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倾辰珏第22章   风雨欲来

    第22章   风雨欲来

    作者:三旌    

       原来如此,在辰王府中她只是个秘密,而且见不得天日。当初夏辰莫明明对她说为了她的名声不得不如此,现在看来,终究是为了他的面子吧。“锦儿,别说了。卿儿,本王,不全是顾及面子,你可信?”“王爷,是倾卿僭越了,倾卿终日在这府中无所事事,王爷尚且如此厚待倾卿,吃穿用度皆上乘,倾卿不应再有过多奢求!”“卿儿”“王爷,倾卿请求,日后取药引尽可多取些,愿王爷早日安泰,倾卿也好今早离开!”“宏卓,马厩我来打扫,你去歇着吧!”

      本想对她略施小惩,谁知她性子如此倔强,夏辰莫摇头。他是极顾及面子,这些年这病怏怏的身子让他成了整个大夏的笑话,他哪里还有半分面子。“辰莫,你也莫怪倾卿了,略略惩罚便可以了”。“锦儿,你先回去吧,我想静静”“嗯,你早点休息,成亲之事,你及早定个日子,我也好及早通知父兄”“嗯”。

      北境边境,定远关。

      “将军,明日之役,关乎胜败,此战胜,我等便可还朝”“呵呵,还朝,本将父亲瓮逝,独子深陷牢狱,尚不能回去一看,将在外,身不由己!”“将军莫要伤心,皇后娘娘说了,此战一胜,将军军功卓著,想来皇上也得给将军几分面子,公子不会有事”“逝者已逝,本将不能向前尽孝,元良是本将独子,爱妻临走前再三叮嘱照顾好元良,是本将未能做好!”“将军,此事定有蹊跷,公子生性单纯,怕不是被某些小人利用了去,说不定探花一事也是那呼才捷与九王爷给公子下的圈套,如今那呼才捷弃高官厚禄,去了辰王府当个幕僚,此人之前定与九王爷有勾结!”好个老九,从前他从未关注过那个满身病的废物,没想到他却暗地下套害良儿,不管是何居心,他张孤石定不会放过他!

      “传本将命令,明日之役,只许胜不许败,降者,就地斩立决!”

      黄昏时分,残阳西下,一切终归尘土。老兵老马从未见过如此惨烈战役,5万将士,只剩余不到一万,沙场遍地猩红,似是每粒沙子都沾染了将士的鲜血。今日之战,胜了,可代价,不亚于战败。将军下了命令,此战不能输,将士们已连续征战数月,人困马乏,本就不宜现在征战,莫将军建议休养生息,可张将军一意孤行,大夏损失颇重,看起来这战是赢了,可大夏元气大伤。

      “张将军,本将说过,今日不宜出战,损失如此惨重,如何向圣上交代!”“莫将军,本将军不出手,难道要让那一群蛮夷攻破这定远关?您常年驻扎北境,应该知道,这定远关可是大夏门户,速战速决驱逐蛮夷方为上策!”“张将军,此时不应如此冒进,北境这时分正时牛羊肥美时节,北境人又生的骁勇,如此轻易战败,本将总觉不妥啊!”“莫将军,您老了,胆子也小了,圣上让本将前来平定定远关动乱,本将不辱使命,也该还朝了。”“张将军,不可,北境人不知何时便会卷土重来,张将军切不可大意!”“莫将军,本将自有分寸,莫将军只管守好北境便罢了!”“张将军!”

      莫枫见无法劝阻张孤石,只得愤然离去。今年北境新任统领乌孙嘉懿年仅17岁,原乌孙王奴婢,生母位份低贱,自小不受重视。前几月乌孙王驾崩,嫡子乌孙嘉合本应顺位继承,未料乌孙嘉懿连弑二兄夺得王位,自此坐拥北境江山。这乌孙嘉懿年少气盛,不满疆土划分,欲同大夏公分天下,自即位以来便频频滋事,此人性情诡谲残暴,擅隐忍,莫枫不知他这次又打得什么算盘,不可大意啊。

      “将军,那莫老将军越发的胆小了,大夏开国飞将军,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就瞧他女儿莫锦儿看上的那病秧子,就知道莫枫能有什么血性。”“将军所言极是,不过咱们这次上万惨重,五万将士只余不到一万,大夏开国以来从未有过如此伤亡,该如何上报?”“纪军师,本将怎么记得只伤亡了不到一万,军师记错了吧!”纪白立刻明白张孤石话中意思,“看小人这脑子,竟然记错了,将军,此次还朝,咱们可得新仇旧帐一块算!”“那是自然”!

      “皇后娘娘,将军来信,大胜,十日之后还朝。”“莲儿,你说什么,快,把信给本宫看看!”张孤雪大喜,哥哥终于要回来,他们张家终于要有依靠,哥哥军功在身,想必元良皇上也会从轻发落。夏辰莫,言思竹,张家的仇,她要一笔一笔跟他们算!

