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1章   

    第1章   

    作者:素清    

      生了、生了、生了、丫环急急忙忙从房内跑出来,“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喜得一位千金。”

      “生了,终于生了,苍天保佑啊!夫人如何?”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夫人暂且安好,只是出血过多,身体虚弱,得好好休养一番。”一个丫环在一旁弱弱答着。

      男子眼含泪花二话不说跪了下去,头磕在地上久未抬头,旁边的下人也都跪在地上,尽享一片祥和。

      “老爷,起来吧,地上凉,跪久了对身子骨不好,苍天有眼,咱们花家不该绝后啊!夫人生了三天三夜,此时正需要您呢!”管家边扶边说着。”

      “老爷、老爷,不好了,夫人大出血,此时正危在旦夕,这可如何是好?”一个老妈子双手沾满了血慌慌忙忙从屋内跑出来,说话时不小心绊着门槛,一个踉跄扑到在地,此时这个男人大吼道:“都还愣着干嘛!快点救人,快去把太医请过来,快、快、快。”说完猛吐一口鲜血,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前一刻晴空万里,后一时已是雷霆暴雨。

       这场雨,连续下了整整一月。“老爷,进屋吧,自上次一事,您身体大不如前,还是小心身体呐!”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身体看起来还很挺拔,仔细一看正是那魁梧的男人,仿佛一夜间就白了华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继安,别像个老妈子似的,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的很,想我花家男儿世世代代皆为武将,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无一辛免,我们获得了至高的荣誉,可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啊!上苍是多么的公正,我双手沾满了鲜血,它却夺去了我的挚爱。婉儿跟着我一生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跟着我东奔西走。她怀了三个孩子,大儿子战死沙场,老二未出生因遭敌袭却胎死腹中,老三至今下落不明,最终婉儿身体伤坏了根本,原以为我们二老不会再有子嗣,一年前竟意外有了身孕,却不想因我的自私害死了她,你说这不是报应是什么?没想到在这太平盛世我的双手居然再沾一条无辜生命的鲜血。哈哈哈,咳咳咳。”这个男人笑着笑着猛的一阵干咳。“老爷,您注意身体,您这样,夫人在天有灵会担心你的。当时夫人不是说了嘛,小姐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当时您说让夫人落胎,夫人可是生了好大的一通气,小姐可是夫人拿生命换来的,您不要再想了,身体要紧。奶娘、奶娘快把小姐报上来。”

       “诶,来了、来了别看小姐长得小巧,胃口可不小哩,这一天到晚都是吃了睡、睡了吃,可懂事了。”一个身着朴素,盘着发头上无一装饰品,微胖的夫人抱着小孩笑盈盈地从内堂里出来。“可不是,自大小姐从娘胎里出来,哭的次数五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老爷,你看小姐的眼睛多像您呐。”一旁的管家附和道。

      此时这男人无情的别开眼看向远方,双手托在背上,仿佛这一切斗与他无关。这时的他就像一只被拔光了牙的老虎,可悲、可叹。已是晚秋,周遭一片萧凉,本事寂静无声,突然一阵哭声打破了这份静谧,奶娘一阵慌乱,一边哄拍,一边逗着,给她喂奶竟也不吃,帮她看是否有屎尿,可一切正常。这小孩的哭声反倒有增无减。一旁的男人攥紧拳头,额头尽是汗水,强装震静,他仿佛听到了小孩在叫他抱抱,他的内心尽享慌乱,在看到小孩哭得几乎岔气之时,她一把将小孩从奶娘手中抢到自己怀里。说也奇怪,小孩一落在这男人手上竟停止了哭泣,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这个男人,并作出一系列的搞笑动作。这个男人仿若被惊醒一般,抱着小孩终露出会心一笑。“老爷,您看,果真是血浓于水啊!小姐年纪这般小,竟识得亲生父亲是谁,有如此慧根,真乃咱们花家之福啊!小姐一月有余,老爷,您还未给取芳名呢!”管家在一旁乐呵呵地说道。

