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大冥帝国第1章   忘祖

    第1章   忘祖

    作者:东方冥朔    

       沙场残阳红似血,白骨千里露荒野。

      遥望何处为战场?乱云衰草带斜阳。

      黄沙散漫风萧索,孤村无人空战火。

      腥风折草战壕塌,月冷黄昏血染沙。

      野云落日黑云低,秋风瑟瑟老鸦泣。

      战场髑髅缠草根,荒村夜冷风叩门。

      宁为太平犬,莫做乱离人!

      秋雨呜咽似鬼哭,天阴雨湿阴风扑。

      战火已熄鬼火绿,狂沙乱走来复去。

      战马哀嘶,荆棘参差!血袍污尘变做缁。

      征雁悲鸣,暗夜如屏!卧尸未寒血半凝。

      冤魂怨魄无名留,古来白骨谁人收?

      年年征战背故乡,家中妻小空相望。

      秋月已圆人未全,夜雨如泪泣涟涟。

      天空满天星斗,像一粒粒珍珠,似一把把碎金,撒落在碧玉盘上。此刻是那么的宁静,安详,树叶在沙沙作响,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

      远在天涯的依恋,近在咫尺的守盼,谁把谁遇见,在流年经载的岁月,点点滴滴,铭刻心底的爱恋,只以为不再提起就是幻灭,却是午夜梦回,眉间愁怨,依旧挥不散。

      在整个大都中,一座宫殿似的建筑,映入眼帘。旁边的河水是碧阴阴的,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

      一间灯火辉煌的房间里,只见一位拥有着墨黑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前额,隐藏着魅惑的双眸,魅人倾世的眉眼间,一双墨色宛如黑色宝石般的剪瞳,微微的泛起了紫色的华泽和涟漪,拥有帝王般的桀骜专横、凌厉无情!纤长而微卷的睫毛,就如同垂着翅膀的黑色蝴蝶,带着异样的美艳绝伦;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绯红的唇色泛起了诱人的光泽,嘴角间带着特有的格调,绝世的桀骜和尊贵,仿佛这个世界已经臣服在他的脚下,而他早已经凌驾于众生之巅!巧夺天工般精致的五官,映衬着惊;完完全全的恰到好处。白皙的颈分明的锁骨,回眸一笑,迷倒众女生。

      这位身着黑色衣衫的少年跪在房间大厅中,双眉微微的皱起,面无表情,也不知道跪了多久。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祠堂,它记录着家族的辉煌与传统,是家族的圣殿。有多种用途,主要用于祭祀祖先,此外作为各房子孙办理婚、丧、寿、喜等的场所。值得注意的是族亲们有时为了商议族内的重要事务,也是族长行使族权的地方,凡族人违反族规,则在这里被教育和受到处理,直至驱逐出宗祠。正因为这样,祠堂建筑一般都比民宅规模大、质量好,越有权势和财势的家族,他们的祠堂往往越讲究,高大的厅堂、精致的雕饰、上等的用材,成为这个家族光宗耀祖的一种象征了。

      明显的跪在宗祠里,在看现在的情况就知道这是一位犯了重大错误,不然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想起白天的种种情况,好似发生的一幕幕如电影版映入眼帘。

      白天发生的一幕。

      “南宫赐,你知道错了没”。一位老者头带冠玉,满头银色长发。带着沧桑而又威严,又不失慈爱的语气说道。

      眼前的少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跪在祠堂的中央,一动也没有,即使是听到了也是一句话也没有的跪着。

      南宫赐是南宫世家第三代的公子。父亲南宫玉鸿,南宫世家嫡系第三个儿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哥是南宫玉名,二哥是南宫玉心,他们都是玉字这一辈。在往上就是他们的父亲也是现在南宫赐的爷爷南宫川,也就是现在南宫世家的族长,也是整个家族的领导人。

      之所以要叫这么一个名字是因为,南宫玉鸿和萧曦结婚十年来的第一个孩子。可以说这是个上天恩赐给他得一个孩子般,随之而来厄运也降临在这个幸福得家庭里,南宫赐两岁得时候萧曦突然意外去世成为一个谜团。从此南宫玉鸿整日忧丝,颓废。家族本应给他得一切也被逐一收回,这一切都被南宫赐看在眼里。毕竟此刻的南宫赐只是牙牙学语的小屁孩,其实南宫赐是一个拥有着成人思想的灵魂。

      直至南宫赐十岁的时候,才提出这个想离开家族的事,实则心理已经在很早就有了这个计划。只是结果没有想到会弄到现在的这副样子。虽说这些年来自己也收集些资料却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世界里居然将家族的成员看的如此之重。

      等了半响,不见南宫赐回答。众人还以为南宫赐和以前一样,在装哑巴。立马就要一位长老不高兴了,厉声的说道:“南宫赐,别以为每一次装哑巴都可以避过惩罚。这一次我要给你长点教训,别看老是不识抬举!“再说出每一个字,宛如一做座大山般,朝着跪在地上的南宫赐身上压去,直压的南宫赐额头青筋暴起,跪在地上的双膝缓缓陷入地下。

      ”好啦!别老是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他懂什么啊!你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至于和一个没长毛的小娃子置气吗?“一个打圆场的声音响起,将南宫赐身上的压力全部消除。

      ”大哥!这个孩子不给点教训就是不长记性啊!你看看这都几年了!要不是族里给他吃给他喝,他能活到现在吗?现在感觉长大了啊!就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啊!他这是数典忘祖啊!如果家族人人都像他这样,那祖宗之法何存啊!家族将来怎么办啊!这次你也别老说好话了,我非德给他长点记性不可!“说出这样德狠话,可见这一次态度的坚决,也说出了这一次谁来求情也没有用。

      南宫赐跪在地上,虽说身上的压力很大,可是两年来已经形成了习惯。而这一次其实在心底深处,已经决定此刻是最后一次过来领罪了。脑海深处一个不成熟的计划,在飞速的完善起,眼角的余光扫过此刻站着大殿里的每个人。所见到的不是那种大家族里的和睦与关爱,每一个的脸上呈现出的都是浓浓的不屑和轻视。

      南宫赐冷眼的看着大殿站着的众人,一个个都衣着鲜艳光亮,却不想心却是这么歹毒。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