      辰王府。

      “呼然,宫里人说张孤石大胜即将还朝,你说本王该如何应对?”“王爷,当初那步棋您既然已经下了,就该料到所有结局”“话虽如此,本王怎么也得做些应对,才不至于任人鱼肉”“王爷,您多虑了,有皇上这块挡箭牌,您还担心什么?”“先生之意?”“王爷一向身子不好,若是再受些刺激。。。”“先生高见”。“不过,王爷,鄙人总觉得其中有些蹊跷”“哦?”“张将军此番前去平叛,不过一月有余,在下听说这时分正是那北境水草正盛时分,北境人生性勇猛剽悍,之前战败皆因粮草匮乏,加之上任乌孙王老迈用兵保守。今年新人乌孙王到是个人物,怎会如此轻易认输?”“朝廷之事,本王不想插手,至于北境人有何意图,与本王无干系”“王爷,在下知道王爷从不屑大位之争,可您别忘了,锦儿姑娘父兄可是在北境守卫,若是北境出了乱子。”“呼然,你倒是看的澄澈,本王派些探子去北境瞧瞧罢”“王爷圣明”。

      哎,这日子愈发的没意思了,倾卿给凌空刷着毛,百无聊赖,当初一时冲动答应打扫马厩,谁知道这差事这样累,尤其是凌空,刚打扫完立马弄脏,可它又是夏辰莫宝贝,打不得,倾卿郁闷至极。“倾卿,这儿”。似是有人在叫她,倾卿找了一圈不见人影,“回头,在你后边”。仔细一看,夏辰阕在辰王府宅院外一颗大树上朝倾卿做鬼脸,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小孩心性。“郡王爷,您来这儿干嘛呀”“倾卿,接着”说罢,夏辰阕将一个包裹丢进辰王府,不偏不倚恰好落在倾卿手中。“这是本王从北域带回的肉干和果脯,特别好吃,大夏可不好买,你留着尝尝”“多谢郡王爷,您下来吧,那儿危险”“哎,守卫说老九不让本王进来了,没办法,老九心眼太小,包裹里有纸鸢,你也后要需要本王就把那纸鸢插好放到空中,本王看到自会过来,我先走了,一会老九看到可不好”“哎,郡王爷,您小心啊”。

      “卿儿呢,怎不见来吃午饭?”“回王爷,姑娘零食吃的多了,说是没胃口吃饭”“哪来的零食?”他本身就身子弱,胃口不佳,日常饭食也是吃的很少,因而从不碰零食之类的玩意,锦儿怕胖也不吃偏食,他府上便从不备这些东西。“这奴才到没注意,只看见姑娘有一个布包,里边尽是些好吃的玩意”。“你先下去吧,她不吃便不吃吧。”本想趁着午饭时分给卿儿道个歉,毕竟她私自出府这事他处理不太妥当。现在看来,怕是没这个必要了。

      “卿儿,你哪来的零食”。午休时分,夏辰莫躺在床上,越想越疑惑,在辰王府她不愁吃喝,所以也没想着给她零用,零食绝不可能是她自己所买。“嗯,别人给的”“是什么人给的”“嗯,我不能说”“我是苛待你了?还是辰王府饭食不和胃口,竟想着问别人要吃的”“王爷,是别人给的,我从不向别人要东西!”“丢了吧,本王命人给你买更好吃的”“为什么,您不讲道理”“我的通房丫头,宁愿吃别人送的东西也不吃府中饭食,传出去,让人笑话”“哪这么些人笑话,再说,倾卿本身就是个秘密,哪会传出去!”还是小孩脾性,夏辰莫不想与她计较,这样的性子,要是出了着辰王府,她定会吃亏的。

      郡王府。

      “老王,那事查清楚了吗?”“郡王爷,有小人盯着呢,错不了”“这事可不能出乱子,老九可是有父皇护着”“郡王爷您放心”。世人不懂,都说他纨绔,哪知其中缘由。这么多年,他从未碰上能让他动心的女子,那些寻常女子若拂柳般,玩玩便罢了,他不曾有过兴趣。直到碰上凝儿,那柔软的可人似是要化了他的心,他只想将凝儿带回去,好好疼惜。天不随人愿,凝儿终成了他人妻,他心痛却也无可奈何。对倾卿,他似是又有别样情感,她开心他便欢喜,即便是别人妾只要她过得好,他亦可默默守护。夏辰阕不知这算不算动情,并无过多占有欲,只想护她一世安泰。原本他只是派探子盯着辰王府,看看夏辰莫对倾卿如何,不料探子回复竟如此令他恼怒,身为男儿,夏辰莫非但没好好对她,反倒要日日饮她的血,今日他亲眼所见倾卿竟在打扫马厩,那可是粗使下人的活计!他难再忍耐,他要倾卿,他要她做他的妻子,他可以日日陪她扬鞭遛马,可以陪她做任何事,只要她欢喜!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