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那年烟花若浮尘第6章   

    第6章   

    作者:付良举    

      无论开心与否,我说过,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路于也算混进了我的队伍,老陈同意应该就没有问题,至于其他程序,有英姐在基本没有问题。英姐虽然平时不苟言笑,端庄严肃,但其实心里,我清楚,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唯一奇怪的是,英姐都三十出头了,也没有见过谈男朋友,我有时候在想,哪个王八羔子能娶了英姐那就是十世修行所致,英姐漂亮、端庄、能力强、气场大,关键是赚钱也多。

      我给路于打了电话,告诉他抓紧把个人资料准备全乎送到人力资源部,电话那头我感觉路于震惊到哭的声音,他表示日后肯定坚决服从我的领导,指哪儿打哪儿,挂完电话,我觉得自己苦心总算没有白费,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把路于弄到身边的原因,与大头相比,路于的情商绝对满分。

      路于说晚上到大头的酒吧聚一聚,给他庆祝一下,顺便他有个好东西让我掌掌眼。

      我满口答应,但内心里是嗤之以鼻,就他能有什么好东西呢?我小强总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呢?

      回到家我带了东西,给我妈说了一声晚上回学校住,明天周一得上课,我妈叮嘱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别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瞎混。我琢磨也就跟路于和大头混了,他们顶多也就算不一不二,咋能算不三不四呢?

      下午早早到了学校放下东西之后我就赶往了“比斯特”酒吧,天未黑、灯未亮,所以酒吧里几乎没有什么人,进去后我找了半天,才在角落里找见大头与那个曼丽的身影。两人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亲热,此情此景让我很是愤怒。

      “呔,大白天,你俩干嘛呢?”我猛得喊了一嗓子。因为我稍显突兀的声音,大头与曼丽明显受到了惊吓,我看见曼丽从大头的腿上跌落下来,大头忽的站起身,紧张地问道:“谁……谁呀?”

      他从黑角落里走了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我,大头一个飞脚就说:“你丫有病啊,没事大白天一惊一乍的。”

      然后曼丽也走了出来,脸色发红的看我一眼,迅速低头,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神色已经不见紧张,她移步到我面前:“小强总来了,快坐。”

      于是,我愈发认定曼丽这个女孩不简单,如果大头与她谈恋爱,我可以想象到曼丽肯定是大灰狼,而五大三粗的大头就是小白兔,我决定再劝劝大头,不要把个人感情带进工作里,尤其是对酒吧这种声色犬马的场所里工作的女孩。

      “路于事儿定了,估计最多一周就能上班。”我坐下来,说,“那厮还没有来?说晚上哥仨给他提前祝贺一下。”

      大头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你这样做就对了,路于是个人才,不像我,得靠力气吃饭,路于明显是靠脑子吃饭的,你到三T多培养,就当那个什么,哦,对了,孵化,好好把路于孵化孵化,以后肯定给你什么惊喜呢。”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我可不是母鸡,没事光孵化他。”我看着大头,指了指吧台的曼丽,问道,“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兄弟,我可得说你一声,不是认真就别招惹人姑娘,你也说了,人姑娘一个人背井离乡混生活不易,尤其是在这种场合……”我看见大头瞪了我一样,连忙改口道,“对,从事正经工作,但咱也别因为是老板就糟蹋人家不是。如果是认真的,我可给你说,这姑娘一看就是不简单,谁知道背后有多少曲折离奇的故事呢,所以还是别碰,好姑娘多的是,不行回头我帮你介绍几个?以后你也好踏实过日子不是。”

      “偏见,你这明显是偏见。”大头辩解道,“你跟人曼丽熟悉吗你就说人不正经了,我说强子,咱可不能戴有色眼镜看人,酒吧工作咋了?我给你说了,我们这是正规酒吧。再说,我也没糟蹋人姑娘,我们是真爱,实话告诉你,曼丽到我这里工作三个多月了,通过接触,人挺好,比我聪明,对我也不错,我喜欢她,她呢对我也有意思,所以我们俩就决定先处一处,有问题吗?再说了,谁没有个过去?你敢保证你以后喜欢的姑娘,你就是她的过去?”

