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迟到的玫瑰第104章   四

    第104章   四

    作者:路程    

      吴启成见双方钱款交接的地点已经讲定,就一刻也不想耽搁,他一口干掉杯中酒,把酒杯放在桌上,对“老虎”说:“不喝了,你们快去拿钱吧?”

      “急什么?那边还没来电话呢。”

      “刚才电话里不是已经说好了么?我们公司的聂总已经开车送钱到新浦车站去啦,还等什么电话?”

      刘铁山“哼”了一声说:“这个你就别问了,虎哥办事哪会像你这么傻呢?”

      刘铁山的话吴启成听不懂。他哪里会明白,“老虎”此前已经打电话给新浦的眼线,叫他赶紧前往新浦车站,对淮东方面的来车从暗中进行甄别,以防有诈。

       连云港市新浦长途汽车站门厅里口。一个穿着羽绒服的三角眼小伙子站在落地玻璃幕墙内,透过飘舞的雪花,张望着门外从淮东方面开到附近的车辆。下午三点四十分,聂长海驾驶着奥迪车缓缓地开到车站街对面停住。他掏出手机给吴启成打电话。

      刘铁山从聂长海的电话中得知他停车的位置后,问清楚了他的车型和车牌照号码,然后一一告诉“老虎”;“老虎”随即将情况电告在新浦车站守候的眼线。三角眼边接电话边走过站前大街。在仔细看清了奥迪的车号后,他站在街边的饭店门口打电话说:“虎哥,你讲的那台车颜色和车型都对,车号是苏A37202······没有,旁边绝对没有警车,车站这一带我早就瞟过了。”

      “老虎”抓着吴启成的手机推开里屋门,刘铁山跟着他一起进来。“老虎”把手机递给他说:“铁山,你来回他们二老板的话。”

      刘铁山从手机里调出聂长海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喂,是二老板吗?我知道你已经到了新浦车站,但我现在赶到车站太远了,你把车开到我家附近来交钱吧?”

      “到你家附近?······你是说在城西通榆路南边的海产品批发市场?好,我过去。但你要给点时间,新浦这个地方我对路怎么走不太熟······好的。”

      奥迪车向西进发。侯军波打开手机按键,接通后转身看着后车方向:“喂,杨队吗?我是淮东的侯军波······马上你们的两个车超越过来,先去打个前站埋伏下来怎么样······对,对方果真玩点子了。地点在城西的通榆路南边的海产品批发市场······”

      坐在车后排的兰彩云听到自己手机发出“嘀嘀嘀”的叫声。她按下显示键看了一下,笑着把手机递给聂长海。聂长海接过来一看,屏幕上面有一段文字——“老板娘如方便请告诉聂总,砖坯报废一事,崔进忠的叔叔(柳溪镇宏发砖厂老板)

      已经送来四万八千块钱了事。另外,制砖车间电脑操作岗位已经替换新人,钱运财拿了工钱滚蛋啦。”

      聂长海淡淡地一笑。

      天空飘着小雨夹雪,天色也开始转暗。

      “老虎”将吴启成推进桑塔纳,将他在车后座上捆绑好,然后在车外转了一圈,对刘铁山说:“铁山,回去看看门锁没锁好,抓紧走。”

      “好,我去看看就来。”

      刘铁山进门到里屋套间,出来时手拿一把匕首,走到欧阳丽茹面前。欧阳丽茹见他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样子,害怕地朝后缩着身子说:“你要干什么?”

      刘铁山伸手往欧阳丽茹的脖子和胸前撸了一把,嬉皮笑脸地说:“怕什么?我不会杀你的。哥们办完事回来,还想跟你玩玩再放你走呢。”

      刘铁山捋起裤腿,把匕首插进皮绑腿用毛裤蒙住,放下裤腿跺了跺脚,出去带上门。

      桑塔纳在路口遇红灯停下。刘铁山用力抹了一下脸,拿起旁边的矿泉水喝了几口。

      “老虎”问道:“是不是酒劲上来啦?那点酒没事吧?”

      “没X事,问题不大。”

      吴启成说:“两位朋友,钱到手以后,你们要让欧阳跟我一起走噢?”

      “韶死了!”

      “老虎”不耐烦地冲了他一句:“钱呢?X影子还没看见呢。”

      绿灯亮起,车启动前行。

      奥迪车开到新浦通榆路海产品交易中心外场南边的开阔地停住。侯军波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先期抵达的新浦警官:“杨队,你们的两个车一共下去几个人······四个便衣?可以了。你的车停在什么位置······一南一北?很好。我的车你们都看见了么······好,好,就这样。

      刘铁山驾驶着桑塔纳在海产品市场千舟商贸公司大楼前停下。这里向南距离海产品交易中心约一百来米。刘铁山对坐在旁边副驾驶位置上的“老虎”说:“虎哥,我去吧?”