      “竟一月有余,婉儿去了这么久了,也罢,已是晚秋,就叫她夕拾吧!花夕拾。”这个男人说完又将小孩放在奶娘的怀抱里,这个小人儿此时正在呼呼大睡。

       我叫花夕拾,爹爹给我取的名字,那时已是晚秋,娘亲将我一下生下来便就撒手而去,我知道爹爹取这个名字另一含义是思念娘亲。我八岁那一年,父亲不顾一切入了观,那时我年少,哭着喊着求着他不让他走,可是他却毅然地走了,走时他说了一句话“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当时年少并不理解这句华,现在长大了,依然不懂,我问奶娘,奶娘总是说“你长大就懂了。”其实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是14岁的大姑娘了,再过两月便已及笄,也不知及笄礼那天爹爹会不会回来?应该会回来吧!他应该会想我吧!

       “夕拾,今日青霄国公主来我朝游玩,外面可热闹了。我父亲因此事也好几日未着家,我们去打探打探可好?”

      来的女子一袭粉衣,模样端庄中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媚之感,青丝批落,仅仅用一条粉色的发带系着。粉色的色彩衬的女子肌肤透着一股淡的粉色,煞是魅力!凤眸潋滟,可夺魂摄魄,荡人心神,唇若点樱,引人无限遐想。

       “韩清纱,你站在那不言语时像极了以为仙女,可为何你一出声便像极了那疯婆子,可见你也是一个假人,不经雕琢。”

      一女子从屏风走出来,一袭白衣,容貌俊美,星眸闪烁着点点星光,带着几分清冷,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妖孽如斯,端的是风华无双,墨发流云般的倾泻而下,散落腰际,带着几分散漫,气质高雅出尘,温润如玉,纯净若天山滴仙。

       “我的好姐姐,这些细节咱暂且放置一边,谁不知咱们凝虚国第一美人非你莫属,莫说第一美人儿了,就连第一大才女也被你拔下头筹,啧啧啧,若我是男儿也必败在你的石榴裙下。”韩清纱手里把玩着一块墨玉,嘴里噙着笑,懒散地靠在椅子上说着。

       “清纱,你这张嘴呀!都快15岁的人了,竟不知羞耻,我看着你的脸皮有多厚?也不知韩知仪怎的养的你,我瞧着伯父与伯母都是脸皮薄的人,怎生得你如此不值轻重,待我去告上一状,看你如何。”花夕拾站在门口背手而立。从她的背影中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说话间,门外一阵喧哗,一下人从外急急忙忙的进来说道:“小姐,不好了,有人竟在门外聚众闹事,口里还吐出一些污秽之言。”

       “哦,说些什么污秽之言,你说来听听。”花夕拾冷笑的说道; “小人不敢说。”下人说着; “叫你说就说,休得多言。”

       “是,是,他们说你克死了母亲,赶走了父亲,是一个不祥之人,还。。还说你一人年纪轻轻操持了整个花家,并将生意做得如此红火,背后定有人,而那人与你必定有不正常的关系,说你不守妇道,并且他们还编了一曲歌谣。”下人一口气说完,低垂着头,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哦,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有人玩这种小伎俩,真当我们花家好欺负。”花夕拾冷静的说着; “太过份了,他们当花家没人好欺负吗?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他们。来人,把我的软鞭拿上来。”说着便往门口走去。

       “清纱,别乱来。你叫什么?”花夕拾眼神犀利的看着下人。

       那人以为有赏,目的可达成,语速较之前更为欢快。“回小姐,奴才名为安乐。”

       “安居乐业,你父母倒也是个通透的人。说吧;那歌谣是什么?”夕拾说道; 安乐未曾想到这个15岁的姑娘听到前面的流言竟无一点恼羞之色,反而还问到那歌谣。顿时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看着那小姐凌厉的眼神,安乐心中暗暗苦恼。原以为是一份美差,却不想是羊入虎口,于是支支吾吾的说道; “花家父,花家娘,皆被女所害!

       花绝后,花生妖,一切皆可抛。

       不知耻,不知羞,私把终生付。

       若有儿,花夕拾,终将人儿殁。”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