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2章   

    第2章   

    作者:素清    

      “呵,好个不知耻,不知羞,私把终生付。想我花夕拾十岁掌家,有着男儿不及的智慧,将花家一步步托大。在外人看来竟将我想作为如此不堪之人。好,好,好。我便让你们看看我是如何将花家托大的。来人,将外面聚众闹事者全部请进花家,给我好好伺候着,花雨,去上官府请上官宇枫大人。花晴,去尹府报官就说有人在天子脚下聚众闹事,唯恐是前朝余孽作势造反。被我花家侍卫拿下,请他们过来拿人。花荫,去把前皇后赐与母亲的凤簪拿出来。”

      “安乐,我瞧你也是个可怜之人,一切从实说来,我可既往不咎。”花夕拾如雷霆般发完命令以后,便用正眼看向跪在地上的安乐。

      话说当安乐听完花夕拾所说之后,早已双腿颤抖,牙关打颤。完全无开始时的冷静,他不知道外面聚众的本是一些流氓,地痞。为何到了花夕拾口中却全成了前朝余孽,他不知道本是一些流言,却把前皇后的凤簪给请了出来,全天下之人谁不知当今皇上对前皇后的执念。安乐脑中一片空白,只得一个磕头接一个磕头求着饶命。

      “饶命?这会知道饶命了?说谁派你来的?我想歌谣也是你编的吧!”韩清纱说着就上去跟那安乐动起手来,这彪悍程度让一旁的花夕拾也是捏了一把冷汗。这被父母惯养的孩子可真真是一派天真作风,撒起疯来竟无一点后顾之忧,想想自己做什么事都得瞻前顾后。正出神之际,一闪亮光将她拉回现实。说时迟,那时快,花夕拾一把将韩清纱拉出作战地区,而自己却与安乐对峙着:“这才是你的真实面目吧!张安乐,张公子。”花夕拾冷眼笑着。

      “没错,就是我,十年前你父亲将我张家赶尽杀绝,没留一丝后路。苍天有眼,那年我正好到乡下玩耍而被舅母所救,苟活至今。二年前终得进花家门,可不想却一直是个看门人,见你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你身边花雨,花荫,花晴对你寸步不离。二年时间我居然一点机会都没有。如今终于有报仇的机会,我怎可放过?”张安乐咆哮地说道;“你以为我花家的门很好进?你一进我花家的大门,我已知你底细。十年前你张家贪污救灾银两,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无辜的孩子流离失所。我当时不杀你,让你做一条狗帮我花家看门是看在你当时年幼未曾涉及此事,便留你一命。谁知你如此不识好歹,把今日背后之人招出来,留你一个全尸。否则让你尝尝凌迟的滋味。”花夕拾说道;“想让我说出来,你作梦吧!”说完手里拿着匕首就挥过来,花夕拾左肩一侧,躲过一击,右腿一踢便将张安乐手里得匕首踢掉,后从花家侍卫得刀鞘里拔出了刀,先是将张安乐的下巴卸了,再将他的鼻子削掉,最后四肢经脉挑断,后再问他说与不说,他双眼落满恨意,无一丝悔意之情,最后无奈,花夕拾一刀将他的性命了断,刀落地响出一声清脆之音,背手而立。

      “呕、呕、呕,花夕拾,你也太恶心了吧,虽说我也想将她大卸八块,可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这也太、太那个了吧!”

      韩清纱边吐边说着,一方面觉得恶心,可另一方面又觉得刺激,又想看,但又奈何胃口浅,看着那惨状胃里虽已掏空,但仍忍不住想去研究一下,如此反复。

      花夕拾命道韩清纱的丫鬟:“还不快把你小姐扶下去休息,若有个三长两短,你可能担当?”那丫鬟听完只得拉拉扯扯地将韩清纱拖回屋去。

      花夕拾走到那发簪前,拿着把玩了几下,便将那发簪扔于地上,瞬间便成两段,接着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心腹,我所做何意你们也懂,我们花家兴,你们兴,花家亡,你们亡。如今有人死在咱们花家,要想不承担责任,唯有此法,待会尹大人所问,我们就说,此贼人抢夺前皇后之物,所幸被我们察觉,我们为避免此物落入他人之手殊死拼搏,可不想此贼人竟生出销毁此物的念头,在拼搏中发簪掉落在地,我一怒之下,便将此人凌迟。”话刚落下,门房那里就传来:“尹大人到,上官大人到。”

      待尹强跟上官宇枫到内院时,入眼便是一片血腥之色,上官宇枫忙走到花夕拾眼前寒暄道:“夕拾,可有事?可有伤着哪里?”

