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那年烟花若浮尘第5章   

    第5章   

    作者:付良举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对于自己的生活,老实说,我是比较惬意。有个爱我疼我的老妈,虽然父母离异,但我父亲陈明胜对我依旧关爱有加,当初父母离婚,老陈说是为了爱情,我妈对此并不相信,那时候我刚升到高一,对此也是表示怀疑。但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所言属实,老陈与萍姨结婚后并没有再要小孩,老陈与萍姨给我当面说过,他们不会再考虑要小孩子了,他们有对方就足够了,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相互望着对方的脸,露出会心的微笑,一瞬间,我有些相信爱情,我想,他们或许真得是为了爱情,我有些相信老陈当初的话。

      我将那个动人的场面回家告诉我妈后,我妈第一次没有大声反对,她只是抱紧身体,默默地窝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她低下头,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我分明可以听见她落泪的声音。我想,那时候,我妈终于明白,原来她与老陈之间不再有爱情。有人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对此我深以为然。

      似乎有所改变,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变,随后的日子里当我提到老陈,我妈依旧会骂会批判,但我知道那只是为了骂而骂,不掺杂任何恶意的诅咒。老陈也依旧与我见面,并告诉我,自己在三T的股份最后的继承人只有我。大三开学的时候,老陈认为为了让我毕业后可以顺利接手三T业务,他决定让我以副总的身份在集团正式上班,分管宣传企划部,从小到大、从无到有的积累经验。

      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没有想到,对于去三T任职一事,我妈数年后再一次与老陈的意见一致,所以,你懂得,我只能去三T上班,也就又了之前的招聘会。我的岁月不再静好,我开始学习如何负重前行。

      我和我妈住在老陈留下的房子里,那是西江市南边山上别墅区,林荫茂盛区域里散落着一幢幢别墅。

      一进家门,我妈就连忙问我早晨招聘的情况,我告诉她一切顺利。我妈表示虎父无犬子,让我好好加油工作。

      晚上临睡前我给老陈打了个电话,准备告诉他招聘会的情况,估计是英姐给老陈汇报过,电话里老陈将我一顿收拾,认为招聘会上我没有表现出一个副总的风范,真是慈母多败儿,从老妈和老陈的评语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们至今互相还心存赞赏,否则怎么会说虎父与慈母呢?但对于我的评语缺失惊人的南辕北辙啊。

      电话中,老陈说道:“你要记住,你是我陈明胜的儿子,就因为你现在是大学生的缘故,所以集团同意你可以不坐班,这已经是破例了,你再不加油努力干,怎么给我和集团一个交代。要彻底收起你那副富二代的嘴脸,向身边学、向社会学,这样才能日后接我班的时候让众人心服口服。”

      我表态:“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改造。”或许因为我的态度端正,所以在我提及想让路于进三T帮我的时候,老陈只是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同意了。

      挂完电话,我心情不错,一想到在日后的岁月里我可以尽情蹂躏那个对我不以为然的学姐,心情就是无比的愉悦。

      我愉悦的进入梦乡,我梦见自己穿着一件羊皮大袄,嘴里衔着一跟大水烟袋子,头发油光油光地站在一座黑色大门的豪宅前,豪宅里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寒冬腊月,天上飘着鹅毛大雪。

      我看着天空,轻声对管家——竟然是大头——说:“天好冷啊,年过了别忘记收租子啊!”

      大头管家满脸笑容地说:“您放心,大少爷,今儿是您大喜的日子,明儿天一亮我就张罗收租的事!不相信那些穷鬼敢不交!”

      这个时候,我听见自己的正前方音乐响起,是运动员进行曲,我看见路于向我大步跑来,似乎还在喊叫着什么,并且跑几步摔一跤,我皱皱眉头对大头管家说:“明儿天一亮就把他辞退了,找佣人也不知道找个机灵点的!”“喳,少爷!”大头说。

      然后我看见路于戴一小毡帽,穿一身下人长衫直扑我面前喊到:“少爷,来了,新娘来了。”

      眨眼间花轿到了我跟前,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头顶大红布,一身红袍的姑娘,姑娘一把扯下自己的红布,是罗素儿,叫喊道:“奶奶的,可渴死老娘了,八十里的山路连一家卖可乐的店儿都没有!”

      大头管家不知道从哪里找里一瓶可乐,恭敬地递给罗素儿,罗素儿一饮而尽,举起空瓶对我说:“爽,可口可乐,飞一般的感觉!”

      我正纳闷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我突然看见我家哈巴狗贝贝也是一身彩服,与另一只德国牧羊犬并排走着,他们爪牵着爪,我听见贝贝还轻声轻语地说:“亲爱的,这就是我家,你一过门就当皇后!”

      我正准备呵斥贝贝图谋篡位的时候,却听见大头扯着嗓子大叫:“新娘新郎入洞房了。”

      于是猛然间又冒出好多人,一起把我与罗素儿拥进洞房,我喜丝丝地关上房门,打算为所欲为的时候,回过身一看,新娘突然变成了叶琳,我打算开门逃跑,洞房忽然变成一座巨大的山洞,大头、路于也成了张牙舞爪的小妖怪,我看到叶琳一脸阴气的坐在高高的石椅上:“把唐三藏给我带上来!哈哈哈,小的们,你们说是油炸还是清炖啊!”