      “不,我去。你让吴老板先跟那边说话,叫他们的二老板把钱拎出来,在交易中心大门口走一圈,我要先看看。”

      “老虎”说完下了车,警觉地向不远处的海产品交易中心走去。

      聂长海按照刑警侯大的吩咐,与焦警官二人下了车。他抬头望望天空,雨丝没有了,纷乱的雪花落在脸上,凉滢滢的。他打了个寒战,握拳开掌相互用力击打了一下。

      兰彩云在小车里隔着玻璃窗望着聂长海,又望望大市场开阔地上稀稀拉拉的人流。表面看去,这里似乎一切如常,但她很清楚,这里即将发生一场险恶的战斗。她了解聂长海的身手拳脚,但猜测犯罪分子绝非常人,肯定带着凶器甚至有枪械,暗暗地为他捏着一把汗。

      聂长海按照与刘铁山的电话约定,拎起箱子到交易中心大门口站了片刻,然后绕了一圈走回头,刚走到车旁,手机又响了。他把钱箱放下来,看了一眼车门后的侯军波,转过身掏出手机靠在车门上接听:“是我。钱带来了,怎么碰头交钱?你怎么把我们的吴总交还给我?”

      “老虎”寻视着交易中心来来往往人流中的目标人物----联强公司的“二老板”,握着手机说:“你把钱箱提着到大市场北边门面房的那个大红伞下边等我。”

      “好的。你不要再酣了,快点过来拿钱吧?”

      聂长海回答说。“天要黑了,我还要把吴总带回去呢!······行,就按你说的办,我和公司的会计两个人拎箱子过去。”

      聂长海把手机揣进怀里,拎起箱子跺跺脚,大声对焦警官说:“老弟,把箱子拿着,跟我到对面的大红伞那边去。”

      侯军波在车内点点头。聂、焦二人拎着箱子向北沿门面房前边一个显眼的大红伞走过去。行进中,聂长海眼角的余光察觉到几个便衣刑警漫正似乎不经心地向大红伞呈扇形包围过来。再看看大红伞下,一个三十多岁的敦实汉子手揣在怀里,正朝自己望着。

      聂长海微笑着走过去。“老虎”朝他迎了过来。

      几个便衣刑警已经落入聂长海和“老虎”两人的视线内。

      “老虎”警觉地望着周围的动态,向聂长海打招呼说:“请问你是聂······”

      话没说完,“老虎”突然发觉周围人员有异动——靠近八九米处的一个刑警走位突兀,眼神直盯着他。“老虎”一看不对劲,“刷”地从怀里迅速拔出一把一尺长的扁刺,照着离他最近的聂长海的胸口冲上去就是一刀。聂长海扬起钱箱“啪”地一个横扫刷掉眼前的刺刀;“老虎”一个左勾拳打在聂长海的脸上。聂长海忍住疼,一个箭步迎上去飞起右脚直捣黄龙,发力踢向对方的裆部。“老虎”疼得几乎休克哎哟一声闷叫,手捂裤裆歪倒在地上。几个便衣刑警一拥而上,没容得“老虎”缓过疼来,一副冰凉的手铐已经将他的双手紧紧锁死。

      聂长海问:“说,我们吴总在哪儿?”

      侯大喝问:“快说,争取从轻处理!”

      “老虎”脸色霎白,下身睾丸疼得说不出话来,挣扎着歪过身子向北边昂了昂头。众人望去,约两百米开外,一辆轿车刚拐过弯上路,向北加速直奔。

      侯军波一声大喊:“大焦,这边你负责收拾。杨队,我们快去追!”

      聂长海拎起两个钱箱,跟着侯、杨跑向奥迪车。来到车跟前时,兰彩云已被请下车。侯军波跨上奥迪副驾驶的位置对聂长海说:“聂总,你们俩不要去,跟他们回警队吧。”

      聂长海向他招招手。奥迪车鸣号上路,向北直追而去。

      兰彩云拿出手绢,帮聂长海擦去唇边的血迹,激动地看着他。

      一辆广本和一辆尼桑从两个方向呼啸着开过来。三个刑警押着“老虎”上了广本车,聂长海、兰彩云和大焦上了尼桑车,跟着广本一溜烟地驶向市区。

      刘铁山驾驶着桑塔纳冲上通榆路,向西一路狂奔。丰田和奥迪箭一般地紧追不舍。

      雪花扑簌簌地冲向驾驶窗前的挡风玻璃,雨刮器快速地来回刮刷着。

      吴启成看着刘铁山超车的方式有些忐忑不安。他端着被捆绑的双手,猫起身弓着腰跨到前排,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对刘铁山说:“兄弟,这次弄钱的事,主要罪责在那个老虎身上,你就别跑了吧?把我交给警察,说不定还能立功······”

      刘铁山狂叫道:“我在超速,别废话——警察在后面追我——”

      侯军波看着前边疾驰的桑塔纳,冷笑着对驾车的杨队长说:“X车真还管用!刚才落下三百多米,现在看已经不到两百米,这家伙跑不掉了。”

      “侯大你看,没超车的时候动不动就跑出个S线,前边这小子手生得很哪。”

      “是啊。怕就怕前边遇到交叉路口,再有过往行人,要是照这个速度没命地跑,到时候那个家伙可就要慌爪子啰!”

