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孙悟空第281章   第十八话: 兄弟重逢

    第281章   第十八话: 兄弟重逢

    作者:雲中龍    

      自从玄奘从天竺归回,带回许多大乘佛经,翻译成中文,大乘佛教就如雨后春笋一般,在中国绽放,小乘佛教因此日益势微,当时人说中国佛教,皆趋大乘。

      在当时印度佛教,单是小乘佛教,就分有二十个部派之多,往往仅是为了很小的问题争执,动辄就结成一团,分成一派。小乘佛教分得七零八落,失去统一教化的依准力量之际,般若空教义的大乘佛教,便在印度境内应运而兴。

      由于唯识有的思想抬头,印度的大乘佛教,也分成了空、有二宗;密宗的兴起,又将大乘佛教分为显、密二教,把空、有二宗,归入显教一类。

      由玄奘法师西游归来,中国佛教产生大变动,整合成为十三宗,其中除了成实与俱舍两宗属于小乘佛教,此外都是大乘佛教。后来由于各宗的相抗衡,十三宗仅剩下了十宗,涅盘宗归入天台宗,地论宗归入华严宗,摄论宗归入法相宗。

      显庆二年,玄奘五十六岁。玄奘随着高宗前往洛阳,并有译经僧若干人一同随往;住在积翠宫,继续译经。玄奘乘着回洛阳之便,就顺便回到故乡,查访故乡的情形;但是宗族之人,离散的离散,死去的死去,仅仅寻到在瀛州的张氏老姊一人。与老姊相见,两人痛哭流涕,相拥而泣,没想到当时一别,已经过了将近四十年,姊弟才能相见。

      后来又到了父母坟前;发现坟墓已经荒芜颓坏,于是玄奘希望能择地改葬。后来经过高宗的允许,将遗柩改葬于西原。改葬之日,又是一番热闹,洛阳附近,佛道儒有名者到场有一万多人。

      玄奘在坟前,盖一栋木屋,为父母守孝一个月,当时因为战乱,只能草草为父母埋葬,不能为父母守孝。经过多年,终于又回到故乡,玄奘略表他一片孝心,为死去多年的父母守孝。

      晚上仍然做译经的工作,到了白天,就到父母坟前,为他们念经颂佛,为他们做功德,希望上天能保佑他们死后的灵魂。

      一天, 有一人来到西原山区,到了玄奘木屋附近,那人看见玄奘法师在坟前念经,便叫了玄奘的名字。

      「玄奘法师,好久不见。」

      玄奘转头一看,竟是一位老年和尚,他全身肮脏,头发杂乱长出也不清理,十分落魄,是个野和尚。玄奘见那人的面孔,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却一时认不出他是谁。

      「你认不出我吗,玄奘法师?」

      「你……,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捷同。」

      玄奘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就是捷同,捷同是他二哥,玄奘本性陈,是陈留人,他二哥陈素,陈素字长捷,法号捷同,在东都洛阳净土寺出家当和尚。当时因为天下动乱四起,到处强拉民兵,玄奘十三岁那年,他的父亲陈慧要玄奘到洛阳投靠他二哥陈素。

      在捷同带领之下,玄奘在净土寺出家为僧。十七岁时,河南一带暴徒聚集,寺院里众僧流离失所,纷纷逃亡;玄奘与捷同流亡到蜀地,蜀地聚集许多高僧,兄弟二人在此苦心研究佛经,因年轻博学而声名大作,名气响遍吴、蜀、荆、楚。玄奘数度向捷同提出入京之志,却被捷同阻止,于是与蜀地商人偷偷私约,泛舟渡过三峡,离开蜀地,前往京城,与捷同分别。

      玄奘没想到今日,能再次的见到捷同,看见捷同苍老的脸,内心一片心酸,眼泪挂在眼框,想要哭出来,心中的感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玄奘身体竟不自禁颤抖。

      「你真的是我的哥哥|捷同?没想到能再次见到你?我们实在是太久没有见面,我好想念你……」

      「玄奘法师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天竺取经而回,已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连三岁孩童都认识你。」

      「一切都是因为因缘际会,我才能完成大功德。」

      「可怜的我,留在国内,却变成如此落魄,一切原因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这话如何说?」

      「自从你归回中土,大乘佛教盛行,小乘佛教日益衰落,你我原属的涅盘宗,也被天台宗之人所并灭,天下再也没有涅盘宗。我被赶出寺院,因为年老,没有一间寺院肯收留我,我今日会如此,都拜你所赐,你将大乘佛教引入中国,使小乘佛教再没有立足之地。」