      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我啊的惨叫一声,便从梦里惊醒。

      醒来一看,发现天已大亮,都八点多了,想着还要商议昨天招聘的事情,我来不及吃早饭,撒奔子超三T大厦跑去。

      一进会议室,人力资源部部长英姐以及宣传企划部副部长杨月红、职员小王都已经坐在里面等我。我边进门变抱歉:“实在不好意思,堵车,所以迟到了。”

      英姐没有说什么,示意没关系,到时候杨月红这个死丫头笑嘻嘻地说:“我说小强总,您九点来不了就通知我们十点开始好了,今天周日啊,能堵什么车,再说了,您不得先把自己右眼角的眼屎拾掇拾掇后再说迟到的事情?”

      这个死丫头,不知道我是她的顶头上司吗?我赶紧摸摸眼睛,估计起来迟了没有处理干净。坐到座位上,英姐说人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于是,我们四个人开始针对昨天上午的面试情况进行讨论,招人消息传出去后,由于三T集团的金字招牌,报名者很多,在面试前人力与宣传两个部门提前删选过一次,把一些明显业绩不达标存在捡漏的、三观不正的以及从简历中可以明显反应出崇洋媚外的,诸如此类全部拍死,所以昨天早晨通过初选来面试的不足二十人。

      这次企划宣传部准备招四人,五比一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于是我暗暗乍舌,如果我不是老陈的儿子,如果我是跟他们一样的大学生,我又能竞争过谁?第一次感觉到社会的压力,仔细想想,如果真是二十人中的一个,估计,我连那个罗素儿也比不过吧?起码人有目无一切的牛劲。

      想到罗素儿,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英姐:“英姐,昨天来面试的人简历我看过,要么履历丰富、经验老道,要么是有海归背景,这个罗素儿就一职场小白,凭什么他也通过了初选?有什么过人之处吗?还是谁谁家的小姨子,走后门准备进三T啊,英姐,我可丑话说到前面,我们三T必须是能者居上,不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潜规则。”

      “小强总,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职业操守?”英姐不急不缓地说,“你可以怀疑,但不能用肯定的语气。”

      杨月红要不怎么说是鬼精灵呢,一看英姐有些动怒,立即说:“英姐,小强总不是这个意思,您别误会,您不知道他舌头大不会说话吗?”杨月红看着我解释,“小强总,罗素儿通过初选是我与英姐一起定的,您可别有其他想法,之所以通过初选,一是这姑娘简历中写了她从大一开始就在有关单位兼职,宣传策划也不是说没有一点经验;其次,这姑娘的英语非常不错,做过英语志愿者,口语很棒,级也过了,托福也过了,估计是以后要出国;最后是因为英姐考虑,招人也不能全部招有从业经验的,工作上手快是对的,但工作陋习也多,不如大学生容易塑造。所以,综合考虑,罗素儿我们就初选放了进来,谁知道这姑娘这么爆的脾气,当面顶撞小强总,所以,如果您总不同意她入职,我们举双手赞成把她刷掉,是吧,干工作嘛,服从领导安排是第一。有才重要,有德更重要。”

      “谁说要把她刷掉?”我算听明白了,英姐果然是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考虑就是全面,于是我说,“不刷,坚决不刷,脾气爆点没有关系,杨同志,你不能这样肤浅,我们需要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去塑造她,不能因为顶撞我就放弃一个可能成为优秀同事的人,那是不对的,是对他人不负责,更是对集团不负责。”

      杨月红傻眼了,她没有想到我是这个态度,有些委屈地说:“小强总,我没有对集团不负责啊,这不是依着您睚眦必报的习惯判断的吗?我怎么就不负责了我。”

      杨月红很明显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倒是英姐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看得我有些毛骨悚然,她该不会发现我的真实目的,不会反对让罗素儿进来吧。我有些忐忑的说,“英姐,杨月红,你和小王,你们都说说意见。”

      “我没有意见。同意让罗素儿入职。”英姐竟然率先表态,我窃喜不已,小丫头片子敢和我叫板,看我怎么找法子治你。

      英姐同意了,我又赞成,杨月红与小王的意见约等于无,于是,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罗素儿,这个在我生命中异常重要的女孩,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活。有时候想想,人与人的距离并不那么遥远,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让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在生命中产生交集,那句话那个动作,就是他们说的,缘分吧。

      后面的筛选明显简单而快捷多了,不到一个钟头,录取名单出炉。五个人之中三个女孩,两个男生。英姐说最终敲定要等他上报陈董事长之后经董事会审议决定。但按照惯例,基本也就是这五个人了。

      我猛然记起路于,差点把这厮给落下来,于是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我拉住英姐,说:“姐,可以加一个人吗?”英姐奇怪地望着我,我连忙解释说,“这不是我有一个大学同学,路于,跟我关系特好,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专业很强,是个编程高手,我捉摸着把他招进我们宣传部,以后做个宣传视频什么的,也有用武之地。当然,不算正式,属于编外实习性质,您看,可以吗?”

      “懂了。”英姐说,“我没有意见,只要陈董事长同意,董事会可以通过就没有问题。”

      听她这样说,我松了一口,“陈董事长那我给说过,他口头同意了。会议上的事情就拜托英姐了,我回头把他的资料给您送过来,您多费心。”

      英姐点点,转身离开。

      我咋就没有早发现杨月红的听力惊人,我就听见她喊着:“小强总,我也没有意见,可是,之前您不是说不能搞裙带关系的潜规则吗?怎么现在……”

      我顿时一阵抓狂,没有等我解释,就看见杨月红一个健步冲出会议室,并且说道:“我没有意见,我赞成!”

      瞧瞧啊,我这遭得什么孽,身边都是些什么样啊。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