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那年烟花若浮尘第7章   

    第7章   

    作者:付良举    

      “在哪里?是谁?你知道?”我又有了兴趣。

      “就在我们西江大学。”路于轻声说,“我通过查询她的IP,费了好大劲才发现的,蒋二哥,应该在西江大学,不是老师就是学生,但我觉得是老师。”

      “在我们学校!”我吃惊地问,“不会搞错吧,你查出来是哪个人没有?”

      “没有。”路于郁闷地说,“我查了好几周了,没有找见,你想想学校师生几万人,要找一个人有些难,人家刻意隐藏就更难了。”

      真没有想到西江大学竟然如此藏龙卧虎啊,不单单藏着我这条龙,还窝着一只虎,这可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啊,我顿时荣誉感油然而生。

      “路于这样说,也确实不好查,你想想现在化妆技术对强,再加上直播软件的美颜修图功能,不说了,你懂得,所以啊,兔爷,我建议你别找了,相见不如相看好了,万一到时候你找见的真人是个莽汉,那你后悔得哭吧。”

      大头说的有理,谈恋爱一个人、结婚后另一个,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原来是多指性格与脾气,现在连外貌都包括了,所以现在的人活得假而累,但却说一切为了美好。

      听到大头这样说,我们兔爷嘴唇抽动,似乎他也悲愤的认同了这句话,拿起手里的啤酒一顿猛灌,看得出来,路于准备好的英雄相惜的戏码用不上了。

      “哥几个这是干嘛呢?笑得这么欢畅。”我回头看,曼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大头身边,凑过来看了看,“这是谁啊?”

      “蒋二哥呀。”路于说,“曼丽姐看过他的直播吗?现在很火的一个主播,你看看,多俊的一个小伙子。”

      “什么眼神啊你们。”曼丽咯咯的笑了起来,前俯后仰,看得我惊心胆颤。大头问道:“咋地了曼丽,你认识他啊。”

      “我不认识。”曼丽克制住笑声,“你们都什么眼神啊,还说什么帅小伙,我就琢磨着,隐约听见你们说什么阴柔、娘炮,不知道你们讨论什么呢。原来是在讨论这个主播,这哪里是个男生,这分明是女扮男装嘛。”

      “不可能!”兔爷呼得站起身,“曼丽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可看蒋二哥的直播有时日,怎么可能是女扮男装呢?你瞅瞅……”路于似乎是下定决心似的,用兰花指出溜指了一下蒋二哥的胸部,“分明就是男的嘛,那会是女生呢?这么平坦……”

      我和大头仔细研究了一下,的确很平坦呀,谁不知道女主播个个丰乳肥臀,这种资本去搞直播,不是自寻死路啊。

      曼丽哈哈长啸:“你们这三个大老爷们,只是男人啊。你瞅瞅,你们瞅瞅这里……还不许人家是平胸一族啊。还让不让A活了?”

      长啸中,曼丽故意抖抖自己的胸口,表示她不是A,她只选C。

      我看着曼丽指的地方,那是蒋二哥的脖子,很光滑,很白皙,脖子……喉咙,对啊,咋没有喉结呢?蒋二哥的脖子上咽喉的部位分明是平的,一如他的胸部,没有喉结。

      “没有喉结,竟然没有喉结。”路于仿佛万念俱灰念叨着,“难怪这样漂亮、这样阴柔,声音这样酸爽,难怪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她,我就纳闷呢,以自己的大数据分析结果不会错的,为什么每次最后追到的地方都是女生宿舍区域。我现在全明白了,什么蒋二哥,就是一个大骗子。”

      此刻的路于仿佛失恋一般,我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小鲜肉喜欢娘炮的感觉,他们仅仅是因为喜欢他的如女生一般精致与漂亮的容颜,但当有天你发现你所追星的娘炮本就是个女子之后你就会忍不住的愤怒、失落,或者大骂。原因很简单,潜意识里大家都认为女子原本就应该经过化妆修饰而美丽的。

      我无奈地看着大头,又看看曼丽,大头耸耸肩,表示不知道说什么,曼丽耸耸肩,表示,她仿佛说多了。我们只能共同举起啤酒,挨个与路于干杯,妄图用酒精去麻醉他被骗的苦闷。

      路于渐渐平静了,我看见他用力捏扁易拉罐,咬牙切齿地说:“只要你在西江市,我就一定把你找出来。”

      散伙之后,回学校的路上,我安慰他,别太在意,网上什么玩意都有,有伪娘就有伪男,没有什么。况且人家没有骗财骗色,还给你免费传授知识,你该偷着乐了。然后我推测说,你不知道人是女扮男装,不代表别人不知道,这世上,多的是缺心眼的,但也不缺精明的人。

      路于没有说话,走进学校,回到宿舍。

      我和路于住一个宿舍,属于二人间,临睡觉的时候,我收到了杨月红的短信,短信说,让我明天带着路于去一趟公司,企划部有新任务,要开始真正工作了。

      我回复她那就下午,早晨有课,我得上课。关掉手机,躺在床上,想到明天下午又要见到罗素儿了,有些期待,却也有些胆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姑娘理直气壮的呵斥中我有些无地自容,但明明,我是她的领导啊。我决定摆正心态,用体制内的关系去折磨她。

