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那年烟花若浮尘第2章   

    第2章   

    作者:付良举    

      “下一个。”杨月红突兀地喊了一嗓子,让有些昏昏欲睡的我立马抖了一下。

      “能不能温柔点。”我瞪了杨月红一眼责备她,我说,“小杨同志,我们现在是在面试,不是在游戏,要体现出我们三T集团的素养,不要这么面无表情,像医院护士似的,下一个、下一个,你以为我是坐堂大夫吗?”

      坐在我左手边低头记录的男生噗嗤笑出声来,坐在我右手边的杨月红又是一声警报声:“小王,笑什么笑?没有听见小强总的指示吗?还不赶紧抓落实,还这样嬉皮笑脸。”

      我顿时无语了,黑着脸埋怨:“能不能别小强总、小强总的喊我,喊我小强就行了,你实在对我敬仰的话喊我强哥哥也行啊,小强总,咱能时髦点不?”

      “不行啊,小强总,必须得这样喊,这是公司,不能乱了规矩,我是公司老人手,得做表率作用。再说了……”杨月红的假睫毛噗噗闪烁,她凑到我跟前,压低声音说,“小强总,日后你指定飞黄腾达,可记得提拔我呀。”

      “你可拉倒吧。”我把她推一边,说,“行了,别扯这些没有用的了,你给我交个底,后面究竟还有几个人?也不看看时间,从早晨九点到现在,面试了快四个小时了,大姐,今儿可是周末啊,大周末的不让人休息来面试,这不是折腾人嘛。”

      我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似乎被推开,我没有抬头,喊了一声,“外面的同志先等下,五分钟后再进来,没有看见我在安排工作吗?”

      我听见门又被关上的声音后,继续说:“杨月红,你是不是成心折腾我?你如果真不愿意在企划部干你告诉我,我给老陈吱一声,给你换部门。”

      “别啊,小强总,您这话说的,比杀了我还伤我身啊。”杨月红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我有些纳闷,挺文雅的一个姑娘行为咋就那么简单粗暴呢?并且说话逻辑习惯性走偏,杀了你可以理解,伤你的心也可以理解,伤你的身是怎么个伤法,我体贴入微好不好,我伤谁了啊我。

      “别闹了,赶紧继续吧。”坐在杨月红右手边的英姐终于发声了,英姐是人力资源部的部长,属于职场御姐,气场极大,她的声音平稳有力,“周六组织面试,是陈老总的意思,让您负责也是他的意思,他意思是企划宣传部是您具体负责,现在是在给您招人,合用不合用得尊重您的意见。所以,这和月红没有关系。而且我刚看了看报名表,门外面的人应该是最后一个。”英姐顿了顿,她盯着我说,“门外面的人刚升到大四,明年才毕业,不仅仅是职场小白,而且,距离毕业时间稍微远了点,所以,您也可以选择不见,我没有意见。”

      “见,立即见,必须见,怎么可以不见呢?”我回头朝门外喊了一嗓子,“外面杵着的现在可以进来面试了。”

      我头抬得过高,所以没有看见英姐微微一笑。

      门开了,一个姑娘走了进来,她亭亭玉立的身子站在那里给我们鞠躬,然后不急不缓地说:“各位好,我叫罗素儿。”她的声音很好听,有些温暖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得就想听她说话。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想我小强总身在花丛好多年,什么鲜花家花野花没有见过,但猛然间见到这个名叫罗素儿的姑娘,我有一种不敢靠近的感觉,我人生第一次产生了自卑的心理,同时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我有些明白那句老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真正有理啊。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但那不是传说么?为什么会在自己身上实现,我顿时有些抵抗,使劲抖抖身子,让自己清醒起来,并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幻觉,这都是幻觉,不可能。

      身边的杨月红拉了拉我,轻声问我:“小强总,您这是什么表态?是谈还是不谈呢?还是彻底不行?”

      我连忙直起身子,摆摆手,示意对面的女孩坐,然后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她:“先说说吧,自个有什么专长?凭什么有脸皮……哦,不是,是有勇气来我们三T集团面试?你不清楚三T集团的势力吗?还是觉得什么小猫小狗的都可以进出?”

      我听见英姐的咳嗽声,回过神,似乎我说话有些过了啊,但我并不以为然,继续倔强地望着这个名叫罗素儿的女孩,她依旧平静,仿佛波澜不惊的湖水,真正好大的胸怀,我将目光从她的脸上往下移了移,嗯,的确是好大的胸怀。

      罗素儿微微一笑:“请问您是?”

      “这是负责本次面试的小强总。”杨月红连忙介绍。

      “小强总,请问您刚才的提问属于面试环节吗?”

      “那必须的。”我强调道。

      罗素儿低头思考着,她的长发滑落下来,仿佛落下的席帘,午时的阳光透过十楼的玻璃照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脸庞发出微微的金黄色,我仿佛可以看清楚她精致脸庞上的绒毛,我猛然感觉此刻在阳光沐浴下的罗素儿有种黄金女神的范儿。

      “行了。”英姐面带愠色的说,“小强总,你现在开始别说话了。我来说吧,罗素儿,就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没有毕业就想要应聘工作?还有,你并没有大集团的工作经验,为什么要来我们三T应聘。”

      罗素儿抬起头,她竟然没有看着我回答,而是冲英姐点点头:“没有毕业来应聘工作,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有能力胜任工作,在大学三年时间,从大一开始我就有在各类广告企划公司兼职的经历,这个简历上有,至于来三T,我想既然要找就应该找最好的企业,不可以吗?”

      我看见英姐在点头,她竟然在点头,这样拽的回答英姐居然点头,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有经验有能力的人多了,且漂亮,你觉得自己愿意来我们就愿意收啊。”

      罗素儿用姑且可以称之为冷冷的眼神扫了我一眼,顿了顿,她说:“明白了,不好意思。”她站起身,转身就要离开。

      “你站住,干什么去?”我站起身说。

      她没有转身,说道:“不是不愿意收吗?”

      “就是不被录取不是也得说声谢谢,然后鞠躬再见吗?”我气狠狠地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无理呢?这就是你们当今大学生的素质吗?”

      话音刚落,我发现罗红月和英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问我,难道你的素质就高雅?

      罗素儿却停下身子,缓慢转过来,盯着我:“谢谢,再见。这样满意了?”我没有说话,看着她转身离开,结果在会议室门口,她一手拉开门,突然说:“三T集团我算见识了,什么大公司,阿猫阿狗竟然都可以当总啊。”

      话说完,她关门离开。我顿时被气得昏过去,这什么人啊,没有礼貌没有素质,出口伤人,幸亏是女的,幸亏跑得快,不然,信不信我打不死她,瞧我这暴脾气啊。

      周六上午的面试,因为罗素儿的出现,最终又是以闹剧结束,所幸闹剧仅仅限于罗素儿一个人,其他的人面试没有出大的问题,我想想觉得总算可以跟老陈交代了。与英姐和杨月红约好明天早晨开会,商谈最终的录取名单后我拿着包就走出了门,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当我拉开会议室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罗素儿在离开时候说的那句话,这让我很生气,小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我严重地用力摔门而去,我想,这是我目前唯一且必须要做的发泄方式。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路于或者大头,或者我认识的任何一个可以听我倾诉的阿猫阿狗,我必须向他们诉说内心的苦闷。于是,我给路于打了电话,结果这家伙正在宿舍里睡懒觉,于是我批评完他这种不思进取、好吃懒做的思想后让他马上前往大头的酒吧集合。

      挂了电话,我站住三T大厦楼下,我望着刺眼的眼光,觉得自己有些眩晕。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