      我喜欢的姑娘,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罗素儿面试那天摔门而出的情景,是啊,我不能保证,我又该如何去劝导大头呢。于是,我说:“反正你多个心眼就行了。”

      大头没有再说话,我们俩静静地坐了一会,直到路于窜进来才打破平静。

      “咋滴了?”路于发现气氛有些不多,“这一早晨没有见,你俩学会沉思了。”

      “屁个沉思。”我说,“没看出来吗?我想静静……”

      “我还想宁宁呢?”路于示意我往里坐,我挪了挪窝,他挤到我身边,冲大头说:“还坐着呢?这么没有眼力劲,路爷来了,赶紧的,好酒好菜伺候着。”

      大头笑骂道:“屁的个路爷,我看是兔爷还差不多。”骂完他站起身,去吧台拿啤酒。

      “咋得了?”路于偷偷问我,“你和大头吵架了?”

      “还不是那个曼丽。”我撇撇嘴,示意吧台那姑娘,“一看就不简单,我建议大头别和人谈恋爱,到头来,指不定谁玩谁玩呢。”路于回头看了一眼吧台边说话的大头与曼丽,转过头说,“两人挺好的啊,曼丽,这姑娘我比你熟悉,人看起来很江湖,其实还算个好姑娘。我说强啊,你怎么就改不了你这种以貌取人的臭毛病呢?你再这样,迟早吃亏。”

      “哎哟,胆肥了,敢教训起我了?谁中午电话里还保证坚决执行我的命令?现在就变卦了,我说兔爷,你也真够孙子的。”

      “哪儿跟哪儿啊?这又不是在你公司,难怪你拎不清,可怜的孩子,你得把生活与工作区分开啊。不然,你怎么冷静客观看问题,怎么能换个角度看问题,怎么能透过现象看问题呢?”

      “你说的对,他就是拎不清。”大头拿来啤酒与小吃,坐下说,“所以兔爷,你必须用你的高智商教育教育他,否则迟早吃亏。”

      我张着嘴吧,看看路于,又看看大头,这都哪跟哪啊,怎么说着说着又绕我身上了,我挥挥手:“爱谁谁了,小爷不管了,我这回可真想静静了。”

      路于看我有些生气了,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掏出手机:“别啊,强总,俺知道你不是这种小心眼的人。”他美滋滋地划开手机,打开一个软件,我瞄了一眼,似乎是一款手机直播软件,我心里挺诧异的,难道兔爷真是日子过不下去,要靠搔首弄姿过日子了。

      “来,你看看,为了感谢你拉兄弟一把,顺利进三T工作,我今儿请您赏心悦目一次。”路于熟练地打开软件,选择直播区域,然后用手滑来滑去,似乎在找主播。

      “我说大兄弟,有难处你告诉哥,哥帮你解决。咱可不能当堕落青年,学人家搞什么直播。”我认真的说,“别忘记你的梦想,你可是未来最牛逼的信息科学家。”

      “就是……”大头喊了一口啤酒,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我等正是创业的大好年华,别说搞直播,看也不行。那玩意能当吃还是能当喝?人那,还是得踏实点,要多想着为这个社会创造一些价值,别就惦记着那些没用的。”

      “哎哟,大头哥啥时候也懂道理。来,咱们走一个。”我跟大头啤酒一碰,对饮一杯,讲真的,我第一次对大头有些刮目相看了,尽管在刚认识那会,大头就强调自己有当哲学家的潜质,尽快在大头退学后游历归来后说自己已经是位哲学家了,我都觉得这丫在胡扯,现在看来,大头哥真是境界提升了。

      “哪跟哪啊。”路于继续低头弄手机,突然惊喜地喊道,“开始了,开始了,哥几个快看看。”

      于是,一个长相清秀且有些阴柔气质的男生就出现在了路于手机上,我看了看,有些奇怪,路于咋转性了,他不是多爱美色胜于爱自己吗?怎么现在扩大范围,连男色都惦记上了,这可不是个好苗头,我准备等等与大头一起好好批判批判路于,这个苗头很不好。

      不过仔细看手机屏幕上正在直播的男生,用现在流行的话说,符合娘炮的标准,比女生长得还漂亮,唇红齿白、皮肤紧致,穿着文雅且清爽,直播中他似乎没有唱歌或是跳舞,端坐那里似乎是在讲解什么?难道在讲化妆技巧还是衣着打扮,这个方向不错,估计女粉丝应该有一大票吧。

      “知道这位是谁吗?”路于说,“知道为什么给你们看吗?这是蒋二哥,知道不?现在很红的主播,粉丝将近百万。看看人家那阴郁的眼神、书生气质扑面而来,最重要,人不靠喊麦红,也不是翻跟头、钓鱼、劈砖头,人家就是每天一小时直播,往哪儿一坐,就讲解中国传统文化知识,什么唐诗宋词、明史清史、三侠五义,信手捏来,老牛了。”路于鄙视的眼神望望我跟大头,“你们就两土鳖,把你兔爷想成什么人了吗?喜欢吃不到干看的人吗?以为我傻呀我!”

