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7章   

    第7章   

    作者:素清    

      草屋里,花夕拾等人商议着未来事宜。花夕拾说道:“花雨,你们三人继续待在京城帮我把尹强的那个店铺打点好,以后咱们生活的来源就只靠它了,以后花钱的地方很多,这个任务就交与你们三人。”

      花雨说道:“主子,难道你要离京吗?你去哪里?难道你一个人都不带吗?”

      “好歹也让我们其中的一个跟着你,这样我们也好放心啊!”花荫急忙说着。

      “是啊,是啊,你谁都不带,一个人走,路上好歹也要有个照应呀!”花晴也在一旁搭腔。

      “好了,别婆婆妈妈的,我一个人反倒自在,带上你们反而还不方便,我本就是带罪之身,不离京难道还在这等着被人发现砍我脑袋?花雨,三人之中你最稳重,我就把我的后路交给你了,花府记得多去打扫,我可不想等我回来之时花府杂草丛生,但是你需得小心,万不能让人抓住把柄。”待该交待的事都交代完后,花夕拾将她三人赶回京,自己一个人留在草屋内规划着下一步,多想无益,将屋内稍作打扫,换洗衣物收拾完毕后,便离开了那草屋。她最大的特点便是不去留恋,不去想曾经的美好,她拿得起放得下,世人已鲜有这样的品格。

      江南是富庶之地,要想有所作为,江南是首选之地,她伪装成男人模样,踏上了旅途。她扬起云一般漂流在风中的雪白长袖,逐渐的褪去脂粉的残香,素面朝天,挺拔而锐利,极少有人见过这般俊秀而英气的青年,带着几分阴柔的淡然的沉默的美,她的目光却并不柔和而是锋利,像深邃的野心一样,别人都说,她有一双霸主般幽深的眼睛,缓步行走在街市之间的她,引起不小妙龄少女的注意,纷纷惆怅而羞涩,不敢直视她那墨色的目光。

      她在南戋开了一个花满楼,那里是官场的聚集之地,也是收集资料的好地方,她花夕拾行走在官场与商人之间,赚的是那当官人的银子,谁说商人低贱?她花夕拾要将那些所谓的父母官全捏在手里,他们不是看不起女人,皆认为她花夕拾是荡妇吗?那她就让世人看看,谁是顶着白莲花头衔的荡妇!她一来南戋这个店原先的主人便急着转让,当时这个店已经摇摇欲坠,她一眼就看中这个地方,经她手后短短一个月就已将这个店起死回生,更是成了南戋数一数二的青楼,那些大官皆来她店做客,因为她这里美女如云,因为她这里极显奢华,来她这里的贵客都是排着长队,一般的人进不了这个门槛,官场上的人基本上都是以能请来这里喝花酒为荣,因为传闻这是凝虚国战神宸王名下的商铺,而在这的老板更是宸王的好友花影,官场上的人都想跟那些皇亲国戚攀上关系,虽说他们在南戋是土霸王,也富可敌国,但是在权力面前,再多的钱又有何用?而在这里又可以得到一些朝廷的消息,又可以认识官场上的大人,谁不想挤破了脑袋往花满楼里面挤?花夕拾看着这些所谓的父母官,那是打心眼里摒弃,一个个的肚子里面一肚子的坏水,就连那些强盗都不如。

      花夕拾叫来花满楼的老鸨,只见那老鸨已是半老徐娘,但是风韵犹存,特别是那傲人的双乳更是让不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俗语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想必说的便是她,她的眼里满是精明与算计,没有了小姑娘的羞涩,却比那些年轻的姑娘更加迷人,更加有韵味,她以前外出经商时刚好遇到她遭人欺辱,以前她是一个妓院的花魁,她曾天真的以为,她遇到了真爱,于是将自己赎身的钱全部给了那个男人,并为那男人诞有一女,当时她将自己已有身孕的消息告诉那男人时,那男人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以前那个妓院的老鸨知道了这个事情,更是对她百般羞辱,并多次要她滑胎,许是做母亲的光辉让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弃自己肚中的孩儿,她忍受着非常人所能忍受的痛苦,有一日花夕拾刚好路过某条巷子,发现有几名男子欲对她行不轨之事,当时的她即将临盆,花夕拾因看不过所以及时出手相救,待了解来龙去脉后,她帮她赎了身,刚好那天她生下了她女儿,花夕拾将她暂时安排在某个村落里,当时她初来南戋,开了这个花满楼,因不熟悉这个业务,不得不将她重新请出山。

      “你怨我吗?又让你重操旧业?”花夕拾突然说道。

      “不怨,你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如今能帮到你,我的内心也安稳一点,这本就是我擅长之事,何来怨?更何况我也不想当一个有手有脚的废人,如今你能赏我一口饭吃,而我又能让我女儿去接受更好的教育,去享受更好的生活,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姑娘不必忧心于我,只要你能有让我帮得上忙的地方,瑾娘在所不辞。”那老鸨说道。

      “那好,我也不必客气了,今日我要回京一趟,三月之期已到,我得回去处理一些事情,我把这花满楼全权交与你,所有大小事务全交于你,不必过问我,若有什么你不能解决的事,你就飞鸽传书。切记,勿硬撑,若有伤及你性命的,你就逃,千万不要死撑。银子没了可以再挣,商铺倒了还有机会东山再起,但是命却只有一条,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要带有报答的心思在里面就一昧的往前冲,可明白?”花夕拾严肃的说道。

      “姑娘,瑾娘何德何能得你照顾,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管理花满楼的,你尽可能去做你的事,不要有后顾之忧!瑾娘惜命的很,因为家中有儿,所以你放心吧,瑾娘记得你所说的话。”

      “那就好,花满楼你比我更懂得经营,咱们消息的渠道你也格外清楚,记住,收集起来的信息,千万不能外漏,那个地室除你我皆不能让第三人知晓,你最亲近的人也不允许。”

      “放心吧,瑾娘的心已经死了,世上最亲近的只有你了,还有我的孩儿,其他人皆是过客。”

      “好了,过去的早已过去,不要在过去的回忆里走不出来,放心大胆的往前看,咱们花满楼的人都是你的家人,就这样吧,你去忙你的,我明天一早就出发,你做好你自己的事。”

      说完,两人各回到自己的房中,坐等天明。花夕拾卸下男装,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脑海里忽然浮现广沧雨的面容,耳边突然响起那日在殿中的谈话,脑中一道精光闪过,原来如此。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