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等到的是第5章   回归

    第5章   回归

    作者:殇罂粟    

      5。“韩默,你在哪里?!”袁薇不知道该去问谁,只好问自己,可她也给不了自己答案。浑浊的水裹挟着她的声音,不知道涌向了何处。

      那是他们在一起后的第一个圣诞节,袁薇已经转了科室,上不了手术台,但她还是在研究那本医术。快半年了,韩默真正的沉默还是没让袁薇忘记他,她知道,那个意外不是他的错,所以,她请了长假,去云南!

      几经辗转,袁薇总算是到了军区,也晕倒在了大门口。她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务室了,旁边站着一个男人,不是韩默。

      “他在哪?”袁薇确定,这个人认识韩默。

      曹平江抬头看了眼窗外,说:“他让你回去。”

      “他到底在哪?!”袁薇走到曹平江面前,脸色苍白,声音也不大,但就是把他吓住了。

      “一会儿会有人来带你出去。”转身走出医务室,曹平江带上了门。

      门外,韩默靠墙而立,双手插在裤口袋里。

      曹平江对他说:“都过去了,你怎么还放不下。”

      “是我害她上不了手术台的。”

      “不是你!你怎么这么傻!”袁薇打开门,猝不及防听见那话,“所以你才躲着我?”

      看见她,韩默建设起来的心理防线便崩溃了。

      “我没有躲你,部队很忙。”

      “你骗我!”

      “诶,弟妹!”曹平江突然插进话来,“这他还真的没有骗你。”

      “别说了,哥,你先走吧。”韩默出声制止,“我自己解释。”

      “行吧,还有半个钟头,你别迟到。”

      曹平江小声提醒他后离开了。韩默和袁薇一同陷入了沉默。

      “怎么说?”袁薇扶着墙质问,韩默认真地看了她一眼,转开头说了起来,直接跳过了禁闭的事。

      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听这些,只是想多看他一会儿。听完之后,袁薇看了眼手表,还有二十五分钟。

      “韩默,你还爱我吗?”她看着韩默的眼睛,令他无法闪躲。长达一分钟的沉默,袁薇笑了:“为什么不继续爱我呢,你不应该对我更好吗?”

      “我怕……”

      “你在怕什么?”袁薇打断他,“你是韩默。”

      “韩默!你在怕什么!站起来,继续跑!”这是他的养父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炸弹就在他的脚边炸开了,再然后,他就去当了特种兵。

      思绪回到当前,入眼是袁薇清纯而苍白的面孔,他爱上了这个女人,他很清楚:“我还爱你啊,但我害怕我会伤害到你和你的家人。”

      “是我相信你。”袁薇,听他说过他是一个孤儿,烈士遗孤,但她并未深究过这个问题。

      面对袁薇,韩默已经妥协了。一旦妥协,面临的就是情感的倾泻。半年来日日夜夜的思念催促着他紧紧抱住袁薇,一个不算温柔的深吻总算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坚冰。

      “我要走了。”韩默把头埋在袁薇的颈间,声音沙哑着,充满了不舍。

      “去哪?”袁薇抱着韩默,双手紧紧揪着他的军装。

      “缅甸。”

      “多久?”袁薇小心地问。

      “半年。”韩默闷声说,“这半年都不能和你联系。”

      “不要忘记我就好了。”

      透过窗户传来的口哨声在催促着他离开。韩默放开了袁薇,像从前一样转身,没有回头地离开。

      缅甸之行其实是至少半年,但他没说,他也想要自私一回。

      韩默走后,老首长找袁薇谈了谈。被带到老首长面前,袁薇的心里是忐忑的,她看得出韩默还有事情瞒着她。

      “回来之后,我关了他一个月的禁闭,取消了他一年的休假。”老首长站在窗边说,袁薇就坐在椅子上,“刚出来的时候,我就接到了她的养母去世的消息。”

      袁薇瞪大了眼睛,不敢想象那段时间他的心里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是谋杀。”老首长接下来的话已经超出了袁薇的承受能力。

      在收养韩默之前,他的养父韩真和他的养母刘芳本是有一个女儿的,但就在这个孩子刚满一周岁的那天,刘芳带着孩子出门,遭到了绑架,这是一场报复性质的绑架,对方只求让韩真痛苦。孩子是被歹徒摔死的,刘芳则因腹部受到重创而失去了生育能力。

      韩默八岁那年,被韩真带着出去玩,报复再一次来袭,韩真牺牲了自己。后来,韩默成年了,他要进部队,但刘芳不让,两个人冷战了半年,韩默还是走了。

      他进了部队,一直都有给刘芳消息,休假了也会去看她。表面上,刘芳还未原谅韩默,但心里着实心疼得紧,没有一次在送走韩默后不哭的。

      刘芳的过世,是又一次报复,本来韩默不该参与其中的,可他就是去了,义无反顾。

      听完这些,曹平江的妻子尹晓兰陪同袁薇回到苏州。她和曹平江就是住在苏州医院附近的那户人家。

      “妹子,像平江、小默这样的人,发生那种事是一定会选择承担的,而我们这些女人也不得不担起这样那样的压力,习惯就好。”尹晓兰将袁薇送回家,这样和她说。

      “姐,他们会平安回来吗?”

      “会的,一定会的。”

      但是,半年了,韩默还是杳无音讯。袁薇休息的时候总会找尹晓兰出去逛街。曹平江和尹晓兰没敢要孩子,她俩出门也就自在许多。那是第二次,袁薇问尹晓兰:“姐,他们…”

      尹晓兰凝视着缅甸的方向,打断她:“一定会回来的!”

      这半年,袁薇似乎已经麻痹了自己,接下来的一整年,她都没有再问过这个问题。直到又一个雨季,她收到了韩默的短信!

      “我回来了。”

      袁薇不敢回消息,没过多久又收到了他的列车班次,他是坐火车回来的。这一次,她回:“我去等你。”

      自从心里多了一个韩默,袁薇就发现自己一直在等待。她就这样无助地蹲在路边,雨势越来越大。一辆警车呲地一声急停在她面前,但这并没有惊到她。

      水没过了脚踝,袁薇的眼前是带着血迹的迷彩裤管。

      “韩默?!”袁薇抬起头,不知是泪还是雨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可她就是看清楚了这个人,他一定是韩默。

      “你怎么才回来!”她嚎啕大哭起来,将压抑了近两年的思念宣泄了出来。韩默就站在她面前,不知所措,任她蹲在地上痛哭。

      等她的哭声笑了下去,韩默才蹲下来,抱住她说:“我回来了。”

      这句话,袁薇等了近两年,她揪紧了韩默的军装,暗自发誓:“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混蛋!你说话不算话!”

      韩默任她打任她骂,脸上漾着幸福的笑容,直到两人都湿透了。他打横抱起了挣扎的袁薇,上了警车。袁薇一下愣住了,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急忙问:“不会又出事了吧!”

      “这次真的没事。”韩默没忍住,笑了,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说,“该感冒了,赶紧回家!”

      警车在积了水的路面上飞驰,驶向苏州第二医院。韩默早就在这附近买了房子,前一天还雇人打扫了一番。

      袁薇躺在他怀里,笑了起来:“你早就打算好了!连我都算进去了!”

      “嗯。”韩默拥着她应声,慵懒得不像话。

      “明天要去……”

      “我陪你。”

      “完了之后,我想……”

      “我陪你。”

      “你这么空?!”

      “我请了婚假。”

      “……”袁薇默。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话落,袁薇感受到了指腹的冰凉。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