      花夕拾忙回道:“无事,毋须挂心。”

      “花夕拾,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天子脚下,你居然敢行凶杀人,来呀,给我拿下。”尹大人道,说着尹府的人摆出一副要抓人的样子。

      “尹大人好威风,一来我花府竟不问缘由便想拿人,此贼人来我花府偷盗前皇后所赐之物,被我府人察觉,便动起手来,,擒住后怎奈他口出狂言,为绝后患,只得将他凌迟,不信您看这所赐之物。”说着便将发簪呈给尹强。

      尹大人是京城出了名的狗眼看人低的人物,此人又贪,胆又小,可他是当朝尹贵妃的弟弟,自是嚣张跋扈惯了的,今日来花府,也是今早晨起时被尹贵妃传来得人呵斥了一顿,恰好心中有火时花府派人来请,于是便过来撒气来了,一进花家变看见如此血腥的画面,心中火气到了极点,这会听说前皇后之物,心中便想着小小花家,花夕拾这个孤女怎会有御赐之物,于是一手打掉那发簪,说道:“花夕拾,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骗我,你可知。。。。。。”话未说完,花家之人全跪倒在地,头匍匐在地,尽享一片惶恐之色,包括花夕拾、上官宇枫等人。

      尹强后脑一凉,忽感事情不妙,便命心腹之人尹慎上前查看,这一看不要紧,那发簪头一部分刻着前皇后的小名“凝”字,当今皇上也是一个情种,当前皇后殁了之后,便将我朝的“浣月国”改为“凝虚国”从此,凝虚国的人民便不可用“凝”字取名,除了前皇后的儿子,当今的太子“广凝寒”。凤凰象征着一国之母,女子最高的最高地位,此簪子,便是以凤凰为头,在连接处刻着“凝”字,此物则是当年皇上亲手所刻之物,时隔多年竟在这已败落的花府中。

      这尹大人魂早已不在体内,怕是吓傻了,双腿一软便摊在地上,好在他那心腹是明白之人,跪在花夕拾跟前说道:“姑娘饶命,大人有眼不识泰山,求您救救老爷,以后您叫我们做牛做马我们都心甘情愿,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我们大人是真的不知这时御赐之物啊!”

      “好个不知这是御赐之物,难道因为不知就能改变现在这个事实吗?如果当今这个不是御赐之物就能随意让人糟蹋吗?你说不知,那就去禀明圣上,跪我也没用,你就一个一个下人而已,怎能代替你家主人说话,难道尹府就只有这等作风吗?我竟不知,京城堂堂一个府衙竟由一个小小下人做主了。”花夕拾说道。

      听到这,下人仿佛也懂了几层意思,他知道花夕拾并不想致尹大人于死地,于是他走到尹强跟前说了些什么,那尹强听完后便恢复冷静,这心态果真是官场老手,他对花夕拾作揖道:“今日之事怪我太鲁莽,若你肯出手相助,日后用的上我尹强的地方,必定义不容辞。”

      花夕拾笑道:“素闻尹大人是官场一把好手,我花夕拾何德何能能得您相助?不过也不是不能帮,来人,纸笔拿上来。”

      只见她的笔法娴熟,悠然而立,手中握笔潇洒自如,悠悠然如画画一般,而字写的如龙飞凤舞,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她低垂发丝便顺流而下,几根发丝贴在脸上,她无意间用手捋了捋,这一系列动作使她原本高冷的脸上添了几分妩媚,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东方宇枫更是在一旁木讷的看着花夕拾,喉结动了动,他与她从小一直长大,只知她好看,今日再看之时,仿佛已不再是仅仅限于好看!

      花夕拾笔一放,便让花雨呈给尹强看,尹大人看完后,脸顿时涨的通红,说道:“花夕拾你欺人太甚,你难道就不怕来日我杀了你?”

      花夕拾笑道:“你可以选择不合作,但是在你杀了我之前,你还能不能看到明日的太又是另外一回事,命跟面子和钱财比,哪个重要,我想不用我多说吧!”

      “哈哈哈,果真不能小看你花家之人,也罢此事我认栽,来日方长,我就不信你花夕拾能一直嚣张下去,来人,把后院那些乱臣贼子全部关押大牢,大刑伺候。。”说完在写有自己名字的地方按上手印便甩袖而去。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