      我听完路于的话,这样说来,这厮搞直播还真有那么点意思,这就对了,想我泱泱大国、文化千年,可以讲可以学可以说可以用的好东西多了,虽然我陈小强勉强算一个富二代,但我根正苗红,以为老陈他们那一辈可以靠国家政策好、自己一点点干出来的。所以他经常教育我,人不能忘本,要记得国家对自己的好,要回报祖国,老陈对我要求就一条:不移民、不留学、不奢靡。用老陈的话说,就我这智商先把国内知识学完学透彻就祖上保佑,而且搞创业创新,国内现在有条件,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至于奢靡之风,想都不要想,现在我花的都是他给我的,要奢靡自个赚,至于他过世后,三T在我手里是壮大发展,还是破产倒闭,那是我的事情,他看不见,听不清,他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老陈很豁达,我记得每次他对我老生常谈之后,都会说:“强子,要豁达,要善于原谅别人,要懂得感恩。”小时候,我并不太懂老陈的话,但随着我慢慢长大,看过风景、走过长路、经过众人,逐渐地,我开始体会到老陈的意思。

      于是我说:“这种直播可以播,也可以看,但是兔爷,我可提醒你,别光顾陶冶情操,科技文化也得赶上。”我看着大头说,“是吧,而且这厮讲的不错,但就是瞅着娘炮,一个大男人化妆比女人还漂亮,阴柔,阴柔有个屁的好。”

      大头站起身,从桌子对面走过来,站在路于另一侧,拍拍他的肩膀,说:“兔爷,您可别看多跟这厮一样,到时候,您别说自个认识我,我大头丢不起这个人。”

      “你可拉倒吧。”路于拿起一罐啤酒仰头干完半罐,显得自己很MAN,放下啤酒,“兔爷我阳刚无用,谁见谁赞美,你们就别瞎操心了。再说,我关注蒋二哥直播不单单是听人讲课,最感兴趣的是,你们不知道吧,这蒋二哥看着文静书生气,但却绝对够爷们,人搞直播虽然粉丝很多,但从不收礼物,开播至今一直如此,只要粉丝唰礼物,人立马退回,你们清楚粉丝礼物是平台跟主播共同分的,为了退款,人蒋二哥自己掏钱把平台收的那份补贴后再原值退给粉丝,义气不?爷们不?人说了,他这是义播,就跟义工一样,就为帮大家答疑解惑,不为赚钱,咋样?知道粉丝都喊人什么吗?义薄云天蒋二哥。真牛!”

      “你这样说却是够牛的,不过看人这造型,估计也不缺钱。”大头说。

      “不缺钱的人多了。”路于反驳道,“比如强子就不缺钱,但你见过他给我们哥俩补贴过吗?所以啊,要不怎么说人蒋二哥义薄云天呢,你听课不也得交学费,可人就不收。强子,不是我说你,你可真得跟蒋二哥好好学习学习,不然你这差距会越拉越大。”

      然后大头与路于哈哈大笑起来,大头笑着说:“就是,这样一分析,强子却是跟人有差距,所以,强子,赶紧拿出万儿八千的补贴我们兄弟俩,你正好也可以弥补差距,好迎头赶上。”

      “我补贴你们,我有病啊。”我喝了一口啤酒,没有想到一个搞直播的竟然有这样的素质,路于话糙理不糙,有钱人很多,但有几个会主动的心甘情愿回馈社会?与这个娘炮相比,再想想老陈的教诲,我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的努力与童年时候定下的要成为咸蛋超人征求世界的目标差距好远好运,我竟然有些郁闷。

      “而且啊……”路于压低声音说,“你们谁能想到,这个蒋二哥是谁?在哪里?”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