曲灵去把小姐追回来!”

      曲灵道:“是!老夫人!”跳起来,旋风一样去了。

      “娟儿……”孙平浪对孩子们的事,不由方寸大乱。

      “我没有把李如梦送到他的床上……”龙姗逃脱了李小玲的纠缠,摆斗,急忙解释。只是当下,她所有的解释,都会让人觉得是欲盖弥彰,狡辩就成了她自圆其说的证据。

      “师妹……”卫天灵欲追,这里却又有放不开的人。

      “徒儿,你既是我卫家的媳妇,脑袋里就别再胡思乱想,没有人敢欺负你。”卫夫人手了刀剑,把李如梦拥抱在怀里,自以为又赢了老情敌一回,暗自得意起来,冷冷火上浇油道:“天灵,你敢么?”

      “孩儿不敢。”卫天灵现在头大如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众人无语……

      “袁大侠……”卫震山夫妻迎着来人。

      黄昏,夕阳落山,回光返照。但见袁大侠白发如雪,黄袍大袖,健步如飞,冉冉向山上诸人走来。晚霞之中,他丢下身后一片片的残云。

      卫天灵求助的看着仙风道骨的师父,激动地大呼。“师父……”

      山风猎猎作响,只见袁大侠到了近前,即刻摆着木桩似的造型,怀里抱着孙兰娟的尸体,一脸愤怒看着在场众人,不置一词。

      “师妹……”卫天灵看清楚了孙兰娟的死相,心头顿时剧震,直觉眼前星花闪烁,马上便人事不知,昏倒在独孤无妄的怀里。李如梦、龙有义和庄慈等五姐妹连忙抢救。

      卫震山与李小玲见此变故,一时间乱了分寸,只道:“袁大侠,这是……”

      袁大侠冷冷的道:“都是你们几个做长辈的,自己造孽不算,还贻害了娟儿。你们不知道这孩子一辈子都要强吗?还瞎任性妄为……”老人家见卫天灵的情况危急,连忙放下孙兰娟尸体,上前一把抓住其手,只见左手连点他大穴若干处。全是命脉大穴,然后把他盘腿坐在地上。

      卫震山乃是武林高手,知道这位前辈为救儿子,使用了仙缘剑派的回天续命之术。

      曲灵很愧疚,悲悲戚戚的道:“小姐跑得太快了,等我追上的时候,袁大侠已经抱着小姐从山崖下飞了上来……”这丫头不善于撒谎,欲言又止的,内情显然不是她说的那样。在场的人都沉侵在悲伤之中,神智一时半刻回不过来,所以无人深究她为何撒谎。

      袁大侠起身道:“因果报应!”

      “娟儿……你怎么就这么的傻呀!”龙姗伏尸大哭。

      “娟儿……”老太君打了龙姗一巴掌,“混账,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的乖孙孙啊!你怎么这样绝情啊!狠心的丢下奶奶去了,我的儿子媳妇真是作孽啊!让我老太婆白发人送黑发人……”一个心情激动,便昏倒在孙平浪怀里了。

      “娘……”孙平浪连忙扶住,推宫过血相救。

      龙姗被打懵了,发狂的嚎笑起来!“都是你啊!卫震山,都是你害了我,害了我的女儿……”

      卫震山震动不已,一辈子的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不成想却困在儿女情长中,至今还要连累后人。

      李如梦也震骇不已,就没想到这个孙兰娟竟会这么的刚烈。情啊!是人一辈子的孽债啊,也有想不开的时候!

      卫天灵是被师父救醒了,可心智却糊涂了。婴儿在静慧怀里突然啼哭起来,向他摇手,他也无动于衷,眼前迷迷茫茫,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

      事情是一件一件的发生了,这是我们所意想不到的事。大错已成,在场诸位后悔已晚也,再怨谁都于事无补。

      李如梦后悔了,恨自己怎么要自作聪明?栽赃陷害龙姗不成,既害死了孙兰娟,还苦了卫天灵,自己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她这一作,不但害人害己,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就这一点,我们便可以看出此女子自私自利,人品素养也不怎么高了。

      “我错了么?我是错了……”李小玲看着眼前惨状,心下剧痛,当真是后悔不已,“是我害了那女娃子啊!”然后丢下一众人,狂奔下山去了……

      卫震山不放心夫人独自离去,看了龙姗一眼,一跺脚,“真是冤孽啊!”追着夫人的足迹而去,声音远远传来:“玲妹,等等我……”

      龙姗痴呆的靠在孙平浪的怀里,面对如此巨变,大侠也无辙了!

      卫天灵这是交的什么桃花运啊啊?所有的女子一一比较去,个个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离人群不远处,闫明君吼着白开心,“看看吧!疯子,都是你做的好事,我——休了你!今生今世我们别再见了。”

      白开心心下大急,“不要啊!”追下去,凄厉的声音响在雁荡山里,悠悠不绝!

      后人评价白开心,此人武功虽然高强,却是个神经病!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偏离侠义,倒还值得称道!

      可他常说:好人不好当,世人皆醒我独疯啊!

      袁大侠看看曲灵,点点头,对老太君别有深意的笑了笑,然后拉着卫天灵,并不顾孙家兄弟的阻拦,毅然带走了孙兰娟的尸体,却不说明缘由。

      “我不想与诸位打架,所以诸位最好是稍安勿躁,放我们走。”这是这个绝世高手,临走时所说的豪言。的确,当今世上只有袁伯来,敢与在场的高手,说这样的放肆言语。

      在座众人都以为这老人家对徒儿感情好,是悲伤过度之言,不疑有他。

      师太知道,在场诸人,这老猴子忌惮只是自己与师妹,所以先拿话来拦住她们。究竟为什么,她也不得而知。

      老奶奶伸着手,蹒跚的追了几步,想要抓住什么,然后颓然放手,想起袁伯来临走一笑,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哈哈笑道:“好你个小猿猴,胆儿越来越肥了是吧!敢戏耍起你老姐姐了……辛亏老身久经江湖,内力深湛,否则就要被你这臭小子害死了……”

      众人还是不知内情,茫然相顾,心里自以为是的叹息,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害得老太君的神智都糊涂了。

      静慧师太却恍然大悟的笑了。

      只是山道上白发人送黑发人,情景好不凄凉!

      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全书完!

      一九九八年,作者年少,呕心沥血写作此书。

      二○○二年十二月一日星期日半夜01:57:20秒修改稿于四川安岳玉观村一组家里。

      二○○三年十一月五日在永顺镇上租居时修改。

      新版终于修改完了,让手迹变成电子文字,工程浩大,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泛黄的手稿容易碎掉,不得不让我时刻小心在意!今方得如释重负!

      二○一八年一月二日星期二中午01:12:48秒全新修改。

      二○一八年一月四日星期四夜里11:32:28秒修改。

      二○一八年一月十日星期三夜里10:35:34秒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