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那年烟花若浮尘第3章   

    第3章   

    作者:付良举    

      我叫陈小强,大小的小,小而强大的强。

      长久以来对于自己的名字我颇有微词,小与强本是矛盾的组合,为什么要用这对矛盾的组合成为我的代号。也许小时候我太过于弱小,我妈起这样的名字是期盼我强大。好吧,现在我长大了,应该算是强大了吧?即便叫“强”也应该是“大强”吧,怎么还是小强呢?

      还有让我极为郁闷地是,每当有人拖起嗓子喊我“小强,小强”的时候,我便条件反射地在地上寻找是否有蟑螂经过。我有次向我妈提议改掉我的名字,我向她举例:“小东西怎么能够强大呢?小蚂蚁、小蜂蜜、小乌龟,强大吗?”

      “强大,怎么不强大呢?”我妈马上贴近我的脸孔,“小蚂蚁可以搬动自己身体几十倍的东西,这不叫强大是什么?你能吗?小蜜蜂一天可以飞跃几公里,你能吗?你不能!小乌龟背部有张壳,可以拖动很重很重的东西,你背部有壳吗?你没有!”

      我妈的眼神很严肃,让我感到空前自卑,我觉得自己真得很渺小,能叫“小强”已经不错了,其实我还沾了他们的光。

      “所以说嘛,小强,小强,小而强大。妈妈也是为你好嘛!你一定要树立起自己的信心,不管对手有多么强大,你才是最后的赢家。”

      我妈是周星驰的粉丝,她看星爷的眼神迷离而温柔,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妈只是因为迷恋星爷的魅力,所以才为我起了这样庸俗的名字。电视里,星爷提起死去的蟑螂,痛哭流涕地呼喊着“小强”,我妈的眼中似乎也有泪光闪烁,嘴里也在念道:“小强,我可怜的小强啊!”

      我顿时怒火中烧:“妈,我不干!我不能再叫小强,我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你敢!”我妈狮子大甩头,表情恐怖而阴森:“再说说你要改名字?”我当场就被吓晕过去,从此以后再也不提改头换面的事情。

      其实,我的真正身份是一名刚刚升入西江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作为西江市最好的大学,西江大学的学生都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但我没有,我总觉得自己被笼罩在骨子里散发而出的忧郁感之中,大头对此嗤之以鼻,说那是什么忧郁感,那是发骚感,路于往往这时候会帮我说话,他会说大头,你懂不懂什么是修养和修辞啊?没有文化真是可怕、可叹、可悲啊,这时候,可悲的大头一般会选择用老拳去捶路于,在路于的四处逃窜声中结束这场讨论。然后,大头会无比诚恳地告诉我说,强子,你一定要记住,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多咧咧。

      话虽如此,但我内心之中无疑是痛苦的,因为骨子里,在见多了那些因为我的财富、我的外貌而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之后,让我对女孩子有了一种本能的怀疑,但心里又无比渴望那种在书上、在电视里无数次出现过的纯粹爱情,那是温暖而美好,不掺杂任何功利性的情感,所以说,潜意识里,我认为路于与大头他们并不懂我,其实我是一个骨子里忧伤而细腻的人。于是每晚睡觉前,我都会瞅瞅镜子里那个帅帅的小伙子,我觉得上天对我真得很厚道,除了名字老土——名字老土也属人为事故,似乎不应归罪于上天。那就除了至今还未赐给我一个命中注定的女孩以外,我高高的个头,飘逸的长发,结实的肌肉,良好的功课成绩——这应该算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还有个伟大、能干,好称“爱情顾问”、“生活专家”,疼我爱我的娘亲。

      当然不能拉掉机智过人,重色轻友的贝贝,贝贝是我家养的一条哈巴狗,我认为比较呆萌,但很多人都喜欢在我面前夸赞贝贝,说它的智商确实比我高深,比我有脑子,我自然认为他们的论断是毫无根据的诽谤,但贝贝似乎听懂了这样的话语,我有时候会发现,它总爱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着我。

      老实说上天对我妈却很不公平,她这样一个温柔贤惠,持家有道的女人,却在我刚到西江大学读大一的那年丢失了自己的老公。是的,我的父母离婚了,原因很简单但也足以致命,我爸不爱我妈,他爱上了别的女人。父母离异并没有让我缺失关爱,我的生活也并没有受到大的冲击,不过,必须得承认因为他们婚姻的失败令我更加对爱情绝望,所以自此之后,对于我爸陈明胜,我都称呼他为老陈。

