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3章   

    第3章   

    作者:素清    

      “小姐,今日之事你就不怕得罪尹贵妃跟大人吗?如今朝堂之上,她们可是皇上打压皇后的重要势力,得罪了她们只怕。。。。。。。。。。。。。。。。。。。。”花雨上前说道!”

      “怕、怕什么?你觉得今日之事是巧合吗?这本就是别人给我们花家布的一个局,若事情不闹大一点,闹去皇上跟前,你觉得我们以后会有活路吗?该来的总会来,把府里都收拾一下把,我累了。宇枫,今日之事谢谢你还有,对不起将你也拉入这淌浑水中。”说完就往自己房间走去,尽享一片落寞之色。

      东方宇枫呆站在那里,若说这世上谁最了解花夕拾,那便是他了,他永远记得他12岁那年,她八岁,她的父亲决意入观,她哭着喊着叫着“爹爹不要离开我,我要爹爹。”时的场景,她一路跑,一路追直到跑不动了,叫不动了,她坐在地上像极了一只受伤的猫,东方家与花家是世交,花府临走时将花夕拾托付给东方家照顾,从那之后,东方宇枫的脑海里有个人影便再也挥之不去,当时东方家想将花夕拾接到家中居住,,可是花夕拾说道,她要留在家等着爹爹。

      今日之事,在花家门口聚众闹事,并毁花夕拾清誉,买通花家门卫,并熟知那门卫的来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有心人布的一个局,花夕拾将东方宇枫与尹大人一起请到花家,外人不知,可在东方宇枫的内心里却是一清二楚,他当时明明清楚的看到那发簪在掉地之前就已经断了,那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一件遗物,他知道她藏在哪里,那个地方很隐秘,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也是无意间发现的,更何况她的身边有花晴、花雨、花荫保护着,那名叫安乐的歹人是不可能得手的,更何况花夕拾早对他有防备。

      东方宇枫苦笑着:“夕拾,我知道今日之事你想要我将来替你作证,其实你不用说对不起,为了你,我什么事都愿意做,哪怕得罪所有人。”

      他站在院子里,那梨花树下,使得这个院子如沐春风,他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入鸡蛋膜一样吹弹可破,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肌肤黑玉般的眼睛散发浓浓的暖意,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温柔如流水,美得让人惊心。

      书房里,悄悄地潜进一个人影,他找到方才花夕拾写的那张纸,之见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凝虚二年,尹强尹大人入花府失手打碎前皇后御赐之物~发簪,为活一命现命花夕拾栽赃于贼人张安乐身上,为绝后患,将花府门口闹事之人诬陷为前朝余孽,为报答花夕拾的救命之恩,第一:从今日起尹强欠花夕拾三个人情,来日有所需时,必定竭力帮忙,若反悔,则将此事抖出,东方宇枫作证。第二:尹府东街那首饰店从此如花家商铺与尹府再无关系。”落笔人,尹强。并按有手印,除此之外竟还另有乾坤,这并不只是一张纸,除了这张有内容的纸外,还有一张空白的纸,除了有尹强的名字,还有手印,这男子嘴角上扬,将那空白的纸藏入袖中,便又偷偷离去。

       次日,“什么?书房竟有人偷盗,此贼人大大方方入我花府,难道我花府的侍卫竟都如此无用吗?”花夕拾双手立在书桌前,三千青丝垂泄而下,双眼满是愤怒,花雨等三人站在一侧默不作声,待花夕拾冷静下来后,花雨上前说道:“主子,此人来历不明,且武功高强,日后得多小心才是,咱们花府里外的里外的暗卫也不少,,此贼人却在这却在这层层把关之下,在我花家来无影去无踪,此人来历不小,并且我们也都检查了,除了尹大人的那张空白纸外,其它东西都还在,我们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哼,五个暗卫都看不住家,要来有何用?来呀,悉数换下,全部都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并加强十倍训练。”花夕拾冷眼说道。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人正在偷酒喝,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冷飕飕的,最后为保险起见,偷偷回到府里,最后酒没偷喝成还被酿酒的人发现,足足被追了三千里。

      “圣旨到,花府接旨。”一阵尖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花府上下的人全部将手中的活放下,并有条不紊的在门口集合跪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花雨在花夕拾耳旁说道:“这个是高公公,皇上眼前的红人,是个人精,你宁愿得罪任何一个高官,都不要得罪他,因为他稍微动动手指就能杀人无数。”“花夕拾何在?”高公公居高临下的看着花府众人问道。

      “回公公,臣女便是。”花夕拾双腿跪地,身子挺直地说道。

      “你便是花夕拾,不错,有当年花将军的风范,花夕拾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听闻花府门前出现前朝余孽,幸得花家之女处置果断,未给百姓带来祸患,特此封花家之女为郡主,并赏银千两,赏金百两另命花夕拾此刻即刻入宫,不得有误,钦此。花夕拾,接旨吧!”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说罢便站起身来接旨,在袖口里掏出一个荷包,说道:“高公公,这是臣女的一点心意,请笑纳,大热天的劳烦你走一趟,这算是请您老人家喝的一口凉茶。”

      “算你小妮子懂事,好了,时辰不早了,可别怪咱家没提醒你,皇上脸色不好,你可得小心些。”高公公说着掂了掂荷包,满意的装入自己口袋。

      “多谢高公公提醒,臣女明白。”花夕拾在一旁说道。

      花雨走在花夕拾一旁寸步不离,高公公见了说道:“除花夕拾外,任何人不得跟从,跟随者则压入天牢,永世不得外出。”

      花夕拾看着这三人说道:“你们三人在府里等着,切勿妄动,你们现在跟着不仅帮不了我,还把自己搭进去,若以后我有什么事了,你们都进去了,谁来救我?”

      花雨等人闻言,只得停下脚步,眼里布满担心与不安,虽说这是主子原先就布好的的棋,但是伴君如伴虎,总有些意外会出现,这谁能说得准呢?更何况关乎着前皇后的物什,当今皇上会不会睹物思人?看着断两截的发簪,皇上会不会迁怒主子?这些或许只有上天才能知道了吧!

      “传花夕拾进殿。”

      “传花夕拾进殿。”

      “传花夕拾进殿。”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