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4章   

    第4章   

    作者:素清    

      在宫外足足等了四个时辰的花夕拾,终于听到宫殿内传来的召唤声,且一声比一声近,一声比一声大。

      “花夕拾,走吧,皇上召见!”传话的公公在一旁说着。

      花夕拾看了看天,还好,离晌午最毒的那抹阳光还剩半个时辰,不然非得蜕一层皮,整了整衣裳道,对着一旁的公公说道:“劳烦公公带路。”

      这公公是高公公手下的一个徒弟,也在当今圣上端过茶送过水,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见到花夕拾此时的表现也闪过一丝惊讶,眼前女子着一身宝蓝色正装,腰间系着一根腰带,头上挽着随常云髻,簪上一支赤金匾簪,别无花朵,简单又不失大方,而她在宫外足足等了四个时辰,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不满之色,仿佛刚刚站在那的女子不是她一样,失神间已来到议事殿,“夕拾郡主,咱家只能送到殿外,,您自己进去吧,皇上就在殿内。”小公公说完便已退下。花夕拾走进殿内,看见皇上正在批阅奏折,当今太子坐在一侧把玩着茶杯,尹大人、上官宇枫以及几位皇子站在一侧,都看着进入的殿门的花夕拾,带着玩味与嘲笑的表情看着她,就像在看一只自己圈养的家猫一样,在自己的手心里可以随意蹂躏。上官宇枫看着花夕拾眼里流露出关怀之色,花夕拾给了他一个不必担心的微笑,接着行礼说道:“臣女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唔!”皇帝头也不抬,皇帝头也不抬,眼神一直盯着奏折,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锁,花夕拾半跪着在殿堂上,整个大堂寂静的就像个空院。半盏茶后,皇帝眼皮也未曾抬一下,将奏折放一边说道:“花夕拾,你可知错?”

      “臣女不知何错之有?请圣上明示。”花夕拾仍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因是半跪着,身体也开始支撑不住,开始摇晃,但她仍一声不吭,坚持着,皇帝眼里流露出一片赞赏之色,但又很快逝去。

      “你好大的胆子,你先是在京城行凶杀人,后将前皇后所赐之物摔断,再是身为一介女子,不在闺中刺绣,反而抛头露面不守妇道,,身为臣子,你将朕还有皇后不放在眼里,身为名门之后,你不恪守妇道,你还说你不知何错之有,你好大的胆子。”皇帝愤怒的说着。

      “回禀皇上,行凶杀人非我所愿,实则此人歹毒,将前皇后所赐之物不说,嘴里还冒犯前皇后,天下谁不知当今圣上对前皇后一往情深,此贼人如此冒犯前皇后,臣女为了皇上为了前皇后必须得将此人正法,对于坊间所说臣女不恪守妇道,试问皇上,在温饱与面子的面前,谁会在乎那看不见的面子,臣女从小无父无母,八岁起就独自撑起整个花家,如果为了面子,今日哪有花家的容身之地?花家上上下下几十人,包括我,早已饿死在街头,谁不想躲在温室里,我才14岁还未及笄,这个年龄本该在爹娘的怀里撒娇,可是却不得不承受这些,试问皇上,臣女何罪之有?难道就因为我花夕拾从小无父无母吗?”花夕拾悲愤的说道。

      圣上大怒:“跪下,是谁给你的胆,竟敢如此对朕说话。”

      东方宇枫听完这些,内心满是苦楚,他恨不得,巴不得把她抱在怀里,给她所有的关怀,给她所有的温暖,只要她愿意,他愿把天上星辰全送至她眼前,为她照亮所有的黑暗。

      那些皇子眼里露出不屑的表情,有人甚至还用看花楼里姑娘一样看着她。

      其实真正会揣测圣意的人会发现,皇上并未真正生气,,反而他心情是很愉悦的,他赞赏花夕拾,因为她进退有度,先是将自己行凶杀人推到皇上跟前皇后的身上,说是为了他们才杀的人;后是反驳那个传闻,说自己有能力将花家托大,14岁本是撒娇的年龄,却因无父无母只得一个人操持花家,并将花家的生意做遍东南西北,若此后还有谁敢说她不恪守妇道,便说明那人是在欺负她无父无母。人心都是偏向于弱势那一方,花夕拾如今这一番话传出去,谁还敢说她不知廉耻,不收妇道,除非那人不想买东西不想生存,想靠别人的唾沫星子生存,毕竟流言猛于虎。皇上让他跪下是因为看着半跪摇摇晃晃的,还不如完全跪着,起码花夕拾就这样觉得的。

      但是有些人眼力劲就不好,比如当今太子广凝寒。

      “父皇,此女子出言不逊,且不懂女子的三纲五常,依儿臣之见,先拖出去打三十大板,给她一点教训,让他明白,什么叫皇家威信!”广凝寒在一旁站起来说道。

      皇帝看着这个儿子,对他是越发的失望了,他有的时候在想,这是他跟凝儿所生的儿子吗?为何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丝凝儿的影子,沉思间听到殿外公公叫道:“宸王殿下到。”

      “儿臣参见父皇。”宸王行礼。

      “宸王回来了,不是说明日才赶得回吗?前方大战告捷,朕该如何赏你才好?”皇帝双眼复杂的看着台下的宸王,这个儿子他又爱又恨,他爱是因为这个儿子最优秀,这个儿子最像他,这个儿子仿若有他当年的风采,有凝儿当年的聪慧,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像照着凝儿雕刻的一样,那么的相像。他恨的是为何他偏偏是当今皇后的儿子,如今朝堂上以皇后一族雪家独大,如今当朝丞相便是皇后的哥哥雪傲天,他看着太子,他多希望宸王才是自己跟凝儿的孩子,可惜,不是。他许诺过凝儿一定会让她的儿子登上这个宝座,许他一世无忧。他不能食言,即使现如今太子不争气,但那毕竟是自己所爱之人所处。

      “回父皇,儿臣本就是凝虚国的一份子,这都是儿臣该做的,若说赏,下面的战士才该赏,儿臣不敢居功。”宸王在一旁恭手而立,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的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花夕拾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一瞬间的失神,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膝盖早已发麻,也顾不上那种熟悉,也暂时不能理会眼前这个尤物,虽说可以一见传说中的战神,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她宁愿不见。皇帝不发话,她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因为她没有强大的后台,因为在当时最低贱的行业就是从商,那些人也很奇怪,明明离不开从商的人,却又最瞧不起商人,明明商人才最富有,最有钱,但是没权,自己挣到的钱大部分又都落在这些当官人的手里,一方面觉得商人低贱,一方面又大把花着商人的钱,嘴里还说着不屑与商人为伍,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父皇,儿臣听说花将军的女儿花夕拾家遭乱贼进入,此事可大可小,今日有乱贼进花府,难保他日这些贼子来皇宫做客,难道咱们京城的治安就这么差了吗?”宸王愤愤的说着。

      “那依你之见,该如何整治?”皇帝坐在龙椅上略显疲惫与老态。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