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日出日落之漠国花妃第84章   一条长凳子

    第84章   一条长凳子

    作者:阴阳勃勃神    

      于是,田四伸出双手,一只手扶在王思思的肩膀上,一只手轻轻按在她的嫩腰上。

      姑娘柔柔软软的肉肉,通过他的手掌,直入心扉。

      他禁不住深呼一口气,恨不能吸进王思思,直到自己的身体最深处。

      所谓爱情浓处的说法,我要吃了你!原来就是这种想法,田四暗暗称奇。

      爱情的感觉就是美味,让一切男女为之疯狂。

      阿刘跟着两人一起走,他瞅着田四的手,心中暗骂不止,特么的!他以为他是姑娘心中的男神?可以自由自在摸摸她的身体。

      于是,他想显示出平等的地位,伸手摸摸姑娘的身体。

      不过,他不敢伸手,抬头看看王思思,女子的表情温柔却犀利,不是一个好招惹的女子。

      阿刘的心思稍稍胆寒,骨子里却挤榨出另种的快乐情愫,他情愿给这个傲娇的女子当狗狗。

      王思思让他做什么,他义不容辞去做,只求女子给予自己摸摸身体的资格。

      不过,王思思走路过程中,一直没有正眼瞧他,一副傲娇的女王气势,整个人故意软在田四的怀里,任由他抱扶着自己前行。

      田四原本想借机摸摸王思思的身体,她的柔美身体,具有强大的诱惑力,此时占据他所有的心思。

      可是,王思思整个人倒在自己的怀里,他已经不是简单扶扶而已,需要用全身之力,抱着田思思往前走。

      于是,王思思的脚步没有停止,只管伸脚前行,田四除了抱着王思思的身体,不让她倾倒外,没有一点机会,去摸摸触触。

      特么的!田四在心里暗骂。

      他转头看看阿刘,与他四目相对,田四跟着笑笑,冲阿刘挤挤眼睛,意思是,女子很骚,大家都是玩玩,不可吃醋。

      阿刘明白田四所意,眼睛眨巴几下,嘴角跟着一抹色色的笑笑,眼神甚至看看王思思,意思所指,随便玩玩,没有人吃醋。

      就这样,三人拖拖拉拉,来到一号包间门前。

      好了!王思思停住脚,跟着扭扭身子,田四的手掌中,立刻传来热乎乎麻酥酥的醉心感受。

      他想跟着摸下去,直到思思的身体深处。

      不过,王思思没有给他很多摸摸的机会,她扭着身子,挣脱他的手。

      跟着,王思思打开包间门,扑面一阵花香气息。

      好香!田四跟着赞一声。

      里面都是花!各种花,玫瑰,兰花,还有仙人掌!田思思笑笑介绍。

      哦!田四一阵惊奇,屋里为何养许多花呢?

      阿刘睁大眼睛看,也感觉十分神奇。

      你们不懂呀?王思思挤挤眼睛,很神神秘秘的模样,眼角处不忘流出一丝丝色色的感味。

      这些花有香味,还可以净化空气,更重要的是,提高人们的兴奋度,王思思笑笑说。

      她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眼角流露出许多色色的成分。

      不过,阿刘没有注意到,他只顾看花,心里羡慕,吃饭的地方也是花呀!

      田四无心赏花,美丽的女子就是最美的花,他只需要看看王思思的脸蛋,她的身材,最好是剥掉衣服后的身体。

      简直无法形容的花朵!他在心里暗叹。

      嗯嗯!好好!田四跟着响应,他要溜须王思思。

      来吧!这里是餐桌,她随手指指,一张大圆桌呈现在三人面前。

      实木制作的桌子,只是刷了一层桐油,显得晶莹透亮,闪着金黄色的光芒。

      圆桌周围,放了十张太师椅,一溜桐油刷制,尽显清新优雅之风格。

      嗯嗯!不错!田四忙称赞,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笑。

      阿刘听见田四叫喊,忙转过头,看看桌子,又看看椅子,嘴里跟着轻轻赞道,好桌椅呀!