      「阿弥陀佛,这不是我所愿,我所愿的是,希望人人都可以看见真理,都可以领悟人生,看破生死,绝对没有分门别派的想法,更不想消灭小乘佛教,使佛教分裂。」

      「一切都如你所愿,我才会落得如此地步,我变成一个人人都瞧不起的野和尚。」

      玄奘没有想到,他的二哥竟会落得如此境界,在二哥的心中,竟是如此的埋怨他。

      「世间的名利,都像是云烟,一转眼就消逝。二哥你如今依然安在,更应该放开胸怀,接纳世界,生活才能更快乐。」

      「如何快乐?在我心中日日夜夜的埋怨你,埋怨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我?埋怨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去天竺?更埋怨你为什么将大乘佛教带回中土?如今你出名了,我却默默无寂。如今我来,并不是想见你,而是要向你挑战,证明小乘佛法确实是胜过大乘佛法。」

      「什么?你要跟我挑战?」

      「没错,你我一战,关系胜负,如果我输,我就自杀谢罪小乘佛教。」

      「什么?你要自杀谢罪?」

      捷同与玄奘一战,立刻传遍佛教界,许多人笑捷同不自量力,竟然要跟玄奘挑战?玄奘现已成法相宗之大师,更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捷同只不过是个野和尚,又如何能跟玄奘相比?但这场好戏的地方就是,捷同是玄奘的亲哥哥,他并向众人道出,若输就自杀谢罪,兄弟阋墙,究竟是谁胜谁负?玄奘真的能忍心看着他的亲哥哥死吗?

      七月十五,玄奘与捷同纷纷来到玉华寺,不仅是佛教界的知名人物纷纷来到,这事也惊动了高宗皇帝,高宗也率领嫔妃、群臣来到了玉华寺,要看看玄奘如何度过此次难关?玉华寺里挤满了人山人海,大家都想听玄奘说法。

      捷同这一天特意打扮一番,这是他扬眉吐气的时刻,一扫过去的阴霾,在众人面前证明他的佛学高深。玄奘的处境相反,他要在如何不伤害捷同的情形之下,说服捷同,也要在这次的法会之中,宏扬佛法,让众人了解真正生命的意义。

      第一天法会,由捷同对大家说法,捷同坐在高台之上,春风得意的样子,为大家解说涅盘经的精神。

      「『何难!又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杀,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上品之人,为大力鬼:中品则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下品当为地行罗剎。彼诸鬼神,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鬼神,帜盛世间,自言食肉得菩提路。』「修行者要堵断生死源头的根本,在不欠卵胎生各种动物生命的情况下,将生命的债还完后,生死轮回的原动力自然就会枯竭。

      「假如带着杀孽业障修福、修善、修禅定,纵然得到禅定福分、世间智慧、聪辩善言,但以禅智帮助杀生,必定堕落神鬼之道,随其之神智、杀业、福德之多寡而为天行夜叉、川岳魉鬼,称天称帝的魔魍。

      「或是成为山林、城隍、鬼帅的飞行夜叉:或为吃人精气的地行罗剎,及大海边罗剎鬼国之民。

      「以上是指着是带杀生修禅之有福德者,如无福德者,直堕阿罗地狱、饿鬼、畜生道,受苦无穷无尽,逃出无可期望,那里能成就道业呢?

      「佛陀灭度之后,未有法规之间,许多鬼神炽盛猖狂于世间,自言食肉可得菩提路的凶险时代。佛陀灭度后的未有法规时期,是这些不断肉食的鬼神投生于人间,充满人间险恶的时刻……」

      在第一天中,捷同讲了许多佛法,众人没有想到,捷同虽然落魄,但他也是一位得道高僧,当朝皇帝高宗赞许:「不愧是玄奘法师的兄弟,今天听捷同法师一席话,领悟了许多事,捷同法师的佛学高人一等。」

      到了第二天,换玄奘法师说法,玄奘法师沉默了一个时辰,一句话都不说,众人感到奇怪,玄奘法师究竟想要表达什么?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大家等得不耐烦,有人想离席而去。玄奘拿出一本佛经,是他最近刚完成的,全名叫做《摩诃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简称《般若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密多咒。 「既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心经的用词深奥,很多人都不明白心经里的意思,玄奘一一的解说。