      没有父亲的日子,我倍感孤独,没有老公的日子,我妈独自哭泣。终于有一天,我妈领回了贝贝,大声宣布,三人的家庭不能拆散,让我们重新优化组合。同时,我妈利用业余时间疯狂研究,打算弄清什么样的爱情才能百年不倒。她查阅《新华大字典》,通读《生活大百科》,一年过去,也就是我刚顺利升级二年纪,我妈如同咸蛋超人一样,站在桌子上再次宣布,所有的爱情她都掌握,不管红色黄色或是绿色,全部无法逃脱她的火眼精睛;同时,她要成为生活大顾问,决定将我重新打造。

      当时我与贝贝站在桌子下抬头看着我妈跟伟人一样激动的表情,没等她安然下地,贝贝已经一溜烟的逃脱,贝贝回头望望我,一脸幸灾乐祸。

      从此之后,我的生活全部由她来规划。

      我是小强我怕谁?可是她是我妈呀。

      我曾将我妈的理论对路于重复过一遍,路于得出的结论却是:“伯母一定是更年期失调,你应该考虑再给自己找个新爸爸了。”

      看着路于摇晃的头颅,我竟一时哑然。

      路于是我大学里的死党,我们的革命友谊建立在共同信仰上,我们都赞同大学时间就是饱受爱情痛苦的时期,路于经常会仰天吼叫:“让我的爱情来的更猛烈一些吧。”至于学业,那不过是谈情说爱的幌子。我们经常相约出没于校园拐角,看见美女就会迅速猜拳决定胜负,输了的一个便去扮演流氓或者无赖,对女孩进行骚扰与非礼,赢了的一个当然是佐罗的化身,虽然没有蒙面与长剑,但是依旧大吼一声冲了出去,将歹徒打得落花流水,赢得美人归。

      可悲地是,当我和路于还没有通过这个方式获得真爱的时候,我们就被学校保卫人员拘留审讯,原因是,他们接到举报,有目击者看到我们两个对学校女生采取攻击性行为。

      另一个人让我感到异常郁闷的人是与我一同考入西江大学的叶琳,也许我妈有句话真得是哲理。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你当作妹妹的女孩还在你面前热情似火。”

      叶琳是本地大财俊叶世雄的女儿,叶世雄与本地另一大财俊陈明胜共同创建了三T集团,经过数年发展,三T集团目前已经成为西江市屈指可数的民营企业龙头,实现了地产、商贸及投资的多元化发展。抱歉,我忘记说陈明胜了,陈明胜就是我爸,自从抛弃我与我妈之后,他的事业却越来越兴旺。我妈总喜欢对我哀叹自己红颜薄命,但是我却很想问她你是不是真的克什么?

      从一入西江大学,叶琳就向我发起猛烈的攻势,从艺术学院一路追到电子学院,如果把叶琳追我的里程合计,去掉末尾数字不算,铁定比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难度大。因为叶琳自己明明读的是艺术设计专业,却每天硬要出现在我们计算机系的课堂,与我的同学分外熟悉,和自己的同学却形如路人,每次末考,身边的同学总怀疑她是来给人替考的。

      我很耐心地劝解过叶琳,我告诉她我对你没有感觉,请你不要在我面前撒娇。

      “感觉?恩?可以培养嘛,再说,陈伯父也很喜欢我呀,他……”叶琳抬起头微红着脸庞,“他很希望我能成为他未来的儿媳妇哦。”

      我当时差点晕菜!其实我清楚叶琳的心思,我们两家有几十年的交情,小时候叶琳、叶明浩,还有我,我们三个就是很好的玩伴,叶明浩是叶琳的哥哥,叶家大少爷,大学毕业就到了三T集团,现在是三T集团的总经理。小时候在一起玩,叶琳就老向着我,但是,爱情得双方有感觉啊。

      路于却不管什么感觉不感觉的,他经常指责我对待叶琳的态度很有问题。

      “叶琳长得也算漂亮,家里的钞票是以麻袋计算,而不是张,你和她好上了有什么坏处啊?啊?我提醒你啊,强子,你如果真跟了叶琳,那叫强强合并,如虎添翼,那叫天听,天听你懂不?不摸牌就停口了。以后叶家的钱都跑你陈家来了,你也别不相信啊,哪个媳妇不向自己老公啊。你看把你牛的,人家对你越好你还越来劲。男人啊,真他妈贱。”

      一声长叹,路于结束了对我的批判。我遥望远方,深沉而且凝重,我轻轻抚摩路于的脑门,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孩子,你还小,很多事情你不懂滴!”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