      呵呵|!王思思跟着笑,她不觉得他们说话虚伪,被人奉承,心里总归是甜蜜蜜。

      这里还有一张长椅子呢!王思思喊两人,伸一只手指指一条长凳子。

      咦?阿刘发出惊呼,这样长的凳子呀?

      田四放眼看看,一条桐油刷制表面的木制长凳子,靠着一面墙摆放着。

      这条凳子属于特制,并不是单单四条腿的光面凳子,靠墙的一面,有靠背,十几个木片格子,镶嵌在一个木制框架内。

      和太师椅的椅背结构差不多!田四暗想,不过,却长过太师椅很多倍。

      坐坐看看!阿刘好奇,说话间,他已经坐在长椅子上。

      靠在椅背上,他伸展腰肢,笑笑看着两人说,这条椅子不错,坐在上面很舒服。

      凳子的表面很光滑,上等的木材制作。

      不过,田四没有心情欣赏凳子,包括阿刘在内,他都感觉是累赘,只想和王思思两个人,拥抱在这个包间里。

      当然了,这条长凳子,他看出了另种用途和意思,凳子面很宽,一个人躺在上面,绰绰有余。

      男女搂在一起,在凳子上面,完全可以爱爱呀!他暗暗地想。

      同时,他这样想,这条凳子假如是用意在男女的爱情事情上,说明包间里,不但吃饭,还可以谈说爱情的事情。

      于是,他看一眼王思思,觉得,今天拿下她,应该属于十拿九稳的事。

      开放的女子,令他心动,让他有机可乘。

      不过,他又看一眼阿刘,心里却显得犯愁,怎样面对阿刘醋醋的状态呢?

      给我揉揉肩膀!王思思转脸看着田四说。

      她一点也不忌讳呀!田四闻听她的话,心中暗喜,却另有一种惊慌。

      嗯嗯!他在嘴里哼哼着,眼睛却看向阿刘。

      碍事的家伙!一点不识趣!他跟着在心里暗骂阿刘。

      阿刘却不看他,甚至不看田思思,自顾自坐在长椅上,眼睛只管盯住身边的花,专心的模样,似乎研究花卉的专家。

      田四禁不住冷笑一下,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难道明确说出来吗?田四自问,让他出去避避!

      王思思说完话,眼睛瞅瞅田四,给他一个色色的眼神,跟着,她扭身坐在阿刘的身边,嘴里问一句,你干嘛呢?

      哦!阿刘在嗓子眼里应一声,马上有了精神,有了反应。

      他转过身子,甚至转过头,面对王思思,笑笑说,我正在看花!好美丽的花!

      他看王思思的眼神里,瞬间透视出隐隐约约的色色光芒。

      呵呵!王思思自然看出来,忍不住捂嘴笑。

      她喜欢帅帅的男子,更喜欢采集男子身体内的阳刚之气。

      阿刘不算帅气的男子,可是,他的肤色不错,瞅着他的身材,比起田四,似乎强壮匀称一些。

      于是,王思思的爱情心肠,不打算闪过阿刘,不管帅男,还是不帅,只要有了纯洁的阳气,都是她的最爱。

      王思思稍稍修炼过男女间的阴阳神功,曾经拜师一位道长,是个女子,细细教授过她采阳补阴之术。

      不过,阴阳神功太过于博大精深,她不能练就到神奇的境界,只是皮毛而已。

      就是一点皮毛般的阴阳神功,却可以让她美颜如玉,延年益寿,可见,神功不愧是神功。

      这种花有什么看头?你没有见过花吗?王思思冲阿刘说话,语气里透出另种意思。

      田四听她说话不对味,好似比喻她自己是朵花,可是,这朵鲜艳无比的花,却要倾倒在阿刘的身上。

      顿时,田四的心里,装满醋醋的爱情嫉妒。

      他在心里狠狠瞪了阿刘好几眼,不过,他的眼睛,却不敢看阿刘,省得小子看出来,自己正在嫉恨他呢!

