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消失的少女第86章   当时青春(37)

    第86章   当时青春(37)

    作者:鲁稚深    

      戚巧颜挽住林兮微的手,像是多年老友,林兮微将手本能抽出来,她依然不能够释怀,戚巧颜害她父母出了车祸。她拒绝的动作很是明显。沈留白在一旁微笑。

      戚巧颜看一眼笑着的沈留白,又热情的拉住林兮微的手。

      林兮微不再好意思挣脱,被她拽着手走进了酒店。

      戚巧颜已经将座位订好,桌子上摆满菜。连单都已经买过了。桌上一瓶红酒,两个红酒杯。

      戚翘颜脖子上戴着一条金晃晃的项链,无名字上一枚硕大的钻戒。

      她坐下来,翘着二郎腿,叫道:“服务员,快来!”

      一个年轻的男服务员毕恭毕敬赶了过来,对戚巧颜点头哈腰道:“戚总,您还有什么吩咐?”

      戚巧颜道:“再给我们拿一套餐具,一只高酒杯!”

      服务员道:“好的,戚总,马上拿来!”

      服务员匆匆跑去了,戚巧颜坐下来,对还站着的沈留白和林兮微道:“你们坐啊!坐!尝一尝这家酒店的菜,海鲜很不错的!我经常来!”

      沈留白看着她笑起来道:“巧颜,你这老板派头十足,我是不是也得叫你一声戚总,看来你早已经不是信中那个小女孩了!”

      戚巧颜道:“沈留白叔叔,我在你面前永远是小孩!”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微嗲,可是跟她那肥胖的脸蛋是极度不相称的。

      沈留白笑起来道:“是不是我在你眼里也是永远的叔叔!”

      戚巧颜道:“今天第一次见了你以后,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能够叫你叔叔了,你虽然比我大10多岁,可看着相当年轻!”

      林兮微夹杂在他们中间颇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她插不上嘴,进入一个人的状态,从口袋里把刚领的毕业证拿出来看。

      林兮微见了那毕业证,伸出手来道:“我还没有见过大学的毕业证书呢!让我瞧一瞧!”

      林兮微把毕业证书递给她,戚巧颜边看边翻着道:“大学生,我真羡慕你啊!”

      林兮微脸一红。低头不吭声。

      沈留白道:“巧颜从14岁开始跟我写信,间断几年之后,近来又开始书信来往,所以我对戚巧颜、林兮微这两个女生的了解,大多都是来自于信件中的,今天是第一次遇见现实中的戚巧颜,没想到连林兮微也见到了,为我的巧遇干杯!”

      两个女生举起了高脚杯。

      他们一口气都将面前的酒都喝干了。

      戚巧颜把毕业证退还给沈留白。

      她对沈留白直言不讳问道:“沈留白叔叔,是不是一见到我们,美与丑立刻见了分晓!你在心里一定觉得林兮微是美女,而对我大失所望!”

      沈留白笑道:“你错了,巧颜,我在信里早就告诉过你,坚强的女孩最美丽。你们两个都很美!”

      戚巧颜睁大眼望着他,眼里闪着泪光。

      她自己倒了一杯酒,对林兮微道:“我从前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包括你父母的死,我知道你一直不肯原谅我,现在碰巧遇见,干了这杯酒,你原谅我,好么?”

      林兮微不吭声,她不肯喝那一杯酒。

      沈留白道:“戚巧颜她当年,曾经差点自杀,后来被我救了,也许林兮微你以为受到伤害了,但巧颜她曾经也受到过伤害!在青春成长的岁月里,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缤纷多彩,而每个人也是单纯的,巧颜她又开始跟我写信,便是从你父母去世之后。她一直觉得自己背负了很大的包袱,实际上,你父母的离世,是一种宿命,也不能够完全怪她的!”

      林兮微哭了起来,将那杯酒干了。

      戚巧颜道:“我现在回想起来,要怪就怪那个初中老师汪远道,根本不会教育人,也不知道是如何为人师表的!如果不是他不会处理事情,我们矛盾还不会这么激化,也许我们在老师积极的引导下,都会成为三好学生,现在说不定正在读研究生,人生又完全不同!”

      林兮微想起汪远道了,想起年少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讽刺挖苦她的汪远道,那一段日子,也许让她软弱性格潜移默化的形成,让她有种浓烈的悲剧色彩,他后来离他们而去了,可是还是对她有影响的。她愣愣不说话,过了半响举杯道:“如果不是因为遇见汪远道老师,或许,我能够做我自己喜欢的职业,勇敢的追求我喜欢的人,我的人生不会像现在这样,我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可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工作,我非常厌倦这样的状态,又不知道该如何改变!”

      沈留白笑道:“这是成长的轨迹,大家还是都健康的长大了,巧颜你现在很成功啊,一个女孩子把服装生意做那么大!林兮微,我不知道你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但我相信你的未来一定是一片光明!”

      戚巧颜非常高兴,他的沈留白叔叔,还是从前那个沈留白叔叔,是她人生的太阳,是她生活的导师,她所有的阴暗面,都会被他三言两语吹散。她道:“沈留白叔叔,您和太太离婚后,孩子跟着谁?我只在信中见到您离婚了,记得您从前提过有一个儿子的,儿子现在跟着您还是前妻呢?”

      沈留白平静道:“我儿子死了,我太太就是不能够接受这个意外,我们无法再像从前一样生活,才提出离婚的!”