      折磨到心服口服为止。

      第二天上午第一堂课是思想修养,学校安排真有一套,让学生一大早就提高思想境界。

      我与路于起床后,告诉他,下午跟我去公司,与同事们见面,同时接受我的领导,开展工作。路于听了很激动,我觉得他已经从昨天的惊吓中恢复过来了。

      我们匆匆吃过早餐,走进教室的时候,思想修养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开讲了。我看见叶琳坐在第五排,旁边有张空位置,我知道那是为我留的,叶琳还是这样的锲而不舍,让我很苦恼啊,拒绝没有作用,我只能继续选择躲避,于是我和路于猫着身子溜到最后一排坐下来。

      路于看看前面的叶琳,心疼地说:“强子,你真不是人,我确定了,你就不是,你打我我也得说,叶琳多好一个姑娘,对你一心一意,要模样有模样,要家境有家境,你干嘛折磨人家。你看看人家,每天早晨早早来给你占位置,还根据概率,今天第五排,明天第七排,你可倒好,一次也没坐过。你也真是忍心啊。”

      我看着叶琳,有些内疚,我折磨她了吗?也许是她在折磨我吧。从小到大,我都把叶琳当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我关心她、爱护她,和她一起玩耍一起长大,是不是,每个小姑娘都容易将自己身边这样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当作自己以后的伴侣呢?否则怎么会有青梅竹马?明显叶琳这样了,并开始追求我的行动,我不止一次告诉她,我对你没有感觉,请你不要在我面前撒娇。但没有用,叶琳依旧如此,没有任何改变,淡定而且从容,仿佛追求我就是她生命一件神圣的事情,她说自己在追求爱情,路途坎坷才是对的。我看着叶琳的背景,隐约有些心疼,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她交流,只能逃避。

      我叹了一口气,路于问:“怎么?愧疚了?算你丫有些良心,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看着路于的丑恶嘴脸,心里直替他父母叫屈,怎么同样的粮食把他养成这德行了?我对路于说:“别扯淡了,赶紧考虑下午去公司说什么,还有闲心瞎操心我的事情。”

      路于生气地说:“什么是瞎操心。我说陈小强,你丫能正常交流吗?你以为我爱管你这破事,要不是因为叶琳,我是看着叶琳可怜,换做别人,你丫爱折磨或者互相折磨都行,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看着路于生气的脸,我清楚路于是在为我好,或者是在担忧因为我的冲动而对叶琳造成巨大伤害,我觉得路于说的对,我骨子不仅忧郁而且犯贱,不懂得别人对自己的好,可是,我并没有告诉路于,我没有对他说,兔爷,不是你对我好就要我对你好的,你明白吗?

      其实我是知道路于有些喜欢叶琳的,只不过他在刻意隐藏,或许是因为自己与叶琳差距太大没有勇气表白,或者是因为我的缘故,路于是个好人,我清楚。

      胡思乱想了一上午,一会是叶琳,一会又是下午即将再见的罗素儿,人影交替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让我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

      好不容易上完课,我依旧刻意躲避叶琳,在她起身四处张望寻找我的身影的时候,我已经拉着路于转身离开,高空中路于的双手在向叶琳说你好和再见。

      出了教学楼,我和路于去找地方吃饭,在绿荫蔽日的小路上路于一直在责备我不地道,起码得跟人叶琳打个招呼,总这样夺路而逃也不是办法。我没有吱声,心里满是苦涩。

      我们从学校后门后出来,走到饮食一条街,因为学校食堂的服务质量未得到国际那个什么大S质量体系认证,水准高低全凭掌勺师傅的良心发现。所以,大凡有钱的男生,或者有姿色的女生全部到饮食一条街一日三餐。

      我与路于选择了一家环境比较幽雅,并且一定要有落地窗户的餐厅,找到临窗的座位坐下,路于说,这样边吃就可以边看经过的美女,从经济学角度说,“秀色可餐”就可以让我节省很多饭钱。我不知道这是否是高智商的逻辑表现,不懂,所以我假装没有听见。

      吃完饭,路于说自个困了,想在餐厅小睡一会,我说那就要两杯饮料吧,别让老板误解我们来坏他招牌,饭菜不可口,食客吃得昏昏欲睡。

      路于点头说是,称赞我考虑周到。

      饮料上来,没喝几口,路于就酣然入睡。路于睡姿很是不好,打鼾不说,口水拖的两尺长。我顿时有些悲天悯人的冲动,就让我为这个可怜的孩子擦擦吧。

      我找出纸巾为路于擦嘴,刚到他嘴边,他就猛然有了感觉。

      “让哥哥亲一口……”

      我连忙将手躲开。

      “妹子,让哥哥亲一口啊,就一口……”

      然后,又睡着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日有所思,睡有所梦,看把这孩子给压抑的。百般无聊之际,我抬头望起窗外,我用右手托起自己沉重的思想,眯着眼睛冲小街来回扫射。

      小街的人流因为饭饱酒足的缘故,男生女生全部懒洋洋的一脸满足。

      就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我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熟悉背景,是那个罗素儿!好啊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小妞,看大爷怎么收拾你。

      我一个健步冲出餐厅,准备冲上去与罗素儿短兵相接,结果后面有人使劲拽我。

      “小子,吃完想跑啊?赶紧麻溜给钱。”原来是餐厅老板。

      我回头指着路于,急促地说:“有人质你们怕什么啊?他那个人拿当铺也能换个百把十块吧。”

      推开老板,我冲到小街中央,环顾四周,人群澎湃,但是早已不见了罗素儿的踪影。

      我气急败坏地朝地上啐了一口,“算你识相,跑得快!”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