      见过花!阿刘忙回答,跟着点点头。

      跟着,他在心里暗骂王思思,臭妞子!哪有这样说话?岂不是嘲笑我孤陋寡闻呢?谁没有见过花呀!

      不过,阿刘在心里骂王思思,他却在脸上挂出万般笑容,他喜欢王思思,便不能得罪她。

      纵使她有了万千条错,放在发情的男子眼里,她没有一点错。

      阿刘甚至咧嘴笑,不过,自己也能感觉出,这样的笑笑,简直就是傻傻的笑。

      这个时候,他想起听说的传说,陷于爱情泥淖中的男子,都是傻傻的表现。

      似乎包括了女子,她们爱上了一个男子,也会傻得可爱!阿刘独自在心里嘀咕。

      傻冒!王思思果然在心里这样暗骂阿刘。

      不过,她的心,却感受到一丝甜蜜蜜,看看男子的傻样,才知道自己原来很聪明呀!

      特么的!她跟着暗骂几句,谁说女子不如男?看看他们的傻样子,哪里比得上女子呀?

      她转转眼神,看见田四,他的眼睛正瞅着自己呢!色色中装满醋醋的眼神,令她自豪,让她感动。

      美丽的女子可以拥有如此大的吸引力,让男子,让无数的男子,甚至说,所有的男子,折弯他他的腰。

      呵呵!她忍不住笑起来。

      田思思清脆的笑声,缠绕在这个包间里,带有一种诱惑,更有种醉醉的穿透力,直直戳中两个男子的心。

      身心俱醉!田四禁不住暗叫一声。

      他的身体热起来了,他的所有感觉都是眼前的王思思,真想拥抱住她,狠狠亲她!爱她一万年。

      田四恶狠狠地幻想。

      阿刘的身体出现严重变化,他的另一个生命载体,已经膨胀,牢牢顶在裤裆里,让他心奋,令他难耐。

      真想抱住她,阿刘暗暗呐喊,剥掉她的衣裤,压在她的身上,多么无法形容的快乐感觉!

      王思思透过笑声,隐隐感觉出两个男子的身体与情绪变化。

      他们此刻都爱上自己了!她暗暗自喜。

      嗯嗯!她在嘴上装作没事的模样哼哼唧唧,眼睛开始滴溜溜乱转,先看看阿刘的裤裆,有没有变化?

      男人的一根精灵,就是女子一生的梦想故事,王思思太喜欢这根精灵了,粗粗壮壮,蕴藏着天上的太阳和月亮。

      触触它们,可以采阳补阴呀!她快乐地想到这里,禁不住伸出一只手,摸摸自己的脸蛋。

      一脸柔滑光洁的肌肤,全部得益于天上太阳与月亮般的滋润呀!

      现在,她的太阳,她的月亮,皆在眼前的两个男子身上。

      好想采阳补阴呀!她的内心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沉吟。

      她又瞅田四一眼,这个帅帅的家伙,会不会如同阿刘一样?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

      帅帅长相的男子,心底高傲呀,一般不把女子的爱情放进心里。

      阿刘不帅,没有女子主动献身,他只有委屈下身段,苦苦祈求女子。

      因此,丑丑长相的男子,远比帅气男子好俘虏。

      王思思在心里乱想一通。

      试试田四!她暗道,看看帅帅男子的承受度。

      于是,她喊愣住神的田四,唉唉!你干嘛呢?

      没干嘛!你要做什么?田四听到她喊叫,忙回过神,这样回她几句。

      呵呵!王思思冷笑,你健忘还是没有脑子?

      嗯嗯?田四只有哼哼的份,他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忘记王思思适才的话,为她揉揉肩。

      过来!王思思大声喊叫田四。

      嗯嗯!田四只能继续哼哼唧唧,他的心里,迷迷懵懵,这个女子,怎么回事?

      于是,田四乖乖走到王思思的面前,弯腰笑笑,你说说!什么事?

      这个时候,他自感就是一条会说话的狗,摇着尾巴,向主子买宠,只为一顿狗粮。

      可是,他不是真的狗,却要装出一副狗狗的姿态,只为一个美丽女子的身体。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