      「一切修菩萨行的人们,需看透所有的事物都是空,才能从痛苦中获得解脱,渡过一切苦厄。

      「观自在菩萨对舍利子说,舍利子,万事万物都是空,感受、思想、行为、意识等也都是空的,无一不是空。

      「我们必须接受有生必有死,才能不为生死所左右;不能以表面作判断,才能摆脱好恶的偏见;也不会因为别人的夸奖,就觉得得意忘形;也不会因为别人的毁谤,而感觉有所失。

      「我们眼睛看的,耳朵听的,亲身体验的,这一切都是空,所以从眼到意识都是空。既无迷惑,迷惑也不会消失,同样的老死也不会消失,无法知道,也无法得到,既无大智,也无损失亦无所获。

      「无所得,所以就心无罣碍,将一切视为空,不会被世间万事万物所迷惑,也就自然而然的无有恐怖。以不净为净,以苦为乐,以无我为我,以无常为常,就能达到平安的心境,即便再痛苦的人生也会变得很快乐。

      「在永恒的时间与无限空间的诸佛们,都依般若波罗密多故,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般若波罗密多是视为完成空的智慧,就是大神咒。般若的智慧会为人生带来光明,也是大明咒。般若波罗密多亦是我们保有的无意识的超越,是无上最上、是最尊贵的,故是无上咒。也可以说是无比,没有能与之较量的东西,故而是无等等咒。

      「般若心经把一切都视为空,甚至将空也视为空,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即可获致无上正等正觉。

      「存在宇宙的一切,要的是绝对与普遍之领悟。我要抵达那领悟的彼岸,也要让别人抵达彼岸,让所有的人都到达,我的领悟之道才算完成。」

      玄奘说出了人生的奥秘、生命的价值,所有的生命都是飘渺虚幻,人从「无」之中诞生,也消失在「无」之间,看破人生的无常,就是大智慧,也是进入「空」的境界。

      在场的人被玄奘的话语所感动,他所说的话是真智能,许多的高僧也被玄奘开悟,深刻明白了「般若」的精神。捷同没有想到,玄奘的佛学造诣,已经远远超过他的想象,玄奘有的,不仅是佛学,而更真实的,乃是对生命的觉悟,他已经看破了生死的界限。

      在那瞬间,捷同觉悟了,他不应该如此看重名利,而忘记佛教的根本。捷同走向前,跪在玄奘的面前:「是我错了,玄奘法师,我不应该跟你争。」

      「二哥,请起,今日玄奘高兴的是,能与二哥再次相聚,至于胜负与否,那只不过是表象,我根本不在乎。」

      现场的人一律欢呼,为他们两人鼓掌。

      龙朔三年,玄奘六十二岁。玄奘译完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总共六百卷。玄奘合掌欢欣对众徒说:「此经跟此地有缘,玄奘来到玉华寺,乃是因为此经的帮助。以前在京城,被许多的俗事牵乱,无法专心翻译此经?今日终于完成,是诸佛在冥冥之中保佑,天子与上天的福佑。」

      十二月,玄奘自觉得精力衰竭,预料死期将近,于是对门徒预先立定遗嘱后事,说道:「如果我死了以后,你们处理我的后事,一切从简;可以选择山涧偏僻之处安葬,勿靠近宫廷寺庙附近。」

      麟德元年,玄奘六十三岁。玉华寺诸僧,请玄奘翻译《大宝积经》。玄奘踌躇数时,于是对众人说道:「此经大纲,与大般若略同;玄奘自量身体情况,可能无法完成此经。」

      之后玄奘就停止翻译佛经的工作。九日,跌倒伤及大腿,玄奘因此卧病在床。统计前后所翻译的佛经,总共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

      二月五日,玄奘死于玉华寺。死时面如生人,过了七天脸色竟然没有改变。唐高宗知道玄奘已死,哀恸伤感不能自己,并说道:「朕失去了国宝。」

      三月十五日,高宗下令:「玉华寺已故玄奘法师的葬日,发配京城所有僧尼,送玄奘法师至墓所。」 四月十四日,众僧将玄奘法师的灵柩,由京师运回玄奘的故乡白鹿原安葬,京师及各州五百里内送葬者有百万余人。

      玄奘法师以平凡的人做出不平凡的事,到天竺取经,并翻译大乘佛经有一千三百多卷,此乃成就大功德,为不平凡的事业,为后世世人所景仰。

      如玄奘所说的,人生是无常的,是短暂的,是飘渺虚无的,一转眼之间就消逝;但是人的言行、人的智慧却是永恒的,可以一直流传于后世,做人应该觉悟生死,认清楚死亡,然后认清自己的价值,找出自己想做的事,一步一耕耘,所留下的成就于后世,化在永恒之中,才不愧此生。

      ~完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