      林兮微一听,泪就落了下来。她本来喝了点酒,加上父母的死让她心碎,对失去亲人的死,很有同情心。

      沈留白见到她落泪了,非常感动,递纸巾给她道:“谢谢,你真善良。”

      巧颜见了也拼命挤出眼泪,哭声比林兮微还大。沈留白把纸巾也递给她。笑道:“你们别哭了,我已经能够接受命运的残缺了,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的,很多事情都无法预料,发生了坚强勇敢的面对。我现在好了,虽然难过,但不悲凉!”

      他们说了一个小时的话,方才起身离开,走到酒店门口,见到一个中年妇人,身形保持得好,打扮得神采奕奕,气质出众,忍不住多看一眼。

      戚巧颜和林兮微异口同声都叫了起来:“柴老师!”

      柴老师停下脚步,道:“你们是哪一届的学生?”

      戚巧颜和林兮微道:“我们的班主任是汪远道,当年的307班,您当时是我们的音乐老师,您还记得么?”

      柴老师仔细回忆着,戚巧颜唱起歌:我们都曾经年少什么都不知道却只是爱笑笑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笑得月亮都弯下了腰我们都曾经年轻什么话也听不进什么都不相信只是漫不经心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命运后来才发现天总是望不穿的天路总是走不尽的路想要的总得不到别人拥有的都比自己好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我们爱上说曾经 曾经曾经说着曾经的心情谈到了而今而今我知道 而今我相信而今我不能不相信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希望到时候我们都依然爱笑所有曾经的悲伤全部已忘掉”

      她唱到后半段,林兮微也跟着轻轻地和了起来。

      柴老师笑道:“我记起你们来了!当年两个人不能够和睦相处,看来你们现在相处得很好!所以呢,岁月是能够改变一切的!”

      戚巧颜道:“如果不是因为汪远道老师不会处理事情,也许我们的矛盾不会这么激化!他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柴老师道:“汪远道日子过得很糟糕呢,离了三次婚。工作也老是换来换去,到现在日子都过得不稳定,据说还得了抑郁症!”

      戚巧颜道:“这人真是活该!恶有恶报!”

      林兮微却叹了一口气道:“哎!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也不再怪他了!”

      别过戚巧颜,别过沈留白,别过柴老师,林兮微搭乘着地铁来到了火车站。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火车站人潮汹涌。林兮微要搭车到B城去,她已经离了A城,在B城一家物流公司当文员。

      在火车站的安检处,她俯下身子取自己的包包,却抓错了袋子,拿了一个男士的提包,她找到自己的手包,把那提包拿在手上,大声问道:“不好意思!我拿错了一个包,是谁的?”

      安检处走过来一个男孩子,对着她嘻嘻一笑,道:“林妹妹,终于等到你了!”

      这男孩不是陈络绎又是谁?陈络绎穿着旧旧的牛仔裤,白色的T袖衫,带一顶鸭舌帽,脸上蓄了一小撮络腮胡,左脸颊下端多了一条长长的疤痕。

      林兮微看着他,指着他脸上的疤痕道:“络绎哥,你脸上怎么留了这么长一条疤痕?是又与人产生争执打架弄得么?”

      陈络绎嘻嘻笑道:“林妹妹,你怎么不说是我见义勇为时受伤的!”

      林兮微微笑着摇一摇头。

      陈络绎上下打量她道:“怎么来火车站,只拎一个小包,不带其他行李的?”

      林兮微道:“我是回学校拿毕业证的!拿完毕业证就立即回去了!”

      陈络绎道:“怪不得这两年我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已经离开了A城!”

      他们在候车处坐了下来。陈络绎道:“林妹妹,你现在哪座城市!”

      林兮微道:“我在B城。”

      陈络绎欢喜地道:“原来我们又在同一座城市了,我知道你们学校现在是拿毕业证的时候,特定赶来找你的,在你学校到处找,也没有找到你,遇到你以前的室友了,说你刚刚走,我又到处去找,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

      林兮微道:“络绎哥,你这么着急找我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么?”

      陈络绎道:“因为我要离开A城了,所以我想见你,想跟你道别,啊,没想到我们又相聚了!林妹妹,看来我们很有缘分!”

      林兮微脸红了,不说话。

      他们是同一趟车,一起坐上了火车,陈络绎特地跟林兮微旁边的人调了座位,坐在了一起。

      林兮微也不说话,安静地坐着。

      陈络绎看着她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你大学都毕业了,我们认识已经整整10年了!我突然觉得我是多么执著的人,我一直没有改变过,我喜欢的姑娘,一直都是你!”

      林兮微脸红道:“络绎哥,你还没找女朋友啊?”

      陈络绎道:“你这是明知故问!”

      林兮微不再说话,闭上眼睛。

      陈络绎把手机拿出来,插上耳机,将一只耳机轻轻地放在林兮微的耳朵上面,自己也戴上另一只。

      林兮微听到耳边传来音乐:“你爱咖啡,低调的感觉偏爱收集的音乐怪得很另类,你很特别,每一个小细节唉唉~~呀如此的对味……

      喜欢看你紧紧皱眉叫我胆小鬼你的表情大过于朋友的暧昧寂寞的称谓甜蜜的责备有独一无二,专属的特别”

      林兮微听着歌曲,想起了从前读书的时光:‘那一年,放了学,她坐在陈络绎的车子后面,陈络绎轻轻唱着歌。”现在回忆起来,是那么的珍贵。她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陈络绎看着她笑了,赶紧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林兮微的少女时代,就在这照片中定格。

      (第一部完)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