      广本和尼桑车顺次开进新浦区公安分局停车场。

      焦警官揪着“老虎”的衣领下车。聂长海与兰彩云拎着钱箱,跟在众警官后边走向分局大楼。

      聂长海看看兰彩云,自言自语地说道:“吴总现在究竟在哪儿呢?”

      “是啊,刚才你在车上问那个焦警官,他也不吱声。真急死人了。长海,你说老吴这回又是作什么纰漏,怎么被人家绑架敲诈这么多钱呢?”

      “谁知道呢?不过也不要紧,前面抓的那个家伙马上就要被突击审讯。我们去打听打听吧?”

      “对。你想想办法,争取早点打听出来吧?”

      “行。我们先找局领导把这几箱子马克保管起来,别让这笔巨款出什么问题;然后我立马就去打听,争取在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兰彩云听了美滋滋的,笑着用肩膀蹭了他一下:“长海你干什么呀?!哼,要不是这儿人多,我肯定不饶你!”

      新浦街笔直向西的通榆路上,奥迪车飞速紧追着前边的桑塔纳。视线中,前方约一公里处有红绿灯,路两侧像是集镇。

      雨刮器快速摆动着。模糊的视线下,前方路口越来越近,有人跑着抢道横穿马路。

      吴启成看得真切,他跺着脚急切地喊道:“快,快踩刹车啊?”

      刘铁山抬起右手“啪”地刷了下吴启成的腿:“别动!后面在追着哪······”

      前边交叉路口的状况同样被后面奥迪车内的杨队看得一清二楚,他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不好,前边果真出现交叉路口。我减速吧,别让那小子太急。”

      杨队点刹制动,车速明显降了下来。

      侯军波担心地说:“就怕那个亡命之徒不领你这个情噢!”

      “嘎——”这边话刚落音,只听前方传来一阵剧烈的刹车声。交叉路口的红灯下,一个行人被撞出十来米远;桑塔纳车在撞人之后急速打弯中重心猛然偏转,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连续侧翻几个跟头,滚到二十几米外的路边又向前嗤了几米才停下来。

      杨队一个急刹把车停在路右边,两人推开车门飞奔过去。

       淮东市北郊普济寺公墓园。众人臂戴黑纱,肃立在吴启成墓碑前。兰彩云含泪长叹一声,转过脸看着聂长海,轻轻地说:“走吧,长海?”

      聂长海点点头,搀扶着她慢慢地转过身去。

      云霄雪霁,松柏滴翠,一群白鸽掠过长空,传来嗡嗡哨音。

      

      故事叙述至此,我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它的逻辑指向。我问聂长海:“这么说,你的人生轨迹真的就要在第二故乡延续下去啦?”

      “是啊,但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正如我前边所表明过的意思,到了五十岁的份上还让小叶下这么大的决心跟我分手,退一万步讲,即使是她偏执或误会所至,我都认为主要责任在我,我对不起她!小叶跟我分手之后,凭她的才貌气质与风度,追求她的人肯定不计其数,但她却很可能置之不理,孖然一生。这也是令我极其心痛而不能原谅的!”

      聂长海充满自责地说。“在我这三十多年人生历程中,尽管有些事情处理得也许还可圈可点,但有几个关键阶段的抉择并不是很明智,或者是错误的,特别是家庭最终竟然被拆散,这个罪过非我莫属。当然,在其他方面,有些也是机遇所至,形势所逼;有些则是我的性格使然。路,就这么走过来了。而且我还将坚定地走下去!”

      是啊,人世间这极其宝贵的三十多年,聂长海就这么走过来了。纵而观之,我为他人生道路的某些曲折确实感到惋惜,但对其人生轨迹的处处精彩亮点发自肺腑地赞佩!换作我,也会这样去走,但或许没有他走得这么坚实,这么铿锵有力而富有传奇。

      尾声

      一轮朝阳喷薄而出,金色的光芒泼洒在滨海小城的大道上。

      我和聂长海沿着黄海大街漫步来到附近的长途汽车站。两个曾经在同一块土地上经历过风雨蹉跎的下放知青即将分手。我们俩依依不舍,互致良好祝愿,深情话别。

      车开了。

      隔着车窗玻璃,我望着聂长海渐渐远去的身躯,一股热泪不知不觉地漫出眼眶。

      我情不自禁地为他合起双手,作揖祈祷——但愿他在钟情于斯的第二故乡事业顺利,大有作为;盼望他与兰彩云风雨同舟,幸福地走完人生旅途。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聂长海的故事写成一本书,让我们的下一代看看:看看他们父辈那跌宕坎坷的人生路,从中悟出些做人的道理;也期望当年那一千七百多万上山下乡的知青,以及曾经是城镇居民下放户的家人们,当看完这部书的时候都对照主人公聂长海想一想,想想自己是否忘记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峥嵘岁月?想想自己这些年都为第二故乡做出过什么?还准备做出些什么?

      

       2008年8月第一稿于湖北武汉市江夏 2010年6月第二稿于江苏南京市 2012年9月第三稿于江苏泗阳县 2017年2月第四稿于湖北武汉市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