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6章   

    第6章   

    作者:素清    

      牢房内。

      “嘿,兮兮,醒醒,别睡了!我给你带了最喜欢的女儿红跟烧鹅,可香了。”夜幕下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邪笑着,细一看,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一头乌黑的茂密的长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薄厚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令人炫目的笑容。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牢房闹鬼了,待花夕拾睁眼时,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心下大安,说道“影,你怎么来了?这天牢不是传闻中的铁桶吗?你怎么进来的?莫非你是爬狗洞进来的?”花夕拾说完不厚道的笑了。

      影一脸的黑线:“爬狗洞,亏你想的出来!我这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人会去做这么没脸的事情吗?”

      花夕拾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思绪飘到了一年前,那年她出去采购药草,在回京的途中看到他奄奄一息的躺在草丛中,戴着一面金色面具,自打她们认识的那日起,她就从未见过他摘下面具,他给人的一种感觉是特别的神秘,且警戒心极强,即使是在昏迷的状态,但防快触到他那面具时他都会本能的攻击别人,还好花夕拾不是好奇心特别大的人,也正因为她的性格,影才对她无所防范。一年他们见面的次数极少,加上这次也才第三次,记得上次是她在青霄国谈生意时遭人抢劫,被人掳去,原以为凶多吉少时,影出现了,救了她一命。这一次又如此。花夕拾打趣说着:“影,你是不是躲在暗处跟踪我?为何每次我遇险时,你都能及时出现?”

      影倒酒的手停滞了一会,说道:“我还以为你每天都在遇险呢,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你都这副德行,比看大戏还刺激。”

      “生逢乱世,谁敢保证自己一世无忧呢?我只是努力的活着而已。来,喝酒。”花夕拾伤感的举着酒杯,在黑暗的环境下她就像一个坠落凡间的仙女,有着对这时间的茫然,这些红尘俗事本不该缠绕于她。

      待几杯酒下肚,花夕拾已然有些醉意,影将她打晕,待做一番收拾后,已是天明。花夕拾猛然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就像一个久未有人居住的草屋,推开门,一阵桃花香扑鼻而来,还未来得及参观完这里的环境,一阵脚步声扰乱了她的思绪,待看清来者何人时,她们三人已经扑在花夕拾身上,“主子,我们好想你,我们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原来来的三人正是花雨等人。花晴是年龄最小的一个,抱着花夕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花雨是年纪最大的,也是最稳重的一个,看着花夕拾只是道,主子平安就好。花荫则脾气比较火爆,一把扯过花晴说道:“你这乌鸦嘴说什么呢!欠打了是吧!”花夕拾看着这三人,仿若像做梦一般,她问道:“你们三人怎知我在此处?这两日京城发生了些什么?”

      花雨答道:“那日你进宫后,过了几个时辰宫里便来人说要查封花府,将咱们花府当差的人全部驱逐,并将花府所有的东西一洗而空,官兵所到之处一片狼藉,管家他们想跟官兵反抗,但都已被我制止,因为我们都未清楚真相,所以贸然出头实为不智之举。第二天我们才打探到事情的真相,他们说你毁婚,并且对前皇后出言不逊,将你打入天牢三月,收回你名下所有财产,只留了一个空宅给你,但是又不允许外人在花府。我们三人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就在我们准备去劫囚时,突然收到一个纸条,上面说如果想找到你就来这里等你,叫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们思索再三决定碰一碰运气,结果真让我们等到你了。”

      花晴答道:“就是就是,刚开始花荫还死活不相信,叫我们不要上当,那个韩小姐也在四处奔波为你找关系,结果被韩知仪给关禁闭了。”

      花荫瞪了一眼花晴将那纸条递给花夕拾,花夕拾一看便知这是影的字迹,她疑惑影是何许人也,居然会有这通天的本领,想不通的不想也罢,反正不是敌人。她对着花雨说道:“今晚花雨跟我回一趟花府,花晴花雨你们二人去一趟韩府,告诉韩轻纱一声我已无恙,不然以她的性子又不知做出多少祸事来。”

      花雨道:“那要告诉东方公子一声吗?他最近为了你的事几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

      花夕拾沉默了一会:“暂时先不告诉他吧,我怕会惹出没必要的麻烦。”

      是夜,几个黑衣人穿过京城的小巷,这一身轻功仿佛像是鬼魅,太过诡异。花夕拾直入花府,打开某个机关,转身进入密道,开了几个机关后,她在拿出一个盒子,那个盒子里竟是那根发簪,原来摔断的那根并不是真的发簪,也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一件遗物,她怎么会舍得去摔断!她看着这根发簪,眼角的泪瞬时就流了出来,“母亲,我该如何是好?为何你要将我推入皇家这个火坑?我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在世人眼里我却如此不堪?我真的很累了,可是我不想就这样倒下去,因为我想活下去,光明正大的活下去。”

      花夕拾将这根发簪藏入袖中,并将上次尹强的那份地契也带在身上,擦干眼泪转身离去,因为她花夕拾要重头再来,要让那些贬低她花夕拾的人看看,她花夕拾也是一个人物。

      刚准备离府时,一个黑影飞过,花夕拾忙紧跟其上,在快到宸王府时一阵刀声便从远处传来,待接近后发现一个带着黑色面罩的人跟宸王在打斗,“没想到,堂堂青霄国的王子在沙场上做了我的手下败将不服气居然跑到我凝虚国来撒泼来了,只可惜,你在战场上赢不了我,在我家你更赢不了我。”广沧雨讽刺的说道。

      “广沧雨,你休要嚣张,有本事你去我家一决胜负,我一定会赢你一次。”那黑衣人说道。

      “无趣,待你再多修炼几年再来与我一绝高低吧,本王实在没心思跟你浪费时间,就你现在的本领,着实连你大哥一分的能力都不足。”

      说话间,便将那黑衣服一脚踢向远方。那黑衣服大叫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出来吧,鬼鬼祟祟,真以为本王看不到你吗?”

      花夕拾躲在暗处,听到这一句话后便从暗处走出来,说道:“宸王果然名不虚传。这一身功夫果然了得。”

      广沧雨看着从暗处出来的花夕拾,愣了一下说道:“居然是你?能从天牢里出来,想必你也实力非凡。”

      “夸奖,承蒙宸王的厚爱,让我在天牢里享受了一回从未尝试过的生活,本姑娘再此多谢宸王了。”

      “哼,不自量力。快滚,今日本王就当从未见过你。”

      “是,告辞。”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