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小仙伏妖记之月下姻缘斩第99章   小仙伏妖记之月下姻缘斩96

    第99章   小仙伏妖记之月下姻缘斩96

    作者:岁岁秋姿    

      盛岩摇了摇头:”一开始,我是有要杀你的想法。但这段日子,让我觉得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我相信你是无心杀人的。”

      静谣忽然目光沉静,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你寻什么人?”

      “一个叫阿立的姑娘。”盛岩如实说道。

      “阿立?”静谣望向天边,思忖了一会儿:”她是你什么人?”见盛岩一时止语,她猜测道:”娘子么?”

      盛岩慌忙抬起眼睛,他心惊肉跳的看着她,和阿立风雨一共一千八百多年了,他从未对她有过非分之想,更不敢把她当成自己的娘子,她在他的心目中就是个依赖他的孩子,他喜欢看着她望着天空发呆的样子,喜欢她依偎着他酣睡的样子。

      “不是?”静谣继续猜道:”是妹妹?”

      盛岩见她不肯罢休的样子,就点点头。

      “喔。你把妹妹弄丢了。这可不是个小事。”静谣很郑重的点点头:”但是静谣说话一向言出必行,你既然接了静谣的匕首呢,就要按照你的承诺杀了静谣。”静谣又将匕首塞回盛岩手中,就一蹦一跳的转身走了。

      盛岩哭笑不得的拿着这把匕首,颓然的站在原地。不远处的杜桑目光炯炯的瞪着他,遂转身大步离开。

      夜晚,盛岩听到院子中传来静谣的尖叫声,他立刻打开门,看到湖中的亭子中射出一道道红光,静谣开心的拍手叫好。

      盛岩走近了,才发现亭子中央挂着一件衣服,杜桑站在半空飞针走线,那一道道红光朝衣服飞去,一会的功夫,衣服就被绣上大朵大朵血红的梅花,煞是夺目。

      静谣风一般的转了个身,就将衣服穿在身上,半空的杜桑露出一丝满意的笑。但转眼看到站在岸边的盛岩,他面色一僵,目光立刻变得狠戾。

      盛岩知道杜桑对他充满敌视,就转身离开,一道劲风突然从后面袭来,盛岩闪身躲开,却没有躲开飞来的红线。那红线直接掠走他腰间的匕首。

      半空的杜桑用手指摩挲着到手的刀刃,狞笑了一下,如暗夜的蝙蝠,飞身而来,和盛岩打了起来。静谣开始是惊讶,后来就拍手继续叫好。

      盛岩不甘示弱,面对杜桑次次毙命的袭击,在拼命自保的同时,也主动出击。

      “好厉害啊,盛岩。”静谣以为盛岩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他竟有一身的功夫,大开眼界之际,她连连夸赞盛岩。

      伴随着夸奖而来的,还有杜桑发了疯般的攻击,忽然,一阵风吹来,杜桑消失不见,紧接着盛岩猛感身后一疼,似乎有什么东西插入自己的身体之中。杜桑贴近他的耳根:”离她远点,下不为例。”

      杜桑低下头,发现腰上插着匕首,只感到温热的血溢出身体,无声流下去。

      “呀!”静谣嘶声叫道,慌忙跑了过来,推开了杜桑:”你为什么要杀他?你为什么?为什么?”静谣抱着倒地的盛岩,朝杜桑大吼大叫。

      杜桑双目血红,他咬牙切齿,面容冷峻,甩开庞大的衣袖,就大步转身离开。

      “不要怕,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的。”静谣慌乱的用衣袖擦去盛岩额头的汗水。她将他放在地上,撕掉他的衣服,露出还插着把刀的伤口。

      盛岩慢慢拉住静谣的手:”静姑娘,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你说。”静谣道。

      盛岩声音颤抖:”阿立对我很重要,希望你能帮我找到她,告诉她,有一颗树想为她遮风挡雨千年万年,可是世事无情,他不能再陪她走下去了。在以后的日子中,希望她能好好保重自己。天下雨了,要记得打伞,路走的久了,要记得歇歇脚……”

      正在查看伤口的静谣心悸般的回过头来,她看着盛岩微合的眼睛,她心中泛出汩汩的酸楚,让她的眼圈都红了。阿立那个女孩对于他来说那么重要,在性命攸关之际,他还牵挂着她。

      静谣不由分说的拔去他腰上的匕首,俯下身去,吸取伤口上的毒液。匕首上的毒是静谣抹上去的,也只有静谣能解。

      当盛岩醒来时,发现静谣躺在他身边,他心中慌乱,要去推开她,却只觉得腰部隐隐作痛,全身使不出力气。

      静谣被惊醒了,她散着一头乱发,拉开被子,查看盛岩的伤口:”别动,你的伤口很深。”

      盛岩看到她涂抹着药的手又捂上了他的伤口,她拉好被子,又躺到他身边,对他说道:”杜桑内力深厚,能挡住这毒的煞气,而你和他不一样。在愈合阶段,你的伤口一刻也离不开解药。”

      “你要这样一直躺在我身边么?”盛岩心中隐隐不安。

      “当然了。静谣说话一向言出必行。”静谣毫无拘束的靠着他。

      盛岩倒是觉得尴尬的很:”你可以将药水涂抹在我手心,我自己用手捂着伤口就好了。”

      静谣抿了抿嘴,用说教的口气说道:”你不懂,这毒高深莫测,诡异的很,昨晚你就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一会儿喊热、一会儿叫冷,让我忙的一会儿给你喂凉水,一会儿给你暖身子,还要陪着你说胡话。这些事情,你一个人可是做不了的。”

      盛岩惊讶的看着她,脸颊不由红了,冷汗直冒,尤其她说为他暖身子,难道就象现在这样躺在他身边搂着他么。

      “静谣姑娘,呃……”盛岩支吾着,在想该怎样将她支开。

      “你不舒服么?”静谣突然趴在他胸口:”你心怎么跳那么快,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我?”盛岩哑口无言,尴尬的五体投地,最后只得实话实说:”静谣姑娘,你我男女授受不清,你这样躺在我身边,让我很紧张。”

      “紧张?”静谣好奇的睁大眼睛:”我有这么可怕么?”

      “不是可怕。”盛岩看着她一副不懂的样子:”是男女授受不清,这样让别人看到,会误会的。比如说那个杜桑。”

      “哦,杜桑他已经走了,要过些时日才能回来。你不用害怕,由我保护你。”静谣依旧躺着、搂着他,仿佛回忆般说道:”我也喜欢躺在杜桑身边,觉得很踏实,还记得那年我十五岁,我第一次躺在杜桑的床上,他突然将手伸进我的衣服中,还要亲我的脸,我就咬了他一口,咬出了血,我对他说,衣服是我的命,谁也不能脱。从此,他变得很安静,但依旧很疼我,和我玩耍,为我做漂亮的衣服,却没有在夜里找过我。反倒是我睡不着,总会想起他,就抱着被子去找他,躺在他身边,搂着他,觉得睡的很安稳、很踏实。”静谣歪着脑袋看着盛岩:”杜桑的心很纯粹。我知道你是和